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87.为了复仇

  塔尼娅推开房门,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双手握住被子的白发少女,小心翼翼地说:
  “先生,大门有两个人来了,说是找你的。”
  赫文低头对伊妮德说道:
  “你待在这里不要动,我很快就回来。”
  赫文穿上黑色外套,示意塔尼娅回房间去,接着独自走到了大门口。
  帕尔和加里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赫文说道:
  “准备好了?”
  加里先说道:
  “我有一个问题想和你说说。”
  “什么问题。”
  加里神色中充满了怀疑:
  “为什么你不直接把伊妮德交给我们,那样一定能激起乔治的怒火,你是不是有什么私心。”
  赫文说道:
  “伊妮德是我的朋友,我只是和提尔合作,而不是他的奴隶,不需要为了他的利益牺牲一切。”
  加里有些愤怒:
  “提尔大人不会把任何人当做奴隶,但是为了我们的伟大计划,不管什么样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赫文微微侧头,好奇地问道:
  “你是不是没有朋友?”
  加里冷哼一声:
  “我不需要所谓的朋友,为了真正的伟业我愿意抛弃一切。”
  赫文反驳道:
  “不过有趣的是,提尔会长似乎也有朋友。”
  德西雷死的时候,赫文能够察觉到提尔那深邃且沉重的悲伤。
  加里愣住了:
  “大人?”
  赫文继续说道:
  “而且我提出这个计划,自然是因为这样做更好,即使伊妮德死了,也不可能让乔治发怒的,如果你连我们的敌人都不了解,还是少点开口比较好。”
  加里握紧拳头:
  “你说什……”
  帕尔突然说道,事实上他早就该开口了,只不过他想听听两个人能说出些什么:
  “别吵了,赶紧办正事。”
  烈火燃烧,空气扭曲
  地上开始凝结出一层寒霜,烈火熄灭。
  曜日升空,冰霜褪去。
  加里独自回到了弗斯大教堂,带回的是巴顿的死讯。
  敌人正是英兰斯骑士团。
  亚历克背对着加里说道:
  “你也知道吧,我是得罪人了才来这里避难。
  “说一些离经叛道的话吧,我其实不是很在乎教会的传统和坚持,什么遇到异族必需屠杀干净,什么原初之火不容质疑。
  “所以在这里我做了很多的让步,用龙晶石做教堂的主要装饰,派人去帮助骑士团消灭魔物,减慢布道的速度,不大肆从教众中收敛财富,把钱都用来开学校和救济会。
  “可是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教宗大人的安排啊,他一定很清楚这位乔治是个怎样的人,那个男人能够看透世界上的所有人,他知道乔治不会允许我将原初之火的力量扩散进英兰斯,所以他是想让乔治来解决掉我。
  “我不会让他如愿的。”
  亚历克站在教堂的中央,他已经在这里站了一天了。
  “还要感谢莱特先生的资助啊,让我能够买这么多材料,按着接近圣教堂的规模去私自扩建这里。”
  “竟然圣人能够同时击败那么多骑士团团长,那我用上救赎之火的力量,打败一个纯白骑士也不会是难事吧。”
  “愿原初之火永恒不灭,燃烧至万物的终末。”
  整座弗斯城的街道上都遍布着高大的火炬。
  如今它们熊熊燃烧起来,犹如宣告着战争开始的旗帜。
  接着瞬间,火焰全都向下收缩,火元素沿着地下管道直接到达教堂,涌入了镶嵌在墙壁上的粉红龙晶石。
  为了启动救赎之火仪式,亚历克已经在这里站了一天了。
  火元素在壁画和石雕上跳动,涌入站在了教堂中间的亚历克体内。
  这是原初教会应对侵略的最终手段,虽然比不上审判之火那样富有侵略性,但救赎之火能够向一位首席主教灌注强大力量,让他短暂的获得成倍的强化。
  而在改造成红衣主教所管理的非圣教堂的最高水准后,救赎之火仪式也能够让亚历克上升个两成战力了。
  “准备,攻击纯白之塔。”
  纯白之塔。
  齿轮转动,内燃机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
  纯白之塔的塔顶慢慢像绽放的白玫瑰一样打开,石屑飞溅,好在塔底附近已经被清空了。
  这里曾经是弗斯城最高的地方,所以不需要在意是否会有人能够看到塔内的情形。
  白龙伸展着身体,他用双足的爪子扣住塔楼的石壁,将上半身探出了高塔。
  仅仅几秒钟,巨龙蜿蜒的身躯就展现在了整座城市的眼前,宽达二十多米的翅膀高高张开,修长高傲的龙首睥睨着世间万物。
  白龙闻到了火焰的味道,正如莱特一开始告诉他的,原初之火在最近就会和他开战。
  英兰斯骑士营。
  巴顿当然不是亚历克的老朋友,但帕尔是,而他能让亚历克分不清自己和巴顿的区别。
  他不仅仅是亚历克的老朋友,还是白狮会会长最得力的副手,是纯白骑士的次席学徒,是举国闻名的吟游诗人,是杰出的悬疑小说作家。
  当然,他谁都不是,他甚至没有写过任何一部小说,做出任何诗句,但这些对他来说都不重要。
  他可以是任何人,但他只是他自己,一个孤独的复仇之魂。
  “帕尔大人。”骑士们向着乔治的次席学徒敬了一礼。
  帕尔举起长剑向他们回了一礼。
  “我的兄弟们!原初之火的教会刚刚进攻了我们,杀害了我们的同胞,残忍地夺走了的洁白骑士,伊妮德小姐的生命,现在乔治大人命令我带人去复仇,你们有谁愿意跟随我一起冲向教堂的。”
  “我!”
  人群的声音密密麻麻地爆发出来,响彻整个骑士营。
  帕尔露出了笑容,等到他们意识到自己杀戮的是无辜的教众之时,已经为时已晚,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在愧疚和不安的驱动之下,只会挥剑的更快。
  人类是何等的愚蠢啊,他们不仅仅迫害异族,还沉迷于同类相残。
  那么就让自己来带领这些愚蠢之人,做他们最擅长的事情——杀人吧。
  整座弗斯城的原初之火成员和信徒,是他祭奠自己同类的第一个祭品,但绝不会是最后一个,他终将摧毁整个原初之火。
  帕尔举起长剑,高声喊道:
  “为了正义!”
  骑士们跟着喊:
  “为了正义!”
  帕尔继续喊道:
  “为了复仇!”
  骑士们也跟着高声大喊:
  “为了复仇!”
  寄生者带领着众多骑士,向着弗斯大教堂浩浩荡荡的发起了冲锋。
  为了只属于他自己的正义与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