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36.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因为我只是个车夫

  弗斯城发生了一件大事。
  城市统治者乔治的学徒艾贝尔被赶出了骑士团,罪名是违反了骑士条例。
  “听说他为了权力想要绑架无辜的小女孩来威胁对手。”一个妇人在街道上和友人八卦道。
  “真的吗,那家伙看起来还挺帅的啊,没想到却会做出这种事情。”另一个妇女连连摇头叹道。
  路过的玛丽安妮暗自冷笑,在她的眼中,艾贝尔绑架小孩不算什么大事,重要的是他惹错了人。
  “唉,我还听说了,艾贝尔一走,梅奥就成了新的首席学徒,伊妮德大人成了次席学徒。“
  “伊妮德大人好像还从安伯奈抓了个什么商会会长回来。”
  妇人神秘兮兮地说道:
  “人家叫罗德尼商会,可是个大商人,不过比我们弗斯的莱特先生差远了,莱特先生不止比他有钱多了,而且还很慷慨,做了很多善事,我听说他打算下月底投资弗斯的几个大学各一亿镑。”
  “哇,他也太有钱了吧,不过要我说,他不如这把些钱分给我们。”
  “害,你懂什么,人家还和学院提了要求的,要把这笔钱那去雇佣新老师和扩建学校,而且还要多招收平民学生,学费比那些贵族学生便宜多了,而且学习好的还能完全减免学费。”
  “什么?减多少。”
  “弗斯第一学院知道吧,只有贵族和富人才能读得起,明年就招收普通学生了,学费才一百镑一年,我和我丈夫说过了,本来我家那臭小子本来要来店里帮忙了,我们现在打算咬咬牙打算供着他把大学读完。”
  另一个妇女连忙红着眼问道:
  “你可别太冲动啊,学校里的学费就算交得起了,那食堂能吃得起吗?那可是那些贵族少爷也会去的啊。”
  “哼,所以我才说莱特大人是大善人,他已经和学校沟通好了,会开设新的食堂,所有生活费的问题都被他解决了。”
  “哇,这个莱特和其他商人不一样啊,是真的在用心做好事,不像那些只捐了几个钱的老头,根本不在乎这些钱怎么用。”
  又有一个中年妇女加入她们的讨论:
  “可不是吗?而且莱特还年轻,我家那小姑娘还说自己要嫁给莱特大人,她也不照照镜子,人家是她能高攀的吗?”
  “诶诶诶,你家的姑娘虽然笨了点,但脸蛋还算好看,身材又好,说不定莱特真的会看上你家的姑娘,就算配不上人家,嫁给个富人也是可以的。”
  玛丽安妮在心中暗暗冷笑:
  ‘一个平民也想嫁给莱特,就算只考虑他明面上的资产,也是异想天开,哼,这些可悲的愚民也只会白日做梦了。’
  ‘真的想不明白,像莱特这种强大的人,为什么会给捐钱给学校,还让这些愚民读书,他们根部不可能被教化。’
  在玛丽安妮的背后,坐在马车里的男人正面露愤怒和怨恨:
  “莱特,莱特,莱特,给我记住这些人,等我回来了一定要让他们好看。”
  伪装成一个男性车夫的玛丽安妮点点头:
  “好的,大人。”
  玛丽安妮在心中暗自嗤笑,半个城市的人都在夸赞莱特,难道他还想回来屠城吗?
  “这个可恶的莱特,都是他害的我得罪了猎魔人,现在他侥幸逃得一劫,等我回到家,一定要想办法把他折磨一次。”
  玛丽安妮架势着马车,和周围数名狄金森雇佣的守卫,一起离开了城市。
  一离开弗斯,艾贝尔就狠狠地说道:
  “还有那个猎魔人,他竟然杀死了马吉,总有一天我要替他报仇。”
  玛丽安妮有些惊讶,艾贝尔竟然会为了一个下属说出这种话:
  “大人,老爷不会让你再得罪一位传奇的。”
  艾贝尔狞笑道:
  “我会自己找他讨回公道的。”
  玛丽安妮没有继续说了,毕竟她只是一个车夫。
  艾贝尔看了一眼窗外,说道:
  “老爹这次派你们来,有没有叮嘱你们什么?”
  玛丽安妮回答道:
  “老爷没有多说什么,估计这次他对少爷您的行为不是很满意。”
  艾贝尔点了点头,平静地应了声:
  “嗯。”
  艾贝尔看着车窗,车厢内陷入了沉默。
  过了几分钟,他才继续问道:
  “为什么不做火车?”
  玛丽安妮疑惑道:
  “少爷,我之前和您说过了,我们收到消息,有人打算对您出手,我们要连夜伪装成商队离开。”
  艾贝尔轻拍脑门:
  “对,我都忘了。”
  然后他抽出腰间的长剑,又快又狠地砍向车夫的后颈。
  锵。
  长剑被一只碧蓝的手臂挡了下来。
  玛丽安妮好奇地问道:
  “你是怎么发现的,你原来的护送队伍方式也是用马车逃离。”
  艾贝尔平静地回答道: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装成老艾尔混进车队的,但是我的父亲可从不会和一个车夫吩咐什么,你更不可能见到他。”
  玛丽安妮赞叹道:
  “光是看了看风景就起疑了吗?你也算得上聪明,可惜就是运气有点差。”
  艾贝尔嗤笑道:
  “你敢来杀我,实力肯定比我略胜一筹,但是周围还有几个实力和我差不多的护卫,你已经暴露了,你现在还能杀死我吗?”
  玛丽安妮看了看周围,这里是个人迹罕见的地方:
  “你搞错了两点,一,我打不过你,我只是个不善战斗的弱女子,其次,我可不是混进来的。”
  艾贝尔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所有迎接你的守卫都已经被我们替换了。”
  艾贝尔不敢置信地惊道:
  “不可能,这么多人怎么会凭空消失还没人察觉?”
  玛丽安妮变成了一个漂亮女性的模样,给了他个甜蜜的笑容:
  “别说是你的护卫队,就算是公爵的亲儿子,我们也能替换的无声无息。”
  玛丽安妮没有继续废话,而是让周围的白狮会成员包围住艾贝尔。
  作为一名战力不弱的荣誉骑士,艾贝尔的抵抗十分顽强,都周围人不弱于他的也不少,很快他就彻底失去了反抗能力。
  玛丽安妮重新回到了艾贝尔面前,她很享受凌驾于他人之上的感觉,更何况对方是她平常绝对不愿得罪的疯商之子。
  但是莱特给了她肆意妄为的力量、
  艾贝尔面露阴狠:
  “你们抓到我了,但是我的父亲很快就会派人救我。”
  玛丽安妮妩媚一笑,说道:
  “谁说我们要囚禁你了?”
  艾贝尔面色一变:
  “你们不可以杀我,就连那个猎魔人都不敢杀我。”
  玛丽安妮不屑一笑。
  艾贝尔恍然大悟道,惊慌地大喊道:
  “他根本就没打算放过我,但是我已经很父亲联络过了,如果我失踪或者死了,他一定会去报复那个猎魔人的,你们也逃不了。”
  玛丽阿尼弯下腰,将红唇凑到艾贝尔的耳边:
  “你连自己得罪的是谁都不知道,真是可怜啊。”
  艾贝尔连忙陷入回忆,自己到底得罪了谁?如果不是猎魔人,难道是伊妮德,不,不可能,那么只剩下一个人了。
  “怎么会是他,他不过是个商……”
  玛丽安妮将匕首捅入他的喉咙。
  “真是个小傻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