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46.美酒和阴谋

  提尔介绍道:
  “这位就是帕尔,帕尔,你应该已经认识了莱特先生吧。”
  帕尔是个年轻男子,光看外表只不过是二十多岁,但是身上的衣着打扮,以及神态却让人感觉到莫名的沉稳。
  帕尔微笑问候道:
  “早就听闻莱特先生的大名,像你这样善良慷慨的人,正是这个世界最缺需的一类人。”
  赫文才不相信他的话是出自真心的,但还是神色真诚的和他握了握手,同时也吐出一堆自己都不信的鬼话:
  “哪里?帕尔和提尔先生这样,宁愿隐藏在黑暗中,却还要给世界带来光明的人,才是最值得敬佩的无名英雄。”
  帕尔回道:
  “莱特先生,这次我们一起进行这次任务,一定能够顺利完成,特别是在有了莱特先生的帮助后,这件事情就轻松了很多。”
  赫文问道:
  “哦,为什么呢?我还不知道我们任务的具体细节。”
  帕尔温和笑道:
  “我们需要好好讨论一下这个问题,不过这里可不是谈话的好场所,要不我们去你家里聊聊,当然,不方便的话,私下找个地方也可以。”
  赫文知道帕尔是想要试探他,他无所谓地回答道:
  “我一般不喜欢在家里谈论公事,你找个地方吧。”
  帕尔应道:
  “好,我们白狮会毕竟也是光明正大的协会,自然有专门的隔音房间用作平时成员的享乐,我们现在就过去。”
  赫文跟着帕尔一起原路返回,回到了地面。
  不同于地底,白狮会建在街道旁的总会十分光鲜亮丽,装束奢华气派,红玛瑙和白宝石镶嵌在门框上,超现代的石雕随处可见,果盘里摆的都是不适合弗斯城气候的珍稀水果。
  来来往往的人都衣冠得体,不是小有身份的贵族,便是资产丰厚的富商,身上的饰品即使普通人努力一辈子也买不起一块。
  他们自认为精英,分享着美酒和见闻,言谈之中似乎不把王国的权贵放在眼里,对世界格局凯凯而谈,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所有人寻求的不过是他人对自己的赞同和认同,但讽刺的是,没有一个人打心底认同别人的观念。
  他们不但自诩精英,而且他们也只认为自己是精英。
  赫文推开门,和帕尔一起走向私人专间。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了过来,谈论的声音也渐渐消失。
  钦佩和认同的表情出现在众人的脸上。
  在场的人无一不为自己的权势和财富自豪,也正是因为如此,对于具有比他们更高的权力,更多的财富的赫文,他们会打心底的钦佩,认为他是个值得尊敬的人。
  毕竟如果赫赫有名的富商莱特都不值得尊敬,那么他们又算得了什么呢?一群孤芳自赏的小丑吗?
  赫文没有看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但没有人觉得他过于傲慢,因为他们也不会将注意力放在身份比他们低微的人身上。
  赫文走进房间,顺手带上了门。
  帕尔拿出放在冰块上的威士忌,给自己倒了刚好半杯,抬头看向赫文:
  “你喜欢冷的还是常温的。”
  “冰冻的就行。”
  帕尔也给赫文倒了半杯,接着拿出钢夹,取了两块干净的冰块投入酒杯。
  帕尔解释道:
  “我喜欢边喝酒边谈话。”
  赫文赞同道:
  “美酒是最出色的造物之一,每当过去我和同伴取得一次胜利,我们就要尽情地享用美酒和佳肴。”
  帕尔喝了口威士忌,附和道:
  “仅仅是一些微不可见的生物,和自然的果实相结合,就能产生这么奇妙的变化,要我说,酒是神明给人们的礼物,特别是那些迷途之人,酒能让他们忘却烦恼,放下自己身上的重担。”
  赫文好奇道:
  “给迷途之人的礼物?你对前方的道路产生了迷茫吗?”
  帕尔眼神迷离:
  “迷茫,不,我从不迷茫,我的目标一直在前方清晰可见,而且我也毫不动摇,只不过背负着如此重大的责任,我也会时常感到疲惫,而烈酒能够让我暂时忽视我的责任,享受片刻的安宁。”
  赫文举起酒杯:
  “敬我们的事业。”
  帕尔也举起酒杯:
  “敬我们的那终将实现的伟业。”
  帕尔放下酒杯,神情自然地问道:
  “你是为了什么加入我们的?要知道,提尔的计划其实十分难以实现,为什么你会被他打动?”
  赫文露出自信到有些傲慢的神情说道:
  “白手起家到我今天的地步,在常人的眼中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我却做到了,而且并不觉得困难。”
  靠着我的魔法金币袋,赫文心说。
  “如果有什么事情还能激起我的兴趣,提尔的目标多少算一个吧,他想改变这个世界,以及成为新的统治者,我不在乎他想做暴君还是英雄,但无论如何,我都能借着这个机会真正的站在世界的巅峰,俯瞰我们脚下的星球。”
  赫文此时就犹如最大胆,最贪婪的野心家一般,但是他的表情和姿态却能让人发自内心的相信他。
  “改变这个世界,我没什么兴趣,但是让这颗星球换一批统治者,倒算个不错的挑战,我会在这场风暴之中,凭借自己的力量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赫文结束了发言,帕尔静静地看着他。
  他沉默了数十秒才开口道:
  “你的话,真是让我心情复杂啊,但是即使是我这样的家伙,也能感觉到你那纯粹到不加掩饰的欲望和野心。
  “但我有个疑问,如果提尔没能成功怎么办?你从未考虑过这点吗?”
  赫文笑了笑:
  “我又能失去什么呢?金钱?那对我已经只是个数字。生命?我有把握控制自己的生死。这件事成功的可能性当然很小,但我会看着提尔的,也许他就是那个能够做到这一切的人。
  赫文调皮地笑笑:
  “而且你们现在还有了我、”
  帕尔无奈地微笑道:
  “我大概明白了,你是个疯狂的家伙。”
  赫文问道:
  “说了这么多,你还没告诉我,我们需要做什么?”
  帕尔声音低沉了下来:
  “骑士团内,有人正在和原初之火秘密结盟。”
  赫文表情惊讶地问道:
  “是谁?”
  帕尔神色严肃:
  “暂时还不清楚,但我已经锁定了人选,只有三个人有做这事的可能,分别是新的骑士团首席学徒梅奥,骑士团次席学徒伊妮德,还有骑士团副团长亚当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