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3.瘦长鬼影

  吉米今年十六岁了,镇上他最敬佩的人是赫文。
  在他印象里,他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赫文就在镇子边缘搭了一间小屋。
  他的父母还曾跟他说那间小屋住着吃人的巫师,如果吉米不听话就把他丢给巫师。
  想到这,吉米笑了笑,赫文大叔不仅不是巫师,在他眼中,赫文就像是那种会挫败邪恶巫师阴谋的大英雄。
  吉米看了看推车里的红鹿,这只红鹿是为了庆祝吉米姐姐顺利考上大学,他特意准备的惊喜。
  他现在正打算将其藏在自己的秘密基地。
  吉米没有和赫文解释,就是害怕走漏了消息,他的父亲因为不太好意思麻烦赫文,已经去城里准备其他食物了,而这份红鹿肉花的钱也是吉米自己的小金库。
  想起姐姐,吉米不由地轻哼了一声,姐姐什么都好,就是老是觉得赫文叔叔没有自己口中那么厉害。
  “哼!”
  他可是亲眼见到赫文叔叔屋内的那些战利品,宽达2米的鹿角,巨大的熊首。
  更不要说偶尔来找赫文叔叔的那些人,个个都衣着光鲜,看起来就像是城里的有钱人,但是对赫文叔叔说话却也客客气气的。
  赫文叔叔以前一定是一位传奇冒险家,因为某些原因才留在这个小镇上生活。
  当然,对吉米来说最重要的,是赫文曾经呵退了欺负自己的恶霸,甚至让其心服口服地对吉米道歉。
  吉米想成为像赫文一样的人,能够让坏人退却的人。
  “咻!”
  生物在林中穿行的声音响起。
  吉米有些害怕的环绕了四周一圈。
  这条路被树木和灌木包围,平常走的人也不算多,但是因为有镇上的猎人和执法员定时清理的原因,这里应该不可能出现野兽的。
  “有人吗?”
  有如野兽的低吼响起。
  吉米连忙抽出腰间的短刀在,在这之前他从没真的用过这把刀。
  吉米大声吼道:
  “滚开!我不怕你!”
  一道瘦高的阴影出现在前方不远处的地面上,看起来吉米的吼声没有吓退它,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吉米吞咽了下口水,据镇上猎户的说法,不惧人类的野兽除了从小生活在荒野的那些,剩下的都是对自己实力有极强自信的猛兽。
  吉米看见了他无法理解的东西。
  一道修长惨白的手臂从阴影中伸出,手臂长的有些比例失调,既不像是人类的,更不可能是动物的。
  男孩不知道他是不是看到了幻象。
  他看见手臂的五指前端的指甲慢慢伸长,直到有十多厘米长才停了下来,指甲上还反射着月光。
  吉米相信那只手撕碎他不需要两秒。
  怪物渐渐从阴影中显露出了半个身形,吉米这辈子从未见过这种生物,也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
  这样的怪物不可能存在世界上,他再次怀疑起了眼前景象的真实性。
  半边的高瘦人影探出阴影,半弯腰的人影已经高达2米,惨白干枯的皮肤覆盖全身,而最重要的是,它露出来的半张脸没有五官,只有一个占了半张脸的巨大口器。
  “啊啊啊啊啊!”
  吉米终于崩溃了,丢下小车转身就跑,而惨白人影则不急不缓地拖着瘦长的身体,跟在吉米的身后。
  吉米奔跑的过程几次能听见口水滴落的声音,甚至他都感觉到了口器中喷发的气体穿过他的脖颈,但又好像只是吹过的风。
  他甚至不敢回头看一眼对方是否还在跟着自己。
  终于,他看到了屋子的光亮,他一刻都没有犹豫的冲入家门,狠狠地把门甩上,接着才转身看向窗外。
  一片寂静。
  什么都没有。
  吉米长吁了口气,就算他精神出现了问题,也好过真的有只怪物跟在身后。
  他的母亲现在应该还在店里工作,姐姐在城里读书,而父亲则是一大早就去采购东西了,现在似乎还没回来。
  吉米想了想,还是不放心,打算去后院的杂物间看看,那里放着他们家里唯一的一把大口径步枪。
  吉米走向后门,正打算开门,耳边却传来了一声沉闷的痛呼。
  声音一转瞬即逝,让少年再次怀疑起了自己是否产生了幻觉。
  几声响动从杂物间处传出,吉米转身就要向门外冲出,但是随即又停下了脚步。
  如果真的有怪物,那痛呼声是谁发出的呢?
  吉米不敢想下去,犹豫数秒后,他跑向父母的房间。
  他急急忙忙的在房内的抽屉里翻找,拿出一把已经落后多年的小左轮,手忙脚乱的上了子弹,再次冲回后门。
  吉米猛地在门口停下深吸了口气,低声说道:
  “你行的,吉米,想想赫文叔叔,如果是他,他一定会坚定地冲出去,赶跑怪物。”
  吉米打开后门,蹑手蹑脚的走向杂物间,在丝毫没有异样的杂物间前停了下来。
  吉米一手拿枪,一手抓住门把手,神色紧张却又坚定。
  “咔!”
  门从内部打开了。
  一个肥胖的身影出现在了吉米眼前,他险些就扣动扳机了。
  “老爹!你在这里干什么。”
  吉米父亲的身子挡住了这个门,男孩注意到里面一片黑暗,连备用油灯都没点。
  吉米没有放下手枪。
  胖老爹面无表情地说道:
  “小子,我早上不是出门给你姐姐买东西准备宴会吗?不放杂物间放哪里,到是你小子,怎么拿着手枪?”
  中年男人疑惑地看着男孩。
  吉米松了一口气,将手放下,问道:
  “老爹,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中年男人笑着说:
  “你小子是不是熬夜了,哪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只有我放东西的声音。”
  吉米如释重负的笑出了声:
  “有熬几天,我最近精神状态的确有些不太好,话说老爹你放东西怎么不开灯?”
  吉米父亲露出平常的教训吉米用的“严肃”表情,不过因为他肥肥的脸,他严肃起来一直都不能让人害怕。
  “灯钱不是钱啊?快给我滚回去睡觉,天天熬夜还这么多话。”
  接着男人踹了吉米一脚,吉米笑着躲开,快步跑了回去。
  等到吉米回到房间,拉上窗帘,熄灭灯光,中年男人才转身回到杂物间。
  仍然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