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41.战争

  终末之火会在最后的时候遍布整个世界,陪伴着所有人类迎接最后的审判降临。
  那时,无罪的人就会进入伽芙南女神的国度,化身为火之神民,而有罪者则是会被点燃灵魂,陷入无穷无尽的审判燃烧,成为神国中一道永不熄灭的火炬。
  但是如果终末之际,世界已经被污秽吞噬,女神就会抛弃剩余的善人,点燃整个世界。
  除非有人让正义之火遍布娥伦斯,重新净化这个世界。
  加里深信提尔就是那个人。
  这是加里小时候老神父教导给他的。
  作为圣徒,加里生来就是女神青睐的信徒,在成年之前,要一直呆在教会里学习女神的教义,以及锻炼对于力量的驾驭和应用,他也一直在那个像是父亲一样的老人身旁生活。
  但是这位培养圣徒的老人,死后却不能埋葬圣城内。
  加里忘不了他提出将老神父葬在圣城时,教宗仅仅和他对视了一秒,他就感觉自己坠入了寒冷至极的地狱。
  刚刚被派来监视亚历克的时候,他还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直到提尔告诉他,教宗是为了惩罚他的无礼才让他来这里的。
  而且提尔还帮助他一点点的回忆过去,让他慢慢的了解到了教宗是何等的邪恶。
  毫无疑问,教宗已经背离了女神的教诲。
  提尔和他说了,只有他是原初之火唯一的希望,提尔会陪着自己一起让教会回到正轨,拯救所有人类,这就是他的伟大计划。
  “提尔大人,你找我?”加里推开密门,他皱了皱眉,那个讨厌的帕尔也在这里。
  提尔看着加里,虽然没有说话,但眼中的信任传达给了加里。
  加里微笑道:
  “提尔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提尔点点头:
  “帕尔提出了个计划。”
  加里看向帕尔,神情冷漠。
  帕尔完全没有在意他的表情,解释道:
  “我觉得我们可以挑起骑士团和原初之火的战争,然后借此慢慢渗入骑士团内部。”
  加里对帕尔的想法不太认同:
  “这可不是个简单的事情,不管是骑士团还是原初之火,都不会轻易被挑动。”
  帕尔露出阴狠的笑容:
  “我有消息,纯白骑士乔治来到弗斯就是为了阻止原初之火的渗透,双方的关系远比表面紧张,再加上加里你是弗斯教会的圣徒,想要引发两边的战争也不是什么难事.”
  加里问道:
  “有这个必要吗,我们不是可以慢慢来吗?”、
  帕尔反问道:
  “时间?每时每刻都要罪恶发生,你打算等到多少无辜平民死亡才开始行动?”
  帕尔补充道:
  “而且你和亚历克关系不怎么样吧,难道你不想让他死在这里吗?”
  加里问道:
  “你有什么计划?”
  帕尔说道:
  “我计划从内部引起他们的争端,激化双方的矛盾,教会那边就由你来把控,而骑士团的话,则由我和我们的新伙伴一起完成。”
  加里不信任地说道:
  “莱特?他才加入了多久,他能完成这么重要的任务吗?而且他愿意吗?”
  帕尔自信地说道:
  “他愿意自然是最好,但即使他不想做,我也有方法让他别无选择,在伟大计划的面前,牺牲一两个人根本不算什么。”
  这句话加里很同意,他点点头:
  “不过刚刚亚历克去了莱特家里拜访,他似乎和教会也有一些关系。”
  帕尔露出饶有兴趣的神色:
  “看来我们的新朋友还有不少小秘密吗,不过秘密这种东西,说白了就是不能被人发现的东西,越多秘密就越好操控。”
  提尔看着帕尔没有多余的表情,直接说道:
  “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没问题吧。”
  帕尔的嘴角高高翘起:
  “当然,我也有不少秘密。”
  弗斯城大教堂。
  亚历克手悄悄着伸向一个翘起的臀部。
  诺娜一把拍掉胖主教的手:
  “感觉如何?”
