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101.背叛与复仇者

  “你做了什么!”白龙对着提尔吼道。
  龙息划过的地方皆化作了冰雕,不管是老弗斯风格的古楼,还是高耸的哨塔,巨大的石砖在接触到白龙吐息改变了分子结构。
  石头并没有变成固态水,而是一种被称作冰的元素。
  提尔的下半身因为有裙甲的保护而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是裸露的胸口和头部都没能完好无损,冰元素渗入他的左眼和小半个胸口,在里面不断蔓延,无数细小冰刺形成的小虫不断在皮肉之下游走。
  提尔的荣耀闪烁,所有伤势都消逝的无影无踪。
  提尔说道:
  “你不是看到了?既然是跟随着亚瑟王征战的纯白骑士,你不会没有见过旧神之力吧?如你所见,我释放了它。”
  乔治满腔愤怒化作寒气向着他周围扩散:
  “你难道不知道这会造成多少人的死亡吗?旧神之力不是凡人能够驾驭的东西。”
  提尔回答道:
  “凡人?我可不是凡人,放心好了,这场战争瘟疫最多也就蔓延到附近几千米内,想再远也做不到了,今晚最多死个几万人而已,弗斯是个坚强的城市,能够承受这点伤害。
  “而等我以纯白骑士的身份统治这里之后,大家很快就会忘了这个痛苦的夜晚的,人类都是健忘的,我会确保这一点。”
  白龙要将他撕碎活吞。
  正因为见过旧神力量蔓延开来那惨绝人寰景象,他才清楚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那不是人力可以抗衡的东西。
  提尔刚刚一直都处于下风,虽然对方看起来根本伤不到自己,但那也是因为乔治不了解他能力的原因,如果他爆发出全力攻击自己,自己还是有不小的概率被直接杀死。
  相反,自己却根本没能对白龙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不过算算,也快到时间了。
  蓝色的光芒如同无数个巨大的萤火虫一样包围了他的上身,蔚蓝光球凝聚成了有着华丽纹路的银白色铠甲。
  这是提尔的勇气。
  提尔感慨道:
  “真是让人欣慰,加里没有背叛我,只不过短时间内我应该是拿不到战争之剑了。”
  战争是他最想要完成的献祭,这并非只是因为战争长剑有着提尔的至高权柄,蕴含着最为强大的神力。
  其实正义所拥有的力量也不逊色于战争,只不过并不只是正义短剑在拒绝着他,他也在拒绝着正义。
  那是他的神明背叛他们的象征,他仍然记得那糟糕的一天。
  他高坐在宽背石椅上,策划着用下一场圣战献给自己的神明。
  他看着地图,不断地挑选,这个国家早已在他们面前节节败退,只能委曲求全,那个国家更是在开战之前就已经投降,连反抗的想法都没有。
  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他们有着最优秀的将军,最坚强的战士,最聪慧的参谋,最虔诚的信徒,以及最强大的神明。
  他们战无不胜。
  所以他选择了个最合适的对手。
  一个欣欣向荣的国家,一个强盛无比的国家,一个讴歌英雄的国家。
  一个信仰奥丁的国家。
  这是他们遇到的最强大的敌人,也是他们经历过的最艰难的一战,他的大儿子在战争第三年死在敌人的刺客手上,他的二儿子在战争第七年死在了冲锋的路上,他的三儿子在战争的第十二年死在了对方最英勇的战士手里。
  他的四女儿在战争第十七年被间谍抓做人质,在他拒绝了投降的要求后,刚成年不久的漂亮女儿被奥丁的战士们折磨了七天七夜,身形变得如同一只返祖的野兽般可憎,甚至还被当做祭品献给他们的神明。
  他甚至不敢看那挂在墙头上的女儿一样,只是让恨意在心中不断回荡,随时间越发醇香,直到他站在敌人城墙上的那一天上,他会将之尽数发泄。
  不,他们并不是弱势的一方,奥丁的战士之所以会杀死自己的孩子们,不是因为他们处于优势,恰恰相反,正是因为他们的防线一再败退,才只能选择用这种方式来泄恨罢了。
  奥丁的战士们无力抵抗他们的侵略,胜利不过是时间问题,这场战争,就是他们有史以来最好的祭品。
  直到那糟糕的一天。
  他当时正站在攻城台上,他们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一定可以彻底击溃他们的敌人。
  虽然类似的主意他们已经想过很多次了,有的正如他们所想般顺利,有的则是毫无建树,但他们从未想过这一次能够这么成功。
  奥丁之子们完全溃败了,再强大的战士也只能如同丧家之犬般逃命,胜利的果实几乎已然到手。
  只要他吹响进攻的号角。
  这一战过后,他们的神明也将因此更加强大。
  他们的国度会永远屹立在大地之上,无人能够摧毁,无人胆敢挑衅,此处将是永恒之国。
  “大祭司,你再说一遍?”他转过身去,看着他最信任的男人。
  中年男人回答道:
  “神输了,从今往后我们就是奥丁的臣民,现在停下来吧。”
  他无力地辩驳道:
  “神不会输的。”
  大祭司摇摇头:
  “神不过是神,他现在已经是奥丁之子了,而我们也需要成为奥丁的臣民。”
  他冷笑着说:
  “臣民?你是说二等民吗?”
  大祭司说道:
  “大人,您的身份自然还是尊贵无比,将会成为仅此于奥丁之子的人。”
  他不屑一顾:
  “那我的是人民呢?他们要在往日的手下败将面前卑躬屈膝吗?我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大祭司叹道:
  “我的朋友啊,人是对抗不了神明的,如果你不停下来,前面的将是万丈深渊。”
  他甩了甩袍子:
  “即使是我的权杖黯淡无光,我的王冠掉入深海,我的白袍沾染泥沙,我都要继续向前,为了我的孩子,为了我的人民,为了我的封臣,甚至只是为了我自己。”
  大祭司问道:
  “即使注定失败?”
  他回答道:
  “即使注定死亡。”
  他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他被赶出了自己的国度,他不再被允许拥有过去的名字,他甚至被所有人一同唾弃。
  他受到了背叛,这背叛不是来自他的人民,他们只想要活下去,这背叛不是来自自己的家人,他们不过是看不见真相。
  这背叛来自于他的神,那战无不胜之人像条败家之犬一样将战争送给了他的父亲,感激涕零地收下了奥丁赏赐的正义。
  奥丁之子提尔背叛了他们。
  他抛开了权杖,丢下了王冠,舍弃了荣光,只穿着一身白袍继续前进,寻找着属于他自己的胜利。
  神明抛弃了战争,那他就拾起了战争。
  他又吹响了号角,这一次的敌人是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