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70.十分感动,然后奖励

  剑尖刺穿贝妮塔皮肤,一滴鲜血顺着剑身留下。
  娜奥米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进该退。
  她不可能放弃贝妮塔的生命,但她也不会傻到将自己的生死留给对方掌握。
  “你怎么保证,我丢弃武器后会放我们走。”
  罗利阴狠一笑:
  “我不能保证,如果让你们逃走,我连命都保不住,不过我能保证,你们至少不会现在就死去。
  “你们是大人的财产,如果我杀了你们,我也会被惩罚。”
  即使是投降,他们也不过是能活久一点而已,如果她动手,至少能够活下一人。
  娜奥米企图这样说服自己。
  但她做不到。
  娜奥米叹了口气:
  “你赢了,我放弃。”
  娜奥米松手让武器落在地上。
  罗利没有放松警惕,继续说道:
  “把匕首踢到一旁。”
  贝妮塔将一切看在了眼里。
  因为过去艰难的生活,她的理解能力比同年龄的孩子要强上不少。
  在她看来,只要娜奥米不在乎自己的死活,就能轻松的击杀罗利,然后逃出这里,也不会有人知道著名的女侠盗娜奥米在一个阴暗的地下室抛弃了一个可怜的女孩。
  但她却没有选择牺牲自己,不论对方是想要另找方法救下自己,还是真的放弃了挣扎,她都作出了选择。
  她选择了贝妮塔。
  这是个不公的世界,父母抛弃她,除了姐姐和老师,没有人在乎她,男孩们欺负她取乐,明明一直都有好好听姐姐的话,却还是被坏人抓住,甚至将活活放血至死。
  这是个不公的世界,帮助弱小的侠盗被坏人抓住,没有人会救她,好像她曾经做过的好事全然毫无意义,本来能逃出去的她为了自己这个累赘而陷入绝境。
  一切是如此的糟糕,这个世界和贝妮塔想象的一样,却也有着许多她从未想过的人,他们或是成群结队,或是孤身一人,在对抗着邪恶和不公。
  娜奥米踢飞了匕首,但不是踢向一旁,而是让匕首冲向罗利的面门。
  女人俯下身子,冲向罗利。
  她的目标是贝妮塔,她不打算放弃女孩,也不打算束手就擒。
  罗利将抵在女孩身上的长剑向前挥去,打飞匕首。
  随着剑身离开贝妮塔,强大的惯性制约着它的移动。
  剑身已经来不及回收,重新威胁娜奥米了,但却可以继续往前砍去。
  游荡者敏捷地在奔跑的过程中闪躲着武器,长剑从她右臂外侧穿过,一道狭长的血痕出现,皮肉翻开,能够隐约看见骨头。
  但娜奥米还在前进,马上就能碰到贝妮塔了,还差一点。
  砰!
  地下门被打开,一直靴子踏上了楼梯。
  一股实质的冰冷感瞬间弥漫房间。
  双方都僵在了原地,保持原来的姿势不动。
  来人带着在场所有人都熟悉不过的面具。
  罗利露出讨好的笑容:
  “大人,他们不知道怎么得到了武器,还杀了我的其他同伴企图逃跑,还好我不顾一切地拦下了他们。”
  “德西雷”走到了罗利面前。
  罗利感觉到了些许反常,连忙把怀里的女孩递出去,声音颤抖地说:
  “大人。我们没有放松警惕,这把武器的流入和我绝对没有任何关系。”
  “德西雷”接过女孩。
  贝妮塔没有尝试逃跑,而是转头看了眼娜奥米,嘴巴轻轻张开,无声地说了两个字:
  快跑!
  接着贝妮塔扑到了“德西雷”的身上,抱住了他的大腿不放开,接着猛地一口死死咬在了他的大腿外侧。
  她不指望自己能够真的挡住德西雷的行动,只是希望对方会因为自己的行为将怒火发泄在自己的身上,给娜奥米创造一丝逃离的机会。
  如果不能全都逃跑,那至少她希望自己也能像娜奥米一样拯救他人。
  娜奥米却没有趁机离开,也没有激怒“德西雷”,而是喊道:
  “不要伤害她,她只是个孩子,有什么事你都冲我来,不管你怎么对……”
  “德西雷”轻轻痛哼一声:
  “啊。”
  罗利愣住了,这不是大人的声音。
  “真是令人感动啊……”面具人感叹道,“提尔大人让我暂时接管鼠帽帮,等下会有其他人来继续德西雷的工作的。”
  能够接触到运送血源工作的罗利他们,自然除了鼠帽帮,也是白狮会的边缘成员。
  罗利呆呆地张嘴:
  “德西雷大人呢?”
  赫文温声说道:
  “死了,死的很惨。”
  罗利还想说些什么,但赫文已经将化成冰爪的手插入了他的胸口。
  他最后保持睁大眼睛的动作慢慢倒下,似乎是不理解对方为什么要杀死自己。
  赫文突然杀死自己手下的行为让众人一阵胆寒,贝妮塔也不自觉地松开了嘴。
  他看向剩下三人,摸了摸下巴:
  “你们的自我牺牲让我十分感动,我应该怎么奖励你们呢?”
  娜奥米倔强一笑:
  “哼,别假惺惺了,你都杀手下灭口了,你是不是要奖励我们安详的死亡。”
  赫文说道:
  “不,我打算奖励你们自由。”
  他半蹲下来,轻轻拍了拍贝妮塔的后背。
  娜奥米惊呼道:
  “不要。”
  赫文轻声安慰道:
  “孩子,没事了,坏人已经死了。”
  贝妮塔呆呆地看着铁质面具,有些不敢相信一切就这么结束了。
  娜奥米死死地盯着赫文,害怕他突然就对着贝妮塔像刚刚一样,对着女孩的后胸来一下。
  赫文重新站起身:
  “德西雷的行为不是我们的本意,很快就会有人来这里接替他的工作,很快你们就能得到自由了。”
  娜奥米怀疑地问道:
  “为什么不直接放我们走。”
  赫文说道:
  “当然是为了保证你们出去后不会乱说话,我们需要对你的脑子做点小手脚,不过我可以保证这是无害的。”
  他只是临时代替德西雷的位置。
  虽然提尔邀请了他接管鼠帽帮,但他拒绝了,推荐了另一位副手。
  玛丽安妮很快就会过来,以德西雷的身份继续活动,控制这个地下组织,而且她会在确保无人能够透露白狮会的秘密后,将他们全部放走。
  而赫文会确保这件事情顺利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