  亚历克说道:
  “看起来我们的莱特先生并不是骑士团的人,不然就不会答应我的条件了。”
  诺娜问道:
  “那个小跟屁虫在我们身后吧,会不会给人家带来危险。”
  亚历克轻笑道:
  “圣徒这种东西不过是用神力催生的半成品,除了战力还行,使用起来我们的教宗也不心疼几个好处外,就是个成年婴儿。”
  “莱特这种人,也应付不了其他传奇,但一个大孩子他还是随便就能耍的团团转的。”
  诺娜冷笑道:
  “你之前也是这样说活圣人的,不也被他打着满地找牙吗?”
  亚历克尴尬的笑笑:
  “人家是活圣人,8位位列传奇的红衣主教都打不过他,我一个小主教打输了,也不丢脸嘛。”
  诺娜捏了捏胖主教的肚腩:
  “莱特竟然拒绝了你的提议,看起来名声不是他的第一目标啊,你觉得他会提出什么要求。”
  主教晃了晃大肚腩:
  “不知道,反正如果太过的要求我又不是不能拒绝?”
  红发美人用力地转了下捏着肚腩的手:
  “哼,我还不了解你这家伙,根本不懂什么拒绝,今天还说把我送出去,下次这样我就跑到他床上,反正他长得也不错。”
  亚历克连连求饶:
  “饶命啊,诺娜大人,我这不是想试探下他对你有没有歹意吗?”
  诺娜松开手:
  “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你这家伙明明之前也是个帅哥,没想到打完仗后,没过几年就肥的像是一同猪。”
  亚历克摸摸肚子:
  “还不是因为你做的饭太好吃了吗?”
  诺娜小鼻子一皱:
  “你还敢狡辩?”
  胖主角识趣的摇着头:
  “不敢不敢,诺娜大人说啥就是啥。”
  诺娜哀叹道:
  “你的腹肌都去哪了啊?虽然打仗时你就很能吃,但我没想到一不用运动你就会这样疯狂变肥。”
  亚历克不着痕迹地拍着马屁:
  “这说明,诺娜大人是个比起外表更看重内心,不会被世俗的观念束缚的漂亮女人。”
  “呵,如果这个月底,你还没能瘦十斤,你就先别上我的床了。”
  主教脸色一变:
  “三斤行不行,不,五斤……”
  诺娜直接走出房间,亚历克看出对方是认真的了。
  “不!!!!!”
  主教的哀嚎穿透了整个教堂。
  ps:
  今天,有个人问了我两个问题,我在这里回答一下。
  你问的第一个问题?建个教堂需要五亿?作者是不是对金钱过于不敏感了,首先,这里超额夸张的金钱一部分是表示原初之火教会的奢华无度,以体现不同于现实,教会在社会上的超然地位,其次很大一部分的钱是心照不宣的进了主教口袋,这也算个伏笔、
  接着,除了一栋房子和少数几人的工资,我甚至连物价都还没体现,这也是我刻意模糊化的地方,也没告诉你一个教堂规模多大,你非得套上同时间现实的规模和金钱,我也不知道你咋连原初之火建个教堂该花多少钱都知道?
  第二个,你说什么认识很多大佬?谁和你说认识的都是你的好兄弟,为什么不找前文已有说其中一个表面上原因,还有为什么要隐姓埋名?此事仍是个伏笔,请不要一看到不合理的地方就马上质疑,可以多相信点作者,或者思考下里面有什么原因。
  以上是给全体好奇的读者的解释,下面单独是给你的。
  其实有质疑你提出来也不错,我可能会解释,也可能和你探讨,也可能留到以后的章节在说明白,但是,注意礼貌。
  嘴臭不能让你看起来更加自信,只会暴露你的怯懦
  小兄弟,别一口一个弱智了,第一次我删帖不禁言,你是我读者,我不易怒也不脆弱,不会和你对线,但是还是学习一下尊重别人吧,别以为躲在网线后面就能做些现实中不敢做的事。
  当然,我个人不建议你看我的书,我不强求嗷,就是不适合。
  最后,
  骂人(作者也算人嗷),讽刺,挑衅,对线的行为,第一次删除,第二次禁言,第三次永远禁言。
  有可能直接禁言。
  作者不是神,有些地方的确可能出错,各位也可以尽情提出,只要保持礼貌,我至少都会认真地听进去,同时也会感谢大家对我的帮助。
  气死我了,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