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10.反目和愤怒

  高瘦男子叫内森。
  虽然早已做好了将在场所有人都杀掉的准备,但他却没料到是在这种情况下。
  他本以为只要摆出侦探的身份,再软硬兼施一下,对方就会乖乖的将吉米叫出来,到时候他们有的是法子从他脑袋里取出想要的东西。
  现在也不过是将这个过程变得曲折了一点。
  奥格登这位肥胖的中年男人,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剑士,如果是普通人被他这样撞出去,就算不死,也得全身瘫痪。
  但是他的同伴彼得可不是普通人,就算是大口径步枪顶在他的胸口来一下,他也不过会后退两步罢了。
  那个小女孩倒是身份不凡,能够拥有魔法道具,但是只要做的干净,自然有人替他们承担那些贵族的怒火。
  没想到镇长真的没有应付他们,第一次介绍给他们的这位猎人的确有点本事,能够看出来他们图谋不轨。
  只不过,说到底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凡人罢了,他不可能想象的出,他们这样超越人类的存在。
  赫文按着自己的胸口,不敢置信地看着内森:
  “我要死了吗?啊……”
  内森得意的笑道:
  “多管闲事的下场,就是葬送自己的小命,好了,现在就是要清理现场了,杀人犯竟趁着奥格登一家四口和猎人赫文举报宴会之时将其杀害,尽责的侦探不幸晚了一步到场,话说回来,彼得怎么花了这么久?”
  “呃呃呃,啊啊啊。”赫文还在捂住胸口,做出各种浮夸的表情。
  内森的笑容渐渐消失,他已经反应过来了,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心口中弹这么久还没事。
  “你在耍我?”内森愤怒地说道。
  “没错。”猎魔人松开了手,从怀里拿出左轮,连带着一个金属小球从怀里掉出。
  内森却突然收起怒容,笑着说:
  “我们是白狮会的人,也许你和我能够达成一致?”
  轮到赫文惊讶了,白狮会的赫赫名声他也有所耳闻,据说各行各业的精英人物,王国的权贵,都有白狮会的成员,但白狮会却极其神秘,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挑选成员的,也没有人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要加入白狮会。
  有人说白狮会会长掌握着神秘的力量,才吸引到那么多人的加入。
  为了表示友好,内森主动褪去了伪装。
  他全身上下皮肤的颜色都在缓缓褪去,而充满弹性的表面变得冰冷坚硬,空气瞬间降低了数度,打破了妮莉一家的认知。
  内森整个人都变成淡蓝色,他的皮肤有如冰块和岩石的结合体,眼眶的位置闪烁着蓝色的火焰。
  赫文疑惑地说道:
  “我可不记得霜巨人亚种有伪装能力。”
  内森一愣,他:
  “霜巨人,那是什么?我是高贵的碧蓝之血。”
  赫文没有继续废话,而是用左轮瞄准向内森。
  内森虽然对自己很有自信,但一贯的谨慎还是让他像一旁猛地一跃。
  子弹擦过他的左臂,划出一道血痕。
  内森环视一周,既然赫文不好对付,那他就挑容易下手的。
  这就是做坏人的好处了,多么卑鄙的手段都可以使用,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
  内森看了眼丽贝卡和妮莉道,毫不掩饰语气中的威胁之意:
  “赫文,你想继续和我动手吗,这样下去,很可能会伤到这两位女士也说不定。
  “而且不需要我的同伴就会回来了,虽然那个老男人比想象中的还要棘手,但是彼得可是连我都不愿意正面对抗的怪物啊。”
  他刚刚说完,一阵蓝色的魔法灵光就从地面上爆发出来,奥术能量形成一个包裹着地面的半圆,将妮莉,丽贝卡和吉米包围了起来。
  接着,光芒消逝,而被包围的三人也不知所踪了。
  赫文平静地说道:
  “你根本无法对在场的任何一人造成致命伤害,而我的这把枪上铭刻了古老的咒文,只要有一发子弹命中你,你的灵魂就会被吞噬,你刚刚也感觉到了,那种致命感。”
  内森听到赫文的话,不得不承认他说的的确有些道理,如果继续争斗下去,那么死的人应该是他,只不过……
  “如果你这么自信,为什么还要和我说那么多?其实你也没有把握胜过我吧。”
  “我只是不想浪费解救奥格登的时间,你和你的同伴也不大可能在大庭广众下暴露身份吧,而你呢?真的要为了杀死一个寻常的中年男人搭上自己的性命吗?
  “你只要现在让他放过奥格登,我就不会立马追杀你们。”
  内森眼神中出现了几分挣扎,接着冷笑着说:
  “很好,你赢了,但是下一次,你会因为自己今天的善良后悔的,我们下次可不会低估你了。”
  说完,内森就离开了房子。
  等到确认他们撤退后,赫文才止不住地咳嗽起来,咳出了一滩乌黑的血液。
  荷拉连忙跑了过来,满脸担忧和悲伤的看着赫文:
  “你怎么了?”
  赫文擦了擦嘴角:
  “没事,现在跟着我,我们一起去找下奥格登。”
  一个小时后。
  赫文和荷拉回到了家中,而刚刚消失的几人也正在此处。
  妮莉此时正在安慰着悲痛欲绝的母亲,而一旁的小吉米则紧闭的双唇一言不发。
  “对不起,我没有找到奥格登,我已经和镇子上的人说他失踪了,他们正在组织巡逻队。”
  吉米抬起头来,盯着赫文,此时他的目光已经没有往日的崇拜和敬仰:
  “你为什么不继续找?”
  荷拉愤怒地回应道:
  “赫文受伤了,而且他已经尽全力去找了。”
  赫文挥挥手打断荷拉的话,解释道:
  “如果继续找有用的话,我会继续找的,我打算试试其他的方法。”
  吉米继续盯着赫文的脸:
  “你为什么要阻止我?你为什么没有救下我的父亲?如果你什么都不做,也许不会有任何人受伤。”
  妮莉开口反驳:
  “不止是赫文,我们都不会让来路不明的人将你带入危险之中的。”
  赫文说道
  “我比你更清楚他们是什么人,他们会打开你的颅骨,看看里面藏着什么秘密。”
  吉米平静地说道:
  “本来该死的是我,你凭什么让我的父亲替我去死,你根本不是英雄。”
  “够了!”妮莉愤怒地喊道,她一把推开吉米,“才不是赫文害父亲的,是那些坏人伤害父亲。”
  吉米突然发现他有些不认识现在的妮莉,本来整天只会和闺蜜们聊八卦的姐姐此时眼神却犹如一只凶暴的雄狮。
  “不要,给我,将怨气发在那些不会伤害你的人身上,不要像个懦夫一样。”妮莉一字一顿地说道。
  少女露出了两只犬齿,此时看向弟弟的眼神中也没有了平常的宠溺。
  吉米不敢出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