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56.不公的世界

  赫文拿出金色怀表看了看,确认了下时间。
  伊薇特要来找自己了。
  在短暂的见面中,赫文多少能看出她的性格,她不是那种甘于等待的人。
  当她误会了自己和伊妮德有感情上的问题,她一定会同样以感情为切入点去试探自己。
  以她和梅奥的感情。
  穿着佣人装的塔尼娅将门推开一条缝隙:
  “先生,有位自称伊薇特的女士来拜访。”
  赫文点头示意:
  “嗯,准备茶点招待客人。”
  伊薇特将头从门缝伸入房内,满脸笑容地挥了挥手:
  “你好啊,莱特先生。”
  伊薇特走进房内,伸手交叉放在小腹前方,十分淑女的行了一礼:
  “突然来拜访,对你造成的不便十分抱歉。”
  赫文微笑着引导道:
  “没事,伊妮德的朋友我都会热情招待的,说道伊妮德,她没跟你一起来吗?”
  伊薇特心里有一些小得意,果然他和伊妮德之间有什么猫腻。
  伊薇特坐赫文对面:
  “我听伊妮德她说你是个十分成熟,懂得很多东西,所以我想向你请教些感情方面的问题。”
  赫文露出了然的神色:
  “你和梅奥之间吗?的确是一个很复杂的感情啊。”
  伊薇特叹了口气:
  “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丝毫不为我所动,我已经费尽心思去揣摩他的想法了,却还不知道他喜欢什么类型的人。”
  赫文问道:
  “他有若即若离吗?”
  伊薇特摇摇头:
  “不,他从不给我一丝希望,明确的拒绝我,也经常刻意避开我,不过我的希望也不是靠他给予的。”
  赫文好奇地问道:
  “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能够坚持这么久不放弃?”
  伊薇特俏皮一笑:
  “这是女孩子的小秘密哦。”
  赫文不着痕迹地问道:
  “你昨天见到梅奥了吗?”
  伊薇特无奈地摇摇头:
  “他的人不让我进他的房间。”
  赫文说道:
  “所以你就离开了?”
  伊薇特秀鼻轻抬:
  “哼哼,我直接闯进去了,不过梅奥不在里面。”
  赫文说道:
  “哦,他为什么不直接说梅奥不在里面,而是不让你进去?”
  伊薇特无所谓地说道:
  “他嫌我烦呗,反正不管怎样他都不会见我的。”
  赫文想到了其他可能,比如说看守的人也不知道梅奥并不在里面。
  赫文问道:
  “你就不担心他有什么秘密瞒着你吗?”
  伊薇特接过塔尼娅递过来的点心,礼貌性的尝了一口:
  “他有什么秘密都是他自己的事。”
  赫文继续问道:
  “如果是关于感情上的呢?他一直都不答应你,你就不好奇他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人吗?”
  伊薇特撇撇嘴:
  “就他?不可能的,你放心吧,他在男女之间的感情上就是个呆子。”
  赫文继续问道:
  “难道你就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小秘密吗?也许那就是阻碍你们感情进展的原因。”
  伊薇特露出思索的神色:
  “你这么一说,好像的确有点奇怪的地方,他小时候就不怎么出门,长大后也整天神神秘秘的……”
  伊薇特突然意识到自己和赫文还没熟道能够分享这种事情的程度,假装一切正常地转移起话题:
  “莱特先生,你对单方面的恋爱有什么看法呢?”
  伊薇特终于想起了自己来这的目的,是试探赫文对伊妮德的看法。
  赫文娴熟地开始了应付起来。
  烈焰与光明小学。
  这座学校是教会出资建造的,虽然比起其他公立和私立小学要差上一点,但却是贫困家庭唯一的出路了。
  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叫住了贝妮塔。
  “贝妮塔,你先别走,来我办公室一趟。”
  小贝妮塔听到这话里面蹦了起来,跟着老师来到了办公室。
  女孩心中有些害怕:
  “阿伯特老师。”
  阿伯特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贝妮塔,你家里一直都很穷,所以很需要钱对吧。”
  贝妮塔低下了头:
  “嗯。”
  阿伯特晃了晃他肥嘟嘟的大肚子,发出了让人反感的笑声:
  “哈哈,小贝妮塔,你之前和我说过这件事情,感觉怎么样?”
  贝妮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阿伯特低下头,凑得离小女孩更近了一点:
  “那个,我已经和食堂说好了,如果你愿意的话,以后你就陪着食堂阿姨们一起分发早餐和午餐,每个星期能拿30便士。”
  这30便士里有10便士是阿伯特自己悄悄塞给食堂的。
  贝妮塔很害怕,因为她不知道怎么和老师开口,已经有人愿意资助她的生活费和学费了,而且家里的条件也改善了很多。
  小女孩挤出了干巴巴的话:
  “对不起。”
  阿伯特面色变得糟糕了一点:
  “你不愿意吗?
  “你是不是又想去学校外面打工了,我和你姐姐都说了,你现在的重点应该是放在学习上,现在趁着这个好政策,你的姐姐也供得起你读完高中。
  “以你的天赋一定能考上一个很好的大学,那个时候你也可以勤工俭学,等你从大学出来后,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才能给你的家人带来真正长久的幸福。”
  阿伯特语重心长道:
  “不要为了辜负你姐姐的一片苦心,如果你现在放弃了……”
  贝妮塔小声说道:
  “不是的,阿伯特老师。”
  阿伯特疑惑的看着她:
  “嗯?”
  贝妮塔解释道:
  “我姐姐工作的那家主人愿意供我上到大学,还包括生活费,这个机会我不可以接受,您还是留给其他的学生吧。”
  阿伯特十分开心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太好了,这是你应得的,贝妮塔,女神终于看到了你的努力。”
  不是女神给了她金钱读书,而是那位商人,更是因为她那位姐姐,不过她没把这话说出来。
  阿伯特可是个虔诚的信徒,而且阿伯特和姐姐,是贝妮塔生活中少有的光芒了。
  阿伯特狠狠地摸了摸贝妮塔的脑袋:
  “加油,一定要考上个好大学啊。”
  女孩重重地点头:
  “嗯。”
  贝妮塔踏上回家的路。
  女孩走在回家路上,几个和她差不多大小的男孩跑了过来,把她围住。
  为首的男孩大声喊道:
  “快看,是没妈妈的贝妮塔,她的姐姐给贵族老爷做小三,才让她读得起书,哈哈哈哈。”
  其余几个男孩也哈哈大笑。
  贝妮塔低着头往前走。
  他们欺负自己,只是因为我学习成绩好而已,自己能够摆脱这种生活,而他们不能。
  他们也只敢欺负打不过他们的我,我只要不去理……
  为首的男孩从地上捡起一个果壳,直直地朝着贝妮塔的头部扔去。
  女孩默默地一言不发,攥紧了双拳。
  “爱学习的贝妮塔,姐姐是别人的情妇,爸爸妈妈都不要。”男孩得意的喊道。
  男孩自认为是班上的老大,而在刚开学的时候,同年级的人只有贝妮塔敢反抗自己。
  他叫上几个好友打了她一顿后,这个女孩就乖了很多,但是他并不打算放过她,男孩要让所有反抗自己的人都后悔,男孩要报复这个不公平的世界。
  垃圾和石子打在了贝妮塔的身上,她只敢逃跑似的飞奔而去。
  女孩还得快点赶回家,不把身上收拾干净的话,姐姐会发现不对劲的。
  这不公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