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93.无罪之人

  赫文和帕尔两人很轻松就溜进了教堂。
  加里正在大礼堂巡视。
  他故意和亚历克提出要出来巡视,让亚历克照看信众,就是为了能够在这里独处。
  帕尔和赫文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加里在看到赫文的瞬间,就立马冲了过来,肌肉用力地扭动,一拳直接朝着他的面门打去。
  帕尔到是有能力挡下这一击,但他也想看看赫文到底会怎么应付。
  赫文伸出双臂,挡在脸前,硬接下这一拳,在强大作用力的推动下,向后划动了足足十米。
  加里收回拳头,暴怒地质问道:
  “是不是你背叛了提尔大人!”
  赫文甩了甩手,手臂上有着微微的疼痛,还好加里还保持着理智,没有真的全力动手。
  让他的心脏可以晚点跳动。
  加里冷漠地说道:
  “你就承认吧,我会给你个痛快的。”
  赫文一脸不解地问道:
  “承认什么?”
  加里冷笑着说:
  “你还想狡辩?我们几人中,只有你是刚刚加入白狮会的,而且你前段时间不是还和亚历克私下见面了,你就是在那个时候和他取得了联系,所以才能在今天给亚历克打电话,而我和帕尔当时都在做其他事情。”
  正因为不够聪明,所以加里只能看到赫文值得怀疑的地方,而无法察觉到帕尔的异常,反而误打误撞的说对了。
  赫文摸了摸下巴,面色复杂地问道:
  “难道不能让其他人通知亚历克吗?谁规定这个电话必需本人来打?
  “再说了,我还和纯白骑士私下见面过,如果按你的说法,我早就带着乔治和亚历克一同打上白狮会了。”
  加里噎住了,他觉得赫文说得好像还真有点道理。
  加里眼中闪过一丝羞怒,不讲道理地说道:
  “不过我还是觉得你就是那个内奸,我相信我的直觉,如果你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就直接废掉你的四肢。”
  赫文反驳道:
  “提尔会长已经知道我们之中有一个内奸,他可是说了,我们三个人都有可能泄露了秘密,你觉得自己比提尔会长还要聪明吗?”
  加里不相信地喊道:
  “提尔大人怎么会说我也可能是内奸!”
  赫文看向帕尔。
  帕尔耸耸肩:
  “大人的确是这么说的。”
  加里满脸委屈和失落,像是个明明没有犯错,却被父母责怪的小孩子:
  “我明明绝不可能背叛提尔大人……”
  赫文像个没事人一样,走到加里身前,拍拍了他的肩膀:
  “提尔这么说应该是为了不让我们两人觉得他在偏袒你。”
  加里眼睛重新亮起:
  “没错,你说的对,一定是这个样子。”
  帕尔站在一旁笑了出来。
  加里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好骗,但是这个擅于欺骗小孩的男人,会不会就是他们三人之间的那个卧底呢?
  “加里,你在干什么?”低沉的男声从三人身旁传来。
  帕尔高兴地笑了起来,他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亚历克的皮肤表面和主教袍上都有着繁复绚丽的橙黄色图纹,闪耀着温和的橙黄色光芒。
  白袍上的纹路和他身上的纹路交相辉映,形成了一个更加迷幻和神秘的图形。
  帕尔很熟悉这个图案,这是承载着女神力量的神术图形,能够维持施术者的力量平衡,图案象征的是足以蒸发海洋的烈日。
  只有过于强大的力量,才会需要这个图形来保持力量的稳定,这代表施术者本人要么正在以一种他强化自己的力量,要么就是他的实力每一天都在高速增长。
  亚历克两者都是。
  加里此时也顾不上赫文了,身上爆发出了刺眼的橙红色光芒,包围住全身。
  圣徒是人造的传奇,他们在综合能力上自然比不上真正的传奇,但是在牺牲了更长的寿命,以及许多方面的能力之后,他们有着合格的短期正面作战能力。
  加里对着亚历克说道:
  “你们这些高层占据了教堂的资源,却每日都荒淫无度享受着不属于你们的优渥条件,真正的英雄却得不到应有的待遇。”
  亚历克身体周围的光芒忽亮忽暗,不断闪烁着:
  “你是说你那位父亲,我听说过那件事,你可是少数能够激怒教宗大人的人啊。”
  亚历克摇摇头:
  “你根本什么都不懂,你不了解我是什么人,你不了解教宗是什么人,你也不了解你的父亲是什么人。”
  加里怒吼着制止他继续说下去:
  “我现在已经找到了真正值得我追随的人,他会让整个世界都燃烧其审判与救赎之火!洗清你们的罪孽。”
  亚历克撇撇嘴:
  “哦,你真的相信这种说辞?被人骗了还死心塌地的为他做事,而且即使真的能够在这个世界里燃烧起救赎之火,那么又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呢?多少无辜者会因此死亡?”
  亚历克冷哼一声:
  “算了,和你这种狂热者讲不了道理,放马过来吧。”
  帕尔像个虚心的学生一样举起了手:
  “我能说话了吗?”
  亚历克看向他:
  “你又是什么人?”
  帕尔充满诚意地解释道:
  “我是什么人,你应该十分熟悉才对的,作为原初之火主教的你看不出来吗?”
  亚历克皱着眉头,他在脑海中找不到这个人的身影:
  “你们到底是什么组织,为什么要挑起我和乔治的矛盾。”
  帕尔双手交叉,神色悠然地说道:
  “不不不,你问错了,你应该问我是谁,而不是我们是谁。”
  亚历克举起右手对准帕尔,在两次圣纹闪烁之后,橙色的熊熊烈火从他的袖子中喷涌而出,像是脱离束缚的烟雾一样急剧扩散膨胀,冲向了帕尔。
  帕尔向右边侧走了两步,轻松的躲过了火雾。
  亚历克说道:
  “看来你很熟悉我们的战斗技巧啊,你不是第一次和执火者交手了吧。”
  帕尔不顾加里戒备的目光,笑眯眯地点点头:
  “当然,寄生者,这个名字够了吧。”
  亚历克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
  “原来是来复仇的啊,这是原初之火过去制造的罪孽,也难怪你会出现在这里。”
  帕尔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睁大了眼睛:
  “你在说些什么?罪孽?”
  亚历克说道:
  “你不知道吗?我从未杀过任何一个非人类智慧生物,包括寄生者,我就是因为想要进行变革,其中就包括了停止对非人生物的迫害,才得罪了现任教宗本人,来到这个城市。”
  帕尔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