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82.暴虐

  巨龙修长而高贵的身影在塔楼之中,藏在水雾之后若隐若现。
  此刻的他比之前更加像龙。
  他身上的人类特征也完全消失了,完美无瑕的龙之力在他体内流动。
  他们犯了个错误。
  也可能是他们被骗了。
  他本应亲自面对那犹如梦魇般的邪恶魔王,展开一场惨烈无比的厮杀,然后侥幸胜利,或者就这样死去。
  然而他却一天比一天强壮,意志也一天比一天清晰。
  本不该是这样的,他本应该更加小心的。
  尽管他已经摆脱了魔王,但他并没有因此感到欣喜了解脱。。
  愧疚和悲伤在他的心中弥漫。
  伊妮德正站在门外,他能够透过双方相连的血脉感受得到。
  乔治没有打开门。
  他犯了个错,而且他已经没有弥补的机会了。
  乔治只能纠正它。
  巨龙发出一声低沉的悲吟。
  伊妮德不知道,其实他一直在暗处陪伴着这个女孩长大,看着她欢笑,看着她哭泣,看着她因为学会什么而兴高采烈,也看着她因为父母的争吵双眼渐渐无神,看着她渐渐不再敢向周围吐露心声。
  伊妮德甚至能算得上他的半个女儿,但他自己绝对不是伊妮德的半个父亲。
  因为不可能有这么不负责的父亲。
  计划出错了,现在女孩要为了大人的错误而付出代价。
  女孩将永远都无法回到沃顿了。
  他不能让邪龙留存于世。
  他感到如此的悲伤,以至于空气中的水雾也凝结成了冰晶。
  女孩不能活在这个世界上。
  伊妮德站在门前。
  她始终没有敲门。
  骑士察觉了自己心态出现了异状,她变得比以前更加冲动易怒了,所以她来寻求老师的意见。
  她没有敲门。
  伊妮德闻到了愧疚和悲伤。
  是这样吗?他也背叛了自己。
  他想要夺走自己的力量吗?自己除此之外什么都不剩了!
  伊妮德用金属手套按在墙上,露出两颗尖利的犬牙。
  女孩愤怒转身离开。
  石壁留下一道浅痕。
  臂铠向上延伸,将整条手臂都覆盖住,不同于刚出现在她身上的时候,现在坠落之翼上有着许多扭曲盘旋上升的尖锐触角。
  伊妮德一掌甩开纯白之塔的大门,急冲冲地向前走去。
  佩里突然从一旁冲出来,身后还跟着几个骑士团成员。
  俊秀青年悲痛地大喊:
  “我已经是如此的伤心欲绝了,可我不明白,如果你不爱我,为什么还要散播污蔑我的谣言,说我欺骗别人的感情?”
  身后的一个男子则阴恻恻地说道:
  “我听说这位骑士小姐的父母对她都很糟糕,没有人爱她,现在看来,一定是因为她的性格太过卑劣恶心了,让父母都觉得她是个可悲的怪胎,因此才和她关系那么差的。”
  一个漂亮的贵族小姐站在一旁恶狠狠地说道:
  “你竟然敢污蔑我心爱的佩里,他是因为我父亲的反对才和我分开的,而你这个小心眼的女人却仅仅因为他追求你,就做出如从下贱的事情。”
  伊妮德深深地呼吸着,感受着来自每一个人纯粹而不加掩饰的恶意。
  佩里的窃喜和得意,以及强烈到莫名其妙的征服感。
  女人的怨恨和愤怒,以及对她身份和力量的嫉妒。
  其余骑士对能够看见她那无力而愤怒的窘态充满期待,对能够趁机欺辱心底善良而遥不可及的她感到满足。
  是吗,伊妮德握紧了金属拳套。
  佩里嘴角微微翘起,就是这样,只要伊妮德一拳打过来,在场的人就会把这件事情传出去。
  到时,高傲纯洁的骑士就会变成心地歹毒的魔女,遭受众人的唾弃,就算她聪明,也只能咽下这口恶气,然后在自己面前卑躬屈膝。
  都是她的错,谁让她想要揭穿自己的真面目,让我只能用这种方式先手反击了,呵呵,就让她被众人的唾弃和厌恶淹没吧。
  “你犯了个错。”伊妮德平静地说道,“你不该这样的。”
  佩里激动地紧握双拳:
  “我只是想要洗清身上的污水,只要你把之前的话收回,并且公开和我道歉,我就原谅你。”
  贵族小姐眼中露出爱意:
  “佩里大人真是善良啊,对这种人都愿意原谅。”
  佩里在心中暗笑起来,对方会怎么选择呢,是和他动手,坐实她污蔑自己的事情,还是低声下气地认输,在他面前俯首称臣呢。
  伊妮德右拳猛地揍向佩里的脸颊,将他一颗牙齿打飞了出去。
  佩里一下倒在地上,骑士们被这一拳吓得连退数步,贵族小姐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发出一声尖叫。
  佩里感受着肿痛的脸部,以及难以忍受的剧痛,惨叫了起来。
  “啊啊啊啊!”
  但他心中却十分欣喜,因为下如此重手的伊妮德已经解释不清了,到时候身陷泥潭无法脱身的她,一定会转身来乞求自己放过他。
  而到了那时,他就能征服这个强大的女人了。
  佩里装出痛苦的样子,这对失去了一颗牙齿的他不算难事:
  “我会让大家都看清你是个什么人,就算你是大法官的女儿,也不能在弗斯城无视公理和正义。”
  他很擅长激怒别人,只不过这对他来说真的是件不幸的事。
  他挣扎着站起身来,准备离去。
  接下来只要等到这件事情传开就好了。
  伊妮德则是冷声道:
  “我让你走了吗?”
  才说完,她又一记下勾拳打向佩里的下巴,把他的骨骼都打的微微错位。
  佩里感受一阵眩晕袭来,想要向后摊倒,但没能成功。
  伊妮德用左手拎着佩里的衣领,右拳高速精准地打向了佩里的面部,这一拳打肿了他的眼眶。
  “啊啊啊啊!”佩里再一次发出惨叫,但这一次他是真心的。
  年幼的白龙单手将面部扭曲不堪的男人提起,又一拳重重地打在了他的腹部,轻松穿透骑士铠甲,这一次,鲜血浸染了佩里内衬。
  “谁给你的勇气质疑我?”伊妮德无所谓地问道。
  佩里的双眼蹬的巨大,恐惧已经吞噬了他的意志,他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个女人会如此的暴虐。
  伯爵的女儿尖叫着说道:
  “快给我住手,我要把你告上法庭!”
  伊妮德侧头看向她,语气犹如冰层下面的猛烈激流般不容阻挡:
  “你想要你的父亲和你一起进监狱吗”
  少女和伊妮德对视着,她突然发现伊妮德的右眼,从眼角处开始泛着浑浊的白色的奇异液体,几乎遮盖了她的大半只右眼。
  似乎用不了多久,骑士少女的双瞳都会被污秽邪恶的白色所侵占。
  贵族少女不知为何,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在一阵颤抖之后,直接转身,抛下佩里就跑。
  伊妮德继续一拳又一拳地打在佩里的身上,一点停止的迹象都没有。
  围观的骑士渐渐双腿发抖,却无法将视线抽离两人的身上,接着他们把午餐都给吐了出来。
  没有人说出今天这里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想要回忆他们看到何等骇人的可悲惨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