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17.洁白骑士乔治

  弗斯城是一座巨大的城市。
  这座冰雪之都地处柏尔兰王国南方,本应四季温暖,然而她却是整个王国最寒冷的城市。
  这里有超过六百万的人类生活,而且不同于柏尔兰的其他城市,此处的亚人种和非人类智慧生物及其稀少。
  即使在灯泡发明的今天,不管走到哪里,猎魔人和荷拉都能看见巨大的火炬。
  弗斯城的所有街道都耸立着两米高的火炬,这是火焰女神伽芙南的象征。
  原初之火,亦是终末之火。
  据原初之火教会所说,宇宙就是在一团烈火之中诞生的,而且也终将在一团烈火中消亡。
  其余教会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
  但这不能阻止原初之火成为这片大陆上不可撼动的几大教派之一,他们的信徒遍布多个王国,弗斯就是他们渗入柏尔兰的第一步。
  神圣的教堂主体结构金红相间,唯美且高傲的伽芙南雕像竖立在原初之火广场,宏伟的大理石像高度接近28.8米,即使多数巨人路过,也只能抬头仰视她的美貌。
  然而这个身高比起真神远远不值一提,上一代教宗重新解读圣火之经,推翻了之前女神身高2888米的说法。
  却而代之的,他声称,伽芙南的身姿足足有8个太阳那么高,现代天文学已经告诉了大家这是一个怎样的概念。
  如果她要屈尊来到凡间,要么制造化身,或是派遣使者,否则她将摧毁整个娥伦斯,所以就足以想象伽芙南是多么的伟大。
  如果要赫文来说的看,这纯属扯淡。
  但猎魔人知道,原初之火虽然在这座城市里势力庞大,但是他们远比不少数量稀少的另一个群体。
  猎魔人牵着小女孩的手,指了指那庄严的高塔。
  “赫文,那上面有神奇的法师吗?”
  “不,那上面有洁白的骑士。”
  柏格兰王国骑士团。
  巨龙曾有二十四根利爪,在她征战的一千年里,折断了六根,在她沉睡的那些一千年里,叛逃了六根。
  如今的柏格兰本应由十二骑士团和王国议会一同辅佐国王管理,但是由于国王暂时无法处理政事,现在这个国家的实际掌权者就是骑士团和议会。
  高塔之内。
  一个英俊的年轻男子注视着城市另一边的教堂,那是弗斯城内,高度仅次于这座塔楼的建筑。
  洁白骑士乔治身披白绒大衣,用睥睨的眼神俯瞰整脚下的城市。
  他的身后跪着四名银盔骑士,他们皆手持剑刃,全身着甲,低着头一言不发。
  他们都是乔治的弟子,不过老实说,在乔治眼中,他们没有任何一个有资格继承自己的衣钵。
  全非可造之材。
  乔治放下茶杯,转身看向自己的弟子:
  “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吗?”
  首席骑士学徒艾贝尔是一名身高一米九的健壮男子,他最先开口道:
  “最近副团长亚当斯在私底下有许多的小动作,甚至可能违反了骑士条例,事实上,自从他上任以来,一直都有意想要架空老师,暗自将整个骑士团都纳入他的掌控。”
  乔治重新倒满滚烫的红茶,轻轻吹了口气,茶水立即变得温热且合适。
  “你的看法呢?”虽然乔治没把这几个弟子放在心上,但说到底他们名义上还是自己的学徒,再加上他们的父母都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他也要做做样子。
  至少要让他们觉得自己真的有在用心教导他们,而他们听不听,那就是另一会事了。
  艾贝尔将惊喜压在心底,老师的表现让他觉得自己受到了青睐,他不顾身旁几人可能存在的嫉妒,自信地回答道:
  “亚当斯的这番举动自然是跨界了,再者说,骑士团上下一心,我们都是听着老师的故事长大的,不会因为他的收买就忽视团长大人。”
  说到这,艾贝尔停顿了两秒,语气微变:
  “但是话说回来,副团长在真正行动之前,也三番五次的试探过团长大人,我之前也有多次提过……”
  说到这里,艾贝尔看了一眼乔治,发觉他没有生气的迹象,才敢继续说道:
  “老师大人出于自己的考量和仁慈,无视了他的小动作,但他却得寸进尺,以为老师是在放任他,如果让他继续这样下去,虽然骑士们都品德高尚,不会背叛团长,但是却容易被干扰心思,为老师您忧虑,久而久之,也会影响团员们的士气和战力。”
  他的首席学徒其实天赋尚可,不输于第四学徒,然而却太多小心思,却又想的不够深入,乔治看久便渐渐生厌。
  乔治指了指次席学徒梅奥,这个弟子眼神忧郁,一头卷发让它看起来像是个落魄诗人更胜骑士:
  “你呢?”
  听见乔治询问梅奥,艾贝尔低下头颅,掩盖自己的失落,原来纯白骑士并非考教他一人。
  梅奥缓缓开口:
  “我倒是认为副团长的问题不大,他的确存在着逾越的痕迹,但是却无愧于骑士条例,所有的行为都出自善意,毕竟只有更好的聚集力量,才能更好的守护我们的人民,在他出现违反骑士条例和律法之前,我倒是觉得不用过多的干涉他的行为。”
  梅奥缓缓抬起头,适度的露出一丝丝狂热:
  “而如果他真的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以老师的能力,轻而易举就能拿下他。”
  乔治又喝了口茶,梅奥倒是比艾贝尔手段高明多了,一个崇拜老师,相信骑士团的传说,且将人民的利益放在骑士团利益之前的傻小伙形象就出来。
  这种人最讨迂腐且自认正义的骑士喜欢,而且那些阴险而自私的家伙也不会讨厌这种天真男孩,只需要编几个义正言辞的理由就能让他们全身心的奉献,又没有什么威胁性。
  但是这种人往往也是最不相信正义和公理的存在,也不可能相信世界上会有一群人为了一个傻傻的理想奋斗至死。
  因为他们自己就是自私至极的家伙,所以以己度人,自然会觉得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渴望权力和力量。
  这是乔治最讨厌的一种人,因为这就是他过去的样子。
  见到吾王之前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