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61.不会来的一天

  女孩死死地咬住赫文的肩膀不松口,但却没有真的用力。
  塔尼娅红着眼睛看向赫文的脸,似乎在质问他为什么要阻止自己。
  少女心中的悲痛又再加剧了几分,感觉被最信任的朋友所背叛了。
  塔尼娅痛苦地恳求道:
  “放我下去!”
  赫文将嘴唇凑到女孩耳边:
  “贝妮塔没死。”
  尸体的死亡时间不对,只用了一眼,他就凭借丰富的经验发现了问题。
  女孩松开了嘴,用惊喜地目光看向赫文:
  “真,真的吗?”
  赫文点头说道:
  “嗯,她还活着。”
  赫文的话语好像有魔力,让塔尼娅瞬间安心下来。
  女孩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笑着说: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赫文拍了拍女孩的背:
  “先睡一会吧,醒来后贝妮塔就会回来了。”
  早已透支体力的女孩瞬间闭上了眼睛,疲惫不堪的沉沉睡去。
  赫文已经想到了是谁对女孩动手了。
  如果是更早之前的赫文,他可能不会为此破坏自己的计划,但他可不是因为兴趣当的猎魔人啊。
  赫文成为猎魔人是有原因的。
  成为猎魔人后,他见到了很多事情,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人是会随着时间不断变化的物种。
  阿伯特正在处理着贝妮塔的后事。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中年男人看向身后。
  是和塔尼娅一起过来的男子。
  阿伯特叹了口气:
  “塔尼娅怎么样了?”
  赫文说道:
  “已经睡着了。”
  阿伯特面露不忍:
  “这对她们来说实在是太过不公了,不管是贝妮塔还是塔尼娅,都是如此。”
  赫文神情严肃:
  “我有些问题想问你。”
  阿伯特看向赫文的眼睛,说道:
  “你尽管问。”
  赫文问道:
  “鼠帽帮,他们一直都掌管着贫民窟的葬事吗?”
  阿伯特说道:
  “十年前左右,就一直都是他们处理,而且他们收费也不高,大家都很乐意花一笔小钱来换取死后的安宁。”
  赫文继续说道:
  “他们一般会不让别人看死者的尸体吗?”
  阿伯特惊讶地看了一眼赫文:
  “是的,这是为了保证死者的尊严。”
  赫文说道:
  “他们说这是为了保证死者的尊严。”
  阿伯特意识到了什么,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赫文问道:
  “你知道这边是谁在管吗?放心,我和德西雷还挺熟的。”
  阿伯特面露艰难,心一横,还是说了:
  “是鼠帽帮的贾森,他是除了德西雷最强势的帮派成员,从帮派建立就一直是德西雷的下属,不过和德西雷不同,他没有什么道德底线,杀人抢劫无恶不作。”
  阿帕特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可爱的十二岁女孩。
  赫文接过照片,虽然塔尼娅描述过贝妮塔的外表,但有了照片,也许会方便不少:
  “谢谢。”
  赫文继续问道:
  “最后一个问题,贾森在哪?”
  阿帕特看向赫文的眼神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赫文听玛丽安妮提过,白狮会似乎会抓人囚禁起来,不断地抽血,供给权贵使用。
  但根据玛丽安妮的了解和猜测,也不过是他们偷偷从监狱里运了一批死刑犯囚禁起来,没有人将德西雷的鼠帽帮和失踪人口联系起来。
  毕竟在贫民窟,死亡不过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小事罢了。
  没有人会在意这里少了几个人,如果今天赫文没有跟过来,所谓的贝妮塔尸体就会草草下葬,然后生活还会继续。
  一如既往。
  既然决定了要冒着被提尔怀疑的风险救出贝妮塔,那他的行动就要快。
  快到提尔无法找到理由责怪他,快到不会无法挽回。
  鼠帽帮分部。
  几个男人正站在一个老人身前,羞愧地低着头。
  贾森怒斥道:
  “你们还好意思自称鼠帽帮的人?就算是骑士团都拿我们没办法,你们却在一个陌生人面前露出惧意,而且还让他打破了我们的规则。
  “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能够一直屹立不倒,就是因为我们都在按规则办事,鼠帽帮有鼠帽帮的规则,我也有我的规则。”
  几人低着头颅,一句解释都不敢说。
  因为他们知道,原因在贾森这里并不重要。
  贾森叹道:
  “我老了,心也软了许多。”
  其中一个人听到这话差点被吓尿了。
  “唉,一人一根手指吧,自己出去切,别弄脏了我的房间。”
  几人连忙松了一大口气,急促地走了出去。
  离开房门的他们察觉到似乎有些不对劲。
  “其他人呢?”
  一个蓝皮肤的年轻男性从拐角走了出来。
  一位鼠帽帮成员看见这一幕,二话没说就掏出枪对准男人开枪。
  子弹从男人身旁穿过。
  周围的几人也掏出枪来,枪口火花四射,响声惊动了树上的飞鸟。
  但是男人闲庭信步的走向几人,轻松地躲开了每一发子弹,就像是子弹会绕着他走。
  因为赫文根本没有站在那里
  蓝皮肤男人是幻象。
  在提尔的认知里,赫文应该是得到了霜巨人之血的力量,所以他也只表现出比其他霜巨人之血使用者强上一些的身体素质,以及优秀的战斗意识。
  最后一个帮派成员也倒下了。
  赫文推开门。
  听到枪声的贾森早就做好准备,左手握住一把左轮。
  老人咧嘴一笑:
  “这一天始终会来的,不过你可别跟我废话太多,什么谁死在我手上啊?什么为了谁报仇啊?我可不会记得失败者的名字。”
  赫文说道:
  “那一天不会来了。”
  贾森冷笑道:
  “哦,那你是什么人?路过的英雄?要铲除我这个恶徒?你知道我们统治这片地区之前,甚至没人敢在晚上出街的吗?”
  赫文说道:
  “再想?”
  砰!
  贾森毫无疑问是个快枪手。
  子弹穿过了赫文的头部,泛起了几缕波纹。
  贾森脸色剧变:
  “幻觉?”
  赫文问道:
  “你们把抓了的孩子藏哪了?”
  贾森回到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赫文说道:
  “我再问一遍,你们抓来,用来给富人换血维持年轻的女孩,被你藏在哪里了。”
  贾森大喊道:
  “我不知道!”
  赫文的幻象从怀里拿出了个像是章鱼的生物。
  半透明的怪物对着贾森头部的方向挥舞着触手,似乎在渴望着什么。
  “看起来你嘴很硬啊。”
  贾森脸色惨白:
  “不,不,我嘴不硬,我是真不知道!等下,我知道其他事情!”
  赫文露出饶有兴趣的神色:
  “哦,什么事情?”
  贾森留着冷汗:
  “我知道,德西雷已经不是以前的德西雷了,他有很多秘密瞒着我,而且我知道他现在在哪?”
  赫文点点头:
  “看来德西雷已经死了很久了。”
  贾森听到这话,似乎失去了全部的力量,靠在了墙上。
  老人声音沙哑地说道: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吗?”
  赫文好奇他现在还敢提什么要求:
  “什么?”
  贾森握住左轮,随时准备自我了断:
  “别让他死得太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