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15.女武神

  17号不常活动在阳光之下。
  在他只有一个巴掌大小时,就已经被白狮会找到了。
  他对那段时间的记忆,几乎都是出于一种旁观者的视角,他无法理解那时候的外界和他人,不管他们对他做多少实验,一切都无意义,他仅有的东西就是本能。
  变形的本能,还有那根植于灵魂深处的饥渴。
  他第一次确切感受到情绪是见到那如同粉红果冻一般的脑部组织。
  他感觉到了饥渴,他感觉到了欲望,他感觉自己想要那个东西。
  所以他张开了嘴,大快朵颐,然而那群家伙立马就阻止了他,他只吃不到四分之一的脑部,零碎的记忆碎片甚至不能连成串,只有情绪在他体内不断孕育。
  第二种他察觉到的情绪是愤怒,第三种是不甘,第四种是怨恨。第五种是恐惧,第六种是绝望。
  他开始像人类一样思考之后,先是想要杀光所有囚禁他的人,其次则是渴望自由。
  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物种,但他很清楚自己绝对比人类要更加高等,而得到某个成员部分记忆的他,一开始也觉得自己完全有可能逃离那里。
  然而他错了,大错特错。
  所有的伪装和计谋都像个笑话,他们比他更加熟悉自己,所有的努力都没有半点用处。
  就像一只虫子看到月亮之后,以为只要自己足够用心,就总能有一天跳到其上一般。
  他认命了,自己的一辈子就只会是一件实验品了。
  他甚至已经放弃了思考,像是一个石头一样度过每天,即使针管插入身体,刀刃割下肉块,他都完全视若无睹。
  直到他见到了光。
  那是他的神。
  云雾涌向,雷电闪烁,那位女武神身着银盔,身披血红色战袍,头上别着神鸟的羽毛,骑着带来寒霜和晨露的白马,手握光芒铸成的长矛和圆盾,轻而易举撕碎了整个分会。
  她甚至没有看一眼17号,也不在乎这个因自己获得自由的小小生物,直奔1号牢房而去,释放了连那群家伙都不敢唤醒的怪物。
  1号因为被吵醒而勃然大怒,时而化作巨龙,踏碎地面,时而变成精灵,呼来狂风,时而犹如魔神,唤出岩浆。
  然而它也没能阻止女武神一时半刻,就被她手上的光矛刺穿头颅,成为了她的又一份战利品。
  17号得到了他最想要的东西,自由。
  而他现在又有了新的目标,再见一次他的女神。
  逃离监狱的17号再也不用压制自己的欲望,很快就将一只巨熊开膛破肚,享受独属于他们一族的美食。
  他能记起母亲的第一口奶,第一次捕鱼,第一次绕开猎人,第一次和另一头熊搏斗,第一次交配。
  他就是那头熊,幸福感几乎冲垮了17号,但还不过,熊的味道远远不如另一种生物,那种将他囚禁了数十年的生物。
  人类。
  然而不知道对他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他第一个食用的人类是如此的特殊。
  第一次见到丽贝卡的笑容,和她牵手,和她轻吻,和爱人分别,握剑,杀死的第一个人,堕落,戒断,慢慢懂得了生命的重量,归乡,私奔,亲热,见到孩子的笑容,渐渐明白了责任,吵架,和解,知晓了爱的意义。
  此刻他就是奥格登,他继承了奥格登的一切,所有的爱与恨,还有奥格登那坚强的意志力。
  他也是第一次想到收手,只要不在吃其他人的脑子,也许自己就能永远只是奥格登,能够像普通人一样活着,幸福的活着。
  但是他们又找来了,如同阴魂不散的怨魂,他的确杀了不少他们的人,却来不及吃他们的脑子。
  这是件幸运的事,他能够只是奥格登一个人,就这样忘记自己是怪物的活下去。
  这是件不幸的事,他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找到他的。
  好在他还有一个办法,他知道有些地方,就算是白狮会也不愿意涉足,那就是这个王国的首都,沃顿。
  但他必需立马出发,他杀死了彼得,内森估计现在肯定觉得是赫文干的,所以他不会来找他们,就算他来了,奥格登也有自信杀死他。
  但是赫文不一样,他不知道赫文是否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但在他面前多待一秒,就会增加多一点暴露的风险。
  他只是想要幸福平静的生活,像一个人类一样,难道这都不行吗?
  奥格登道:
  “你在说什么?你是不是疯了?”
  妮莉看向荷拉:
  “赫文是不是给过你什么东西,让别人都会喜欢上你,无法产生攻击你的想法?”
  荷拉顿了一下,接着点点头。
  “那么能够无视神秘物品的父亲,你真的是我们原来的父亲吗?”
  丽贝卡不敢置信道:
  “奥格登,她说的是真的吗?”
  17号沉默了。
  丽贝卡咬着牙喊道:
  “你说啊?”
  奥格登先是对妮莉笑笑:
  “如果你没有那么聪明,我们很可能将会在沃顿幸福的生活一辈子,我对你的爱是真的,我刚刚说的话也说发自真心的,但我的确不是你的原装父亲,不过话说回来,这么聪明才是我的妮莉。”
  奥格登深情地看着妻子,回答道:
  “我和你原来的丈夫没有任何区别,对你的爱,对孩子的爱,和你度过的每分每秒,都刻在我的大脑里,你们一起经历过的每件苦难,我都感同身受,我就是他!”
  丽贝卡咬住嘴唇。
  奥格登继续说道:
  “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认识一个朋友能够修改记忆,我们还可以像一家人一样快乐的生活下去,如果你们不愿意……”
  奥格登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会我转身离去,我不可能伤害我的任何一个家人,但在我未来,我可能会堕落,想要重新杀死你们。你们要逃到一个我不可能找到和想到的地方。”
  丽贝卡问道:
  “我原来的丈夫呢?”
  奥格登面露痛苦,这是他最不希望的一种结果:
  “他死了,是我杀了他,吃掉了他的脑子,但是我可以代替他赎罪……”
  吉米跌坐在地,双眼无神,不断地喃喃什么。
  丽贝卡说道:
  “闭嘴,证明给我看吧,既然你像他一样爱我,那么就证明你对我的爱吧。”
  丽贝卡用手打碎了装着斧头的玻璃柜,玻璃渣渗入她白嫩的皮肤里,鲜血覆盖了她的半个手掌,女人轻轻提起斧头。
  斧头也如同有生命一样,散发着邪恶诡异的红光,好像是在兴奋能够再一次夺走生命。
  “证明给我看吧,如果你几乎和他一样,那么我杀了你替他报仇,你也不会还手的吧?”
  17号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