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68.正义长存

  平时作态优雅的提尔此时也不再注意自己的形象,任由德西雷喉部流淌的鲜血弄脏袍子,伸手将他的尸体扛在肩上,声音中充满了悲伤:
  “我和德西雷的感情胜似兄弟,他是一位从未丢弃荣光的战士,即使已经背叛了正义,他也值得一个庄严的葬礼。”
  赫文配合地说道:
  “他是一位优秀的敌人。”
  提尔看向赫文:
  “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个请求?”
  赫文似乎刚刚才听过这句话。
  提尔说道:
  “请你不要透露出他做过什么,他已经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白狮会除了赫文之外,还有很多和他相处了更长时间的副手。
  他们比赫文更清楚提尔和德西雷的关系,一旦这件事情暴露,他们都会怀疑到自己的身上。
  提尔虽然知道他们也并不是什么好人,不过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赫文回答道:
  “嗯,我不会和其他人说的。”
  提尔说道:
  “他是在和一位邪恶之徒搏斗中战死的,而我赶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虽然消灭了邪徒,却没能救下他的性命。”
  赫文轻声答道:
  “明白了。”
  提尔接着又有真诚的眼神看着赫文:
  “我希望你知道,我不会因他的死亡而责怪你,当他走上歧途的时候,结局就已经注定了,你是给予了他最后的救赎,我反而要因此感谢你。
  “我只是痛恨自己没能早点发现这一切,及时的制止他的行为,更痛恨当他已经无可救药的时候,也不是我亲手将他从自责和内疚中解脱出来。”
  提尔目露哀伤和后悔:
  “往日和我一同发誓要为正义而战的兄弟却已经堕落,但是这不会动摇我的信念,我一定会创造一个让邪恶无所遁形的新世界,而像他这样的人,也不会因为悲惨的命运而被逼上歧途。”
  赫文站到了提尔的身边:
  “我相信你,正义终将会取得胜利。”
  提尔放弃德西雷选择赫文是有原因的。
  这两次事件,同时证明了赫文的办事能力,战斗能力,以及出色的潜力。
  更重要的是,赫文很是个会为了所谓的正义冒巨大风险的人。
  他可是一直在旁边看着呢。
  赫文险些就被精灵剑舞者奥义绞杀了,但即使这样他也没有慌张,更没有丝毫的后悔和惧怕。
  而且赫文应该很清楚,提尔远比他要强大,他却愿意为了一个女孩承担得罪更强者的风险,并且在有可能陷入生命危险的情况下行动。
  毫无疑问,他是个正义之人。
  正义之人不会有太多肮脏的欲望,邪恶的阴谋,卑劣的企图,换而言之,只要不在明面上打破赫文的底线,他就会是提尔最锋利的剑刃。
  一把能够被他驱使,而且很可能在即将到来的大计之中做出巨大贡献的利剑。
  如今荣光已逝,但正义长存。
  地下室入口再次被打开。
  但早有准备的贝妮塔三人以比刚刚更快的速度适应了照入的亮黄色灯光。
  地下室里走进了几个鼠帽帮成员,他们已经准备好了用于移动犯人的笼子。
  除了身为三阶游荡者娜奥米之外,其余的人几乎都没有任何战斗能力。
  但是游荡者本来就只是短武器和各种道具的使用专家,徒手格斗的话,实力也不过二阶左右,加上她的手已经被狠狠地摧残过了一遍,估计打人都不会疼。
  而且这几位鼠帽帮成员都已经是帮派的重要成员了,全部都是二阶职业者,再加上他们全员携带武器,对付一个半残的空手游荡者还是十分简单的。
  除非游荡者得到了武器。
  一个瘦削男子打开了贝妮塔的房门,他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抓向女孩的头发。
  生起了玩心的他伸手摸下女孩身体,想要挑逗似地捏一捏。
  贝妮塔见此,不顾头皮传来的痛感,立马就激烈地扭动身体挣扎了起来。
  瘦帮众见状,恶狠狠地说道:
  “小家伙,给脸不要脸。”
  说完,他松开手让贝妮塔落在地上,又狠狠一脚踢向了女孩的腹部。
  贝妮塔面容痛苦地捂住肚子,咬紧牙关卷缩着身体,唾沫从嘴角不受控制的冒出。
  还被关在牢房里的娜奥米和帕尔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孩无力地躺在地上。
  瘦子一边享受着女孩的痛苦,一边哈哈大笑起来。
  另一个稍壮一点的男人看见这一幕,呵斥道:
  “你在干什么?这些家伙都是珍贵的材料,如果弄伤了你可承担不起。”
  瘦子无所谓的说道:
  “放心,我下手有分寸,不会留下痕迹的。”
  壮汉很了解自己同僚的性格,他继续喝道:
  “哼!给我好好工作,别搞这些小动作。”
  瘦子撇了撇嘴,不高兴地弯下腰,拖着贝妮塔的身体走向笼子。
  然而他没有低头,所以他看不到女孩虽然失去了行动能力,眼睛里却燃烧着让人无法直视的火光。
  这个世界一开始就是不公平的,父母抛弃她们,同龄人欺负她,黑心老板压榨姐姐。
  既然世界用不公平的方法对待他们,她为什么不能选择用同样的方式对待这个世界。
  壮汉和另外两个同伴,走到娜奥米的牢房面前。
  他拿出钥匙,接连解开锁头,推开房门,和另外两人呈包围状接近娜奥米。
  女侠盗冷笑一声:
  “胆小鬼。”
  壮汉呵呵一笑:
  “我可不会被你激怒,你徒手就杀了我一个同伴,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更何况,现在我是胜者,你不过是个奴隶罢了,即使你多傲慢也无法改变事实。”
  他还是很佩服这个能从这里逃跑,而且敢于从这里逃跑的女侠盗的,但是说到底,对方值得敬佩的也只有勇气而已。
  没有把握的行动只会招致失败,而失败的代价就是其双手的惨状,以及被脚镣拴住的双足。
  娜奥米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对不起,也许我不是胜者,但你肯定活不长了。”
  说话的同时,娜奥米用早已获得自由的右脚踢向她身侧的男子,而微微颤抖的左手则是强忍疼痛握住匕首,划向了壮汉的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