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19.艾贝尔

  荷拉举着一本最新版的小说《屠龙智者》说道:
  “赫文,赫文,你看这本书里的智者用计谋解决了邪恶的大坏蛋,世界上真的有人能做到吗?”
  “那不过是小说而已,如果真的有这种人,一般是他身后有很多你不知晓的力量在运作,也许是强大的实力,或者庞大的势力,亦可能是神秘的力量。比如说一个看似无所不能的智者,他从为失手的原因是因为他却其实能够预知未来,自然可以避开任何失败的可能性。
  “只有国王才有资格对另一个国王实施阴谋,平民是不可能用简单的阴谋威胁国王统治的。
  “如果他真的纯靠计谋就达成,往往也是一个有趣的巧合,而且这种巧合不可能一直持续,只要一次失败,就会魂归冥界。”
  荷拉小小的眼睛里有大大的疑惑:
  “所以人类的智慧是有极限的吗?”
  “不,只不过是因为阴谋这种东西实在是过于高端了,的确有人智力足以成为阴谋大师,但以这种智力,如果专心于魔法上,不需要多久,就能在星空中漫游了,力量是一味毒药,少有人能在它面前保持冷静。”
  荷拉失落地哦了一声,将小说放回背包。
  赫文不知挑了挑眉毛:
  “话说,你到底是哪里拿到的这些书的。”
  “这是我在书房的书架上拿的。”
  ‘我的书房到底有多少奇奇怪怪的小说啊。’赫文不禁抽了抽嘴角。
  来到了城市,自然就不能随便找块空地种出一间屋子,需要买间房子。
  好在他听说有个便宜又合适的地方在出售。
  高墙内。
  “你好,你们看上的是这栋房子吧。”
  售楼小姐丽莎露出笑容,虽然她觉得赫文看起来不像有钱人,但工作这么多年,她也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些不在意形象的有钱人。
  而且她可是见过招待不周的同事的下场,整个弗斯城的中介事业都在尼尔帮控制之下。
  猎魔人点点头:
  “这座别墅的上任主人很急的出手吧。”
  丽莎脸上保持着不变的微笑:
  “没错,不过即使这样,这座别墅还是价值不菲,虽然地处城市边缘,但是带有1200平米的庭院和800平米的小人工湖,房子本身也有528平米的空间,算上地下室一共有6层,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情……”
  “多少钱?”
  “30万镑。”丽莎试探性地报出一个数字。
  “20万。”赫文很清楚这个房子卖不到30万镑。
  “额,这样吧,我可以替您联系下屋主,还是可以商量……”
  “24万镑。”赫文重新给出了个结果,老实说,价格还能再往下压,但谁让他有一个能够源源不断喷出金币的魔法袋呢?
  丽莎的微笑快有些绷不住了,虽然这座房子的估价是22万镑,但是现在想要把它卖出去都不容易,再加上屋主急着拿钱,能卖24万她足以拿一笔不菲的赏金。
  按照中介率和提成来说,最后到她手大概能有,足足156镑!
  这下子妹妹后两年的学费都
  丽莎用看金子的眼神注视着赫文:
  “您好,你打算怎么支付呢。”
  赫文从怀里拿出三张价值十万的纸条:
  “支票,没有零钱。”
  丽莎结果支票:“好的!我现在就去准备合同。”
  接着她就拿着三张支票走向主管的办公室,当然了,这三张支票也需要派专人检查一下。
  荷拉看着黑白照片上巨大的围墙和大门,兴奋地问道:
  “这就是我们以后的家吗?”
  突然丽莎手握支票,满脸歉意的跑回来,身后还跟着一个高壮男子,和一个肥嘟嘟,有着精明眼神的中年男人。
  丽莎走到赫文身前,猛地弯下了腰,说道:
  “十分对不起,这间房子不能卖给你了,他已经被另一位客人预定了,这是我的失误,真的十分对不起。”
  胖男人也在一旁说道:
  “这间屋子在昨天艾贝尔先生已经预约了,造成这样的失误是我们内部沟通不足,我会严厉惩罚丽莎和其他人的,如果你还有什么看上的房子可以和我说,我能帮你尽快安排一个不错的价格。”
  话都说到这里,虽然赫文很清楚对方其实就是借着身份抢下本是他的屋子,但是他也不想惹来其他人的注意。
  赫文正打算同意,艾贝尔却先一步开口了。
  艾贝尔语气有几分无所谓:
  “实在不好意思,这间房子我拿下了,如果你和你的女儿有什么不满,我可以给你们一点补偿。”
  “这位是我的侄女,并非女儿。”
  艾贝尔微皱眉头:
  “这不关我的事,她就算是你养的床上玩物我也不会管。”
  赫文眯起眼睛:
  “艾贝尔先生,难道你不觉得在一个孩子面前说这种话有些不好吗?”
  艾贝尔轻哼一声,不耐烦道:
  “如果冒犯你了,我说句对不起,怎么样?可以了吧?”
  赫文回答:
  “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向我的侄女亲自道歉,而且态度需要诚恳点。”
  “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艾贝尔双手抱胸,语气变得愈发恶劣。
  胖男人马上冲到赫文身边,低声说道:
  “先生,您可能不知道,艾贝尔先生是纯白骑士乔治的弟子……”
  胖男人没有继续说,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毕竟如果二人起了冲突,最后他都要倒霉,一个能随便拿出几十万镑的年轻人,即使地位不如艾贝尔,但他要是死在这里,也不是他一个中介主管能承担得起的。
  赫文真的没有想到这样的家伙会是乔治的弟子,毕竟乔治那个家伙性格和他可是大相径庭。
  不过好在他虽然不打算吸引不必要的注意,却也不打算像之前一样低调。
  白狮会主要成员是由权贵和富商构成的,那么想要打入白狮会内部,他至少也要表现成一个有钱人。
  一个很有钱,很有钱的人。
  赫文真诚地看向胖男人:
  “我在三天前就预约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可以拿走我的房子?
  “是他加了钱吗?那我也加钱吧,不知你这有多少间屋子,是交了钱却没签合同的,我都用两倍价格买下,需要多少?一亿镑?十亿镑?一百亿镑?”
  他的确有一个能够源源不断喷出金币的袋子,这不是什么比喻手法。
  艾贝尔也冷静了下来,能够说出这种话的家伙,不是强撑着的傻子,就是很有钱的疯子,他的父亲就是这样的人。
  现在是计划的关键时刻,不能出错。
  艾贝尔打算息事宁人,:
  “算了,这件事是我错在先,这间屋子我可以让给……”
  赫文一脸冷漠道:
  “先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