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80.睁眼

  骑士团训练营。
  “伊妮德大人,您是要离开弗斯了吗?”
  一个套着骑士铠甲的俊秀青年被伙伴们推了出来,双手背在身后身,露出腼腆的笑容。
  “嗯,佩里,再过两天我就要启程回沃顿了。”
  佩里的笑容变得更加旺盛,伊妮德果然有在注意他。
  他一直都对自己的容貌十分自信,从小他就习惯被女孩子们围起来团团转,因此他对自己的伴侣也有着超出常人的高标准。
  他不久前才和伯爵女儿分手,用的理由是他们的身份实在差距太大。
  虽然这的确是真的,伯爵也不会放任自己的女儿和他这样的一个小骑士成婚,不过他分手的主要原因还是玩腻了。
  就算对方是他高攀不起的人物,没有和他结婚的可能,但只要能暂时的把对方压在身下,甚至只是占据她的内心,都能给佩里带来巨大的成就感。
  不同于上一任贵族小姐,他自然不敢和大法官的女儿有什么实际性的身体交流,但是如果能在伊妮德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他也足够满足了。
  这段时间内,他一直在伊妮德的周围徘徊,而且许多有关于他的正面事迹也在各个地方流传起来,为的就是给大法官的女儿一个不错的初始印象。
  加上自己这张漂亮清秀的脸蛋,像是伊妮德这样的大家闺秀很容易就会沦陷,也许出于身份的差距,她会心痛地拒绝自己的求爱,但是佩里相信自己一定会给这个女孩留下一段美妙浪漫的回忆。
  等到他在沃顿任职之后,和伊妮德的往日情分自然就会派上用场,说不定等到他地位足够的时候,他真的能够品尝一下大法官之女,洁白骑士的味道。
  想到这里,他不禁想要舔舔嘴唇,不过考虑到现在的情况,他还是努力克制住了冲动,表现着就像一个仰慕伊妮德的青涩男孩。
  其实和绝大多数人想象的不同,他真正渴望的不是伊妮德的容貌和身体,而是她大法官之女的身份。
  如果抛弃了伊妮德母亲的身份,佩里到是有兴趣玩一玩她的身体,但却不会产生多大的征服欲。
  而相反,就算她长着一副中上甚至偏普通的面庞,佩里还是会想让伊妮德陷入对自己近乎疯狂的迷恋之中。
  老实说,佩里甚至希望她长得更加普通,能略微有些肥胖就再好不过了,因为这就代表伊妮德会更加容易被佩里的手段所打动。
  不过佩里也是有备而来的,据他打听到的消息,伊妮德和她的父母关系都及其糟糕,这样的孩子往往缺爱,容易对成熟有主见的男人产生好感。
  佩里微笑着说道:
  “伊妮德大人,前往沃顿的火车上会经过很多寒冷的地方,我为你准备了一副大衣。”
  青年微红着脸拿出一个礼盒:
  “除了衣服,我还准备了一条项链。”
  他三个月省吃俭用存款的事情可是传得整个营地人人皆知,伊妮德不会在乎这个价格的礼物,但却会因为他的牺牲心生感动和不忍。
  他的脸比起同龄人还有清秀,所以成熟不是他的强项,但却能表现出一些主见和关心,他相信伊妮德绝对会为之动容。
  接着就是拿出杀手锏了,一段深情且真心的告白。
  正如佩里预计的那样,伊妮德也听过他攒钱的事情,为了同伴受伤的事迹,帮助老人的故事。
  这些天伊薇特不止一次的将目光转到他的身上,这也是增长了他信心的原因。
  伊薇特委婉地拒绝道:
  “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下。”
  佩里还没察觉她言外之意,继续说道:
  “为了您,我的公主能够展露笑颜,这些钱不算什么。”
  伊薇特继续说道:
  “不,这不合适,我不能收下陌生人的礼物。”
  佩里的笑容僵在脸上了,他甚至还没表白,伊妮德竟然就已经拒绝了他的求爱。
  但是他再次熟练的化被动为主动。
  悲伤和心碎笼罩了男孩的脸,他微微颤抖地说道:
  “好的,我很清楚我自己配不上你,但我希望终有一日,我能成为你的剑,为我的公主在战场上……”
  伊妮德皱着眉头:
  “闭嘴吧!”
  佩里脸上所有的表情都消失不见了,呆呆地说道:
  “您说什么?”
  伊妮德摇了摇头,她经常会看向这个男人,理由很简单:
  “我从十米开外就能闻到你身上恶臭不堪的气味,缠结在一起的邪恶欲望和卑劣念头。”
  伊妮德在和上次与赫文谈话后,渐渐地意识到了什么,如果这种能力存在与自己的身上,也许命中注定的,她应该接受它,运用它,掌控它。
  佩里往后退了两步,不敢置信地看着伊妮德,惊讶于对方是如何看穿自己本质的。
  伊妮德继续说道:
  “再我第一次拒绝的时候,你就应该扭头就走,但是你没有抓住这个机会。、
  “你利用花言巧语欺骗了不少人吧,。不过很遗憾,你将再也不能这样做下去了。”
  伊妮德抬起了头,俯视着佩里:
  “因为我会揭穿你的丑恶嘴脸,让所有被你玩弄过感情的女孩都会清楚你是个什么人。”
  佩里怒吼道:
  “为什么!我不过只是……”
  伊妮德手臂上的坠落之翼开始衍生,金属手套渐渐覆盖手掌,只是奇怪的是,手套的前端尖锐的有如利爪。
  她将食指上的利爪抵在佩里的脸上,一滴血珠从他的脸上流下。
  佩里看着伊妮德,她是发疯了吗!
  感受着臂铠传来的冰冷却令人安心的力量,伊妮德发自内心地微笑了:
  “你唯一犯的错,就是让我心生厌烦,你这可悲肮脏的地底蠕虫,如果你见过真正的伟大到令人心生惭愧的善者,你就会知道自己是多么狭隘龌龊。”
  说这话时,伊妮德心中的人影是赫文。
  佩里吞咽着口水:
  “但,但是就算你说出我是什么人,她们也不会相信的。”
  伊妮德感受着冰冷渐渐弥漫到她的心脏。
  她如同冰霜的微笑让佩里感觉到了寒冷和刺痛:
  “不,你知道她们会相信,不然我为什么会闻到你的恐惧。”
  佩里好像看到了什么冰雪恶魔一样,连争辩都不敢,颤抖着双腿转身就跑,让他远处的朋友们感到十分惊讶。
  伊妮德没有注意到自己渐渐发白的蓝色瞳孔,即使知道了她也不会在意。
  拥抱力量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妙,以往来自众人的恶念,窥视,丑陋的眼神,恶心的感情,都已经不值一提了。
  因为她是如此的强大。
  莱特也能理解她的吧,对于她所受到的不公命运,她那不曾吐露过半点爱意的父母,以及父母带着她参加各种宴会的时候,环绕在她身边的恶毒想法,她那饱受折磨的可悲童年。
  经历过比她更糟糕过去的莱特应该,不!是一定能够理解她,他不像那些庸俗丑陋的凡人。
  没错,他们是一样的,他们是同一种人。
  白龙睁开了眼睛,打探着陌生而又熟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