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13.争执和反常

  傍晚七点,从晨曦镇抬头,可以看见染红了天空的夕阳即将落下。
  在一间由白砖砌成的屋子墙外,无数的警卫来来往往,他们组成的巡逻队汇入整个镇子,又在这里重新聚集。
  一名小镇警卫向上级报答:
  “治安官!我们找到了奥格登的尸体了!”
  治安官掐灭了手中的烟,眼睛瞪的大大:
  “你说什么?”
  虽然这是个噩耗,但总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好,他已经太过疲惫了。
  这个平静的小镇上一次发生命案是在七年前,那次还是一个意外,而上上次,则是发生在他上任之前。
  终于有了具体消息,治安官追问道:
  “那莱斯特太太和她的孩子们呢。”
  警卫面露难色:
  “没有任何消息,而且我们已经封锁了现场,您需要亲自来看看。”
  警卫带着治安官来到莱斯特家不远处的一块林地,从边缘处还能看出些许泥土翻出的痕迹。
  应该是常见的埋尸,看来犯人没有太多时间处理尸体,不过治安官感觉有些奇怪于周围警卫的神情。
  然而等他见到尸体的时候,他差点没将晚饭给吐出来。
  “怎么会有这种变态!”
  莱斯特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然而令治安官觉得恶心的不是这个。
  而是他的颅骨被活活掀开,里面的脑部却消失不见,而且骨骼表面没有一丝残留的脑浆,似乎都被某种生物舔舐干净了。
  一旁的警卫说道:
  “法医说尸体的头部有啃食的痕迹,这里也不是案发现场,最重要的是,他的死亡时间应该远超他的失踪世间。”
  治安官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前半句话中,他白着脸问:
  “就跟当初的黑熊尸体一样?”
  “是的。”
  治安官回过神来,看向身旁的下属问道:
  “镇长呢?快点给我把镇长找来,我们需要马上通知城里的警局。”
  “我们不知道……”
  治安官有些失控的喊道
  “那就给我去找!找到为止。”
  他情绪激动不是因为受到的惊吓,而是他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一个能够轻易杀死黑熊的怪物,正在镇子附近徘徊,而且将人类视为了猎物。
  那么下一个死的会是谁?要死多少人这场灾难才会终结?
  这是晨曦镇的噩梦。
  而在赫文的小屋。
  丽贝卡端坐在藤椅上,呆呆的看着空无一物的木墙。
  吉米双手抱膝蹲在地上,一言不发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妮莉则是厨房翻找起来,企图找到一点食物。
  “荷拉,你们平常都把吃的放到哪里?”
  荷拉平静地回答道:
  “妮莉姐姐饿了吗?但是现在还没到吃饭的时间?”
  妮莉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着荷拉说:
  “有点,不,我不饿,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我必需做点什么,除此之外我真的不知道保持镇定了,如果我也崩溃了的话,还怎么办。”
  荷拉伸出自己的小手,握住了妮莉纤细的手指:
  “没事,还有赫文呢。”
  妮莉也有些忍不住了,带着些许哭腔的问道:
  “如果奥格登已经死了呢?就算赫文再厉害又能怎么办?而且你为什么好像完全不害怕一样,你一直都知道赫文的秘密吗?”
  荷拉和妮莉对视道:
  “我不知道,但我相信赫文一点会保护好我们的。”
  “你为什么能够这么相信他,我的意思是,他虽然的确很厉害,而且也是个好人,但是你如果完全不了解他,你又怎么能够确定赫文能够解决所有问题。”
  荷拉侧着头,疑惑的看着妮莉:
  “我不能确定啊,但是我相信赫文啊?”
  妮莉被荷拉看的有些难受,这个小女孩所拥有的独特的思路让她有些无法理解。
  “如果赫文失败了呢?”
  荷拉的语气坚定:
  “他不会失败的。”
  “他又不是神,哪有永远不会失败的人?”
  “我知道,我不会让……”荷拉顿了顿,她的语气已经有了一些不喜,“他不会失败的。”
  妮莉不知道这个女孩到底是什么东西,但绝对不是一个赫文的什么远方侄女,也绝对不是什么精神正常的人类。
  仔细想来,不知为何,妮莉第一眼看到荷拉时就对她就出奇的喜欢,不是因为她的外表,而是她的神情,她的姿态,她不经意间的许许多多小动作。
  不仅仅是她,似乎每个见到她的人都会心生爱怜,母亲也是,吉米也是,按妮莉对弟弟的了解,那个不成熟的小孩子本很可能将怨气发在荷拉身上。
  但这个想法却似乎从未出现在那个青春期男孩的脑中,就好似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也不应该发生一样。
  即使现在和她对话时,荷拉仍然让她感到了认同感和安全感,就算是此时此刻,她也无法涌现哪怕一丝的反感和恐惧。
  ‘也许是赫文给了她什么神奇道具吧。’妮莉这样安慰自己,而很快这个想法就化作了无法撼动的事实,扎根在了她的脑中。
  吉米站起身来,走到妮莉的面前,低着头阴沉着脸。
  妮莉先发制人问道:
  “怎么了?”
  吉米抬起头,冷笑着说道:
  “我想明白了,你喜欢他吧,赫文?”
  妮莉气红了脸,怒斥道:
  “吉米,你这是什么意思?”、
  吉米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要驱散内心深处的恐惧:
  “如果你不喜欢他的话?为什么要帮他说话,把男朋友放在自己的父亲之前?父亲都死了,你还有心思谈情说爱?”
  妮莉握紧拳头,摇着牙齿说道:
  “你应该好好看看自己的样子,你现在就像是一条疯狗,如果你不是我的弟弟,我早就一拳把你揍趴下了。”
  吉米用渗人的眼神看着妮莉。
  妮莉瞟了一眼母亲的方向,她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孩子们的争吵,仍然直直的看着墙壁。
  “妮莉不喜欢赫文。”一旁的荷拉说道。
  “什么?”吉米想用凶狠的眼神盯着荷拉,但是看到她的瞬间,男孩的心就被软化了,眼中的怨恨也消失不见。
  荷拉轻声解释道:
  “赫文说过,妮莉不喜欢赫文,所以妮莉不可能喜欢赫文。”
  吉米听到这话陷入了沉默,但是妮莉能够看出来没能把被打断的愤怒宣泄出来的吉米会给这股怒火寻找一个新的目标。
  妮莉清楚自己就是这个目标。
  咚,咚。
  有人敲门。
  夜晚九点,黑暗笼罩了整个晨曦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