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79.魔狼芬尼尔

  众神纷纷鼓掌,夸耀起了芬里尔的伟力。
  然而他们的心中的担忧却愈发强烈,没过多久就匆匆散去了。
  众神发觉世界上最坚固的材料所制成的锁链也无法困住芬尼尔,对其力量的恐惧也随之生长,在他们心中深深扎根。
  奥丁再一次找来了阿斯加德最优秀的铁匠,并从九界之外,比阿斯加德天空还高的地方,拿取了星辰的碎片,从比海姆冥界还低的无间深渊中取得那里最坚硬的金属,混合在一起,制成了一副新的铁链——德罗米。
  即使是奥丁之子,战神提尔也无法挣脱德罗米。
  他们拿着德罗米再一次地找到了芬尼尔。
  智慧之神奥丁再次开口:
  “芬里尔啊,你已经证明了你的力量,却还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名号。”
  巨狼低吼道:
  “的确,虽然我在战场上杀死的巨人和魔怪数不胜数,但他们一直都称呼我为洛基之子,巨狼芬尼斯,但却不想提尔他们一样有一个合适的称号。”
  奥丁解释道:
  “那是因为你不像他们一样证明了自己,即使你有着强大的力量,但是九界的巨人和神明都未曾见识。”
  芬尼尔问道:
  “智慧之神啊,你一定有办法让我得到应属于我的名号。”
  奥丁说道:
  “的确如此,我这次带来了一副新的锁链,这是由星辰和深渊之铁一同打造的德罗米,如果你还能挣脱它的束缚,那么我将会向九界歌颂你的伟绩。”
  芬尼尔心中有些不安,它望向周围,自己的父亲洛基此时并不在这些众神之中,
  芬尼尔低下头颅说道:
  “我愿意接受这个挑战,同样,但我战胜束缚之后,众神之父奥丁你要亲自替我宣扬我的战绩。”
  奥丁点头允诺:
  “当然了,洛基之子,就让我们来给你套上锁链吧。”
  果然如奥丁所说,这副新的锁链远比之前的坚硬。
  巨兽被套上锁链,不断地挣扎和怒吼,前爪深入地面,背部紧紧弓其,尖锐的牙齿露在外面,双眼一片血红。
  随着一声响彻九界的咆哮,巨狼芬尼尔再次挣脱了锁链,他仰头高声嚎叫,宣告着自己的胜利。
  只一次,众神没有为他鼓掌,而是沉默不语。
  所有神明都沉着脸离开了,芬尼尔叫住一言不发的好友,问道:
  “他们还会再次让我证明自己,对吧。”
  公正之神提尔回答道:
  “我打赌他们会的,他们会的。”
  众神之父实现了自己的诺言,九界都听闻了芬尼尔的伟力。
  神王奥丁一人独自在自己的宫殿中不断漫步,取自弥米尔之泉和世界树的智慧指引了他的方向。
  他召来了丰饶之神弗雷,光明精灵的主人。
  弗雷派遣自己最优秀的使者史基尼尔来到了斯瓦塔尔夫海姆,矮人的国度。
  矮人找出了他们最优秀的铁匠,在听取使者的来意之后,他告知来者,他们能够铸造一条名为格莱普尼尔的绳子。
  奥丁答应了一个有些过分的价格。
  矮人从世界各处收集了六种材料。
  分别是:
  猫的脚步声。
  女人的胡子。
  山的根。
  熊的肌腱。
  鱼的呼******的唾液。”
  荷拉小小的眼睛里有大大的疑惑:
  “但是根本不存这些东西啊。”
  赫文说道:
  “因为这些东西在铸造格莱普尼尔时被用掉了啊。”
  荷拉张大了嘴巴:
  “哇!”
  赫文继续讲到:
  “矮人们铸造出了格莱普尼尔,这是一样又长又细,比羽毛要轻盈,比水晶要透彻的长丝带。
  众神们再一次聚集到了巨狼的面前。
  奥丁高兴地说道:
  “这一次我们找到了一根更加坚固的绳索,即使是如此强大的你也不可能挣脱。”
  巨狼兴致缺缺地在地上翻了个身:
  “我能挣脱所有绳索,我的力量比你们都要强大。”
  奥丁说道:
  “那就来试试。”
  巨狼拒绝了:
  “不,我已经不需要证明什么了,现在九界的众多生灵都已经知晓我的名号。”
  奥丁挑衅道:
  “你畏惧了,上一次你挣脱德罗米的时候已经费劲全力,你不敢继续挑战,因为你害怕会陷入失败,既然如此,你不如承认自己的恐惧。”
  巨狼芬尼尔和众神之父对视着,他知晓,如果自己放弃挑战,那么奥丁会确保整个九界都听说他胆小怯懦的事迹。
  巨狼站起身来,环视众人,依然见不到父亲的身影。
  那个男人在他们母亲面前曾经发誓,会保护着他们三人直到世界的尽头,即使末日来临,他也会和他们一同血战。
  众神都说洛基正在九界游行,无法来见证他的挑战,然而芬尼尔渐渐意识到,这是谎言。
  巨狼说道:
  “奥丁啊,你是最聪明最狡诈的神明,但我的父亲洛基有着不比你少半点的智慧,我是他的孩子,自然也通晓诡计和谎言。
  “要我说,不是我在畏惧,而是你们在畏惧,你们畏惧我的力量,畏惧我日益增长的胃口,你们害怕我,因为在我面前,你们渺小的如同虫子。”
  奥丁轻笑道:
  “芬尼尔,你果然和洛基一眼擅于诡辩,只不过这都无法掩盖真正的事实,如果你连这一条小丝线都挣脱不了,我们众神有必要惧怕你吗?如果你能挣脱,也何必犹犹豫豫呢?”
  芬里尔高看天空,天空与大地之主并没能降临于此,众神早已将他包围。
  巨狼眯起眼睛,暗金色的光芒从中射出:
  “十一位阿斯加德的主神啊,你们是否有人胆敢将自己的手臂放进我的嘴里,只要你们没有欺诈我,那么我就会松开嘴巴,但如果你们胆敢蒙骗我,我将会把其吞入腹中。”
  芬尼尔看向众神之父,奥丁久久没能开口,其余的众神也不敢说话。
  只有提尔站了出来:
  “我愿意把手放进你的口中,芬尼尔。”
  巨狼凝视着自己的朋友片刻,就乖乖地俯下身子,张开嘴巴。
  提尔将右臂放进狼嘴,芬尼尔轻轻把合拢嘴巴,尖牙温柔地悬在他手臂上空,没有刺穿皮肤分毫。
  众神将芬尼尔绑了起来。
  巨狼不断地挣扎,不断地挣扎,想要撕裂绳索,但却徒劳无功。
  众神都放声大笑了起来,除了提尔,因为他即将失去右手。
  巨狼停止了扭动,趴在地上,看向奥丁。
  众神之父一动不动,没有任何想要解开绳子的意愿。
  芬尼尔和提尔对视着,他从对方的眼睛中看见了决绝与愧疚。
  他咬了下去。
  众神愈发高昂和得意,除了提尔,因为他失去的不仅仅是右手。
  “如果不是因为你们的恐惧,我将在最后之战和你们站在一起。”
  最后一刻,芬尼尔对着奥丁咆哮着发出誓言:
  “我发誓我会吃掉太阳,我发誓我还会吃掉月亮,最终,我会吃掉你,众神之父奥丁。”
  众神将巨狼留在黑湖中央的岛屿上,受到永恒的封印。
  而芬尼尔则是感受着自己体内不断增长的力量,等到着挣脱绳索,吞掉奥丁的那一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