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59.罪恶之火和白龙之子

  贝妮塔把衣服从桶里拿出了,晾了起来。
  她得在姐姐回家之前就洗干净衣服,擦干静被垃圾弄脏的脸蛋。
  她不想让姐姐担心,而且姐姐知道这件事情后,一定会把几个男孩都打一顿的。
  他们的父母肯定会因为这个原因记恨她们,到处说她们的闲话,如果发生了这种事,无依无靠的两姐妹会失去邻居的庇护。
  贫民窟从来都不是个安全的地方。
  女孩很了解,那些家伙也只敢嘲笑一下自己,再往自己身上扔点脏东西了,他们就连打人也只会疼两天,就连真正打伤自己的勇气都没有。
  带头的那个亚当斯不过是个懦弱的蠢货,以为欺负别人就能够得到尊重了。
  他除了厌恶,什么都不会得到。
  只再过一个月,她就要去弗斯第一高中读书了,到了那个时候,她会搬进学校宿舍,姐姐会住在莱特的家里。
  她们很快就能摆脱这里了。
  贝妮塔拿出姐姐带回的报纸,铺在桌上。
  女孩拿出笔和纸张,照着报纸上的照片画起了赫文的肖像。
  她还自作主张的进行了艺术添加。
  塔尼娅很喜欢现在的雇主,而且贝妮塔也知道自己应该感激他,所以她打算画一张赫文的肖像画送给他。
  虽然她知道这个完全无法和对方带给自己的比拟,但是她也想象不到那样的大商人会喜欢什么东西。
  如果有机会的话,她想在长大后再报答莱特先生。
  在这之前,她要先让姐姐过上幸福的生活。
  姐姐拿着画给莱特先生看的时候,一定会很骄傲和开心的吧。
  想到这里的时候,贝妮塔嘴角不禁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女孩稚嫩地抓着画笔,在纸上涂涂写写起来了。
  敲门声响起。
  女孩有些警觉地抬起了头,现在还没到塔尼娅的下班时间。
  女孩走到门前,看了看缝隙。
  外面站着一位男孩。
  亚当斯。
  贝妮塔生气地喊道:
  “你来我家干嘛?”
  亚当斯隔着门喊道:
  “我是来给你个投降的机会的。”
  贝妮塔语气凶狠地问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
  亚当斯得意洋洋的说道:
  “如果你明天开始当我的女朋友,我以后就不烦你了,一个月的女朋友,换一个月的停战,怎么样?。”
  虽然亚当斯不知道女朋友是干什么的,但是他看到很多大男孩都有女朋友,如果自己有一个的话,一定也会帅上不少。
  而想到这件事后,他脑海出现的第一个人影就是这个倔强的女孩。
  贝妮塔愤怒地说道:
  “你做梦。”
  亚当斯被拒绝后,愤怒和难受从心底涌起:
  “好,你给我等着。”
  男孩生气地转头离开,不断环视着街上的东西,想要找点方法报复让他难堪的贝妮塔。
  男孩在几条街道上不断游荡,足足花了半个多小时,才心满意足的拿起自己的武器,一块拳头大的石头,想要回到贝妮塔的家,打破她的窗户,给她点教训。
  他得意洋洋的抬起鼻子,感觉这个世界都臣服在了他的身下。
  男孩转过拐角,看到了一片熊熊燃烧的炼狱火海。
  纯白之塔顶层。
  已经有很长时间,没人踏足此处了。
  乔治扭了扭脖子,感受着久违的力量在体内流动。
  自从封印了这股亵渎的力量后,就再也没感觉世界这么拥挤了。
  如今的乔治已经不像平时一样优雅了。
  白色的鳞片覆盖住他全身,他比原来要高了大概三十厘米,身形修长到有些嶙峋了。
  冰蓝色的瞳孔似乎能喷出凝结冰霜的火焰,背后的两个隆起的鼓包似乎随时都会被撑破。
  他的五指变成了能撕裂山川的利爪,嘴里是能咬碎金属的牙齿,腹部有能够消化岩石的新胃。
  现任的十二骑士团只有三名传奇,虽然大家都说骑士团的传奇战力比其他传奇要强,但这个说法已经被活圣人打破了。
  活圣人以一敌二之后,很多人都好奇为什么还是没人直接对英兰斯王国发动战争。
  不少人猜测,引导亚瑟王成长的那位巫师仍然在这个世界的某处寻找换醒国王的方法,而他会庇护这个国度。
  也有人说,除了骑士团外,英兰斯还有着其他的强大力量,包括只忠于人民的阴影议会和半自由的巫师联盟。
  还有一种说法,现在的十二骑士已经是替换了不知多少代的新骑士,但世界上还存在着几名随着亚瑟王一同征战的骑士还有不少仍然活着。
  三个说法都是真的。
  乔治不清楚,还活着的二十四原初骑士有几人,也许是三个,也许是五个。
  但他知道有一个还在骑士团之中。
  那就是白龙之子,卑王伏提庚仅存的血脉。
  因为被亚瑟王的人格魅力折服,白龙之子学会了分辨是非,知道了善恶之别。
  他背叛了父亲。
  在最终之战时。
  黑龙,绿龙,蓝龙撕咬着邪龙的双翼,白龙跳上了邪龙的背后,扯下了父亲的血肉,红龙亲自撕碎了卑王的喉咙,掏出了他的心脏。
  他是半人半龙的邪王之子,最初的二十四圆桌骑士之一。
  他是乔治·潘德拉贡。
  赫文回到了家中。
  现在事情已经很好办了。
  提尔对他的能力有了新的认识,接着他会和自己一同商量出计划,然后计划会失败,却不会陷入完全的绝望,他不得不借用自己的力量,在这个过程中,赫文会引导他交出霜巨人之心。
  完美达成。
  他现在需要的,不过是等待时机,以及保持提尔对他的信任。
  正如他所想的,乔治已经将坠落之翼拿了下来。
  他还是选择拥抱了自己的过去,自己的身份,自己的血脉。
  还有自己的力量。
  他和亚历克将会处理提尔之外的所有白狮会成员,以他的能力,不可能出现意外。
  而赫文则会亲自面对提尔,并且问出来,他到底是从哪里听到的旧神之名。
  然后事情就简简单单的结束了,一如既往。
  敲门打断了赫文的思考。
  “莱特大人。”塔尼娅扭捏地走进房间。
  赫文转过身:
  “怎么了吗?”
  塔尼娅腼腆地笑着:
  “您说要和我的妹妹见一面,今晚您有空吗?你一定要见见她,她是个很可爱,很聪明的孩子。”
  赫文点头道:
  “当然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