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12.达洛特猎犬

  晨曦镇,奥格登·莱斯特一家四口全部失踪,疑似流窜的杀人魔所为。
  镇长菲尔德坐不安的在办公室中不断渡步:
  “那两个家伙跑哪里去了,不行,不能这样下去了,如果再没有人解决那个怪物,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被杀害。”
  菲尔德闭上眼睛,神情坚定:
  “只要做的干净,消息根本不会传出这个镇子。”
  他从架子上拿下大衣,取出抽屉的连发手枪插在腰间,急匆匆地走出办公室。
  半个小时后。
  赫文问道:
  “镇长不在吗?”
  治安官看着全副武装的赫文,有些惊讶于其着装之“豪华”。
  他回答道:
  “菲尔德刚刚出门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不过现在重要的是寻找犯人和莱斯特一家吧。”
  事情变得有些麻烦了啊。
  赫文摸了摸下巴,本来带着内森和彼得找到赫文的镇长是他最重要的线索,但他却在半个小时前离开了。
  难道是他们在这段时间里联系了镇长吗?但是他们应该猜不到赫文会主动追杀他们才对。
  还是他们有什么其他的计划?
  如果能直接找到镇长,问清他们的底细自然是最好,但就算镇长失踪了,他也有自己追踪猎物的方法。
  既然是猎人,自然有猎犬。
  赫文溜进了奥格登家中。
  猎魔人掏出粉笔,这种粉笔的材料自然不是碳酸钙,而是用多种魔物的脊椎骨研磨成粉末制作的。
  三两下画好了简易的魔法阵,并在中间放上一个巨大,且产生着诱人香气的肉块,赫文就站在一旁,用具有魔力的语言念到:
  “生活在非物质位面的不定形生物——达洛特,以火之名献上叛逆者的血与肉,呼唤你的降临,在此地追寻我的敌人。”
  随着咒语念出,用来画魔法阵的骨粉纷纷脱离地面,在半空中聚集成了犬科生物的骨骼形状,随着一声尖锐恶心的哀嚎响起,一只达洛特以猎犬骨骼的姿态降临于世。
  赫文不用这个方式寻找奥格登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达洛特作为猎犬存在的时候必须有所收获。
  猎犬没有丝毫停留,直接在空中奔跑起来,诞生于非物质位面的他们不会被物理规则所束缚。
  重力,温度,距离,一切对他们都毫无意义。
  黑目森林之中。
  内森正在向着镇外离开。
  放完狠话后,内森决定立马离开这里。
  虽然被威胁了很生气,但他又不是傻子,这个任务又不是非做不可,既然遇到一个有能力杀死自己的家伙,还把他狠狠得罪了一遍,他还不跑,难道是傻子吗?
  他可是高贵的碧蓝之血,绝对不能死在这种乡下地方。
  反正报复的事永远不晚,他又不什么时间都不能浪费的好人,只要回到亚伦城,不管是那个猎人还是他身边的女孩,他都有的是方法折磨了。
  即使那个女孩的母亲真是他惹不起的大人物,而且还知道了他们做的事情,他也不过需要隐姓埋名躲个几年而已。
  而一旦等到那个女孩离开了猎人,他就找上可靠的同伴,一起绑架他的亲友,用他们的生命来威胁赫文。
  到来那个时候,他还不是想怎么报复就怎么报复,他要在他面前一个个肢解他的朋友,家人,爱人,看着他在自己面前跪地求饶,留下悔恨的泪水,被自己肆意玩弄。
  想到这里,内森不禁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砰!
  一阵枪响打破了森林的宁静。
  剧烈的疼痛从内森身子一侧传来,他的右臂胳膊掉落在地,一阵可怖的撕裂感从伤口传来,不知为何,他明白了一件事情。
  他永远的失去了自己的右臂了。
  猎枪有些不满地在赫文的手上挣扎了一下,仅仅是一只手的灵魂不足以满足他的胃口。
  猎魔人好心地对猎枪劝道:
  “你不会想和达洛特抢夺猎物的,相信我。”
  内森看不见敌人的存在,源于未知的恐惧折磨着他。
  他对着周围的树木大喊道:
  “是谁?赫文吗?我已经打算离开这里了,你为什么还缠着我不放?”
  砰!
  他的左脚也离开了身躯,跌倒在地的内森伪装完全消失,露出了蓝色的皮肤,但往日带给他无限自信的碧蓝之血,在此刻也无法让他得到半点安心。
  而这一刻,他大概明白了那种撕裂感从何而来,正如赫文之前所说的,他有一把能够吃掉灵魂的枪械。
  已经丧失了行动能力和勇气的内森哭喊道:
  “求求你,别让他吃了我的灵魂,杀了我吧,杀了我吧,不要让那把枪吃掉我。”
  正因为知道的太多,内森反而比普通人更加恐惧,因为他真的知道,灵魂是存在的。
  赫文从树林中走了出来,他站在内森十米外,用着猎枪指着他的脑袋:
  “我说你答,如果你说谎了,我就对你开一枪,如果你一句谎话都没说,我就不杀你。”
  内森听到这话,重新燃起了希望,他本来已经只想要普通的死亡了,没想到竟然还有活着的可能。
  他没有去问对方说的是不是真的,即使赫文只是想耍他,他也没有任何筹码。
  “你的那个同伴去哪了,还有奥格登呢?”
  内森一愣:
  “他不是被你杀了吗?”
  赫文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追问道:
  “什么意思?”
  “彼得根本没有来找我,我不知道他在哪?”
  他没有说谎,赫文能够看出来。
  “那奥格登呢,你知道吗?”
  内森讪笑着摇摇头。
  赫文脸沉了下来:
  “你知道你体内的霜巨人之血,也就是碧蓝之血是怎么来的吗?”
  “额……”内森全力回忆到,“是成为核心成员,进行了仪式之后得到,但是在仪式之后我整个人都是失去意识的。”
  赫文问道:
  “如果你什么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放过你?”
  内森连忙说道:
  “我有很多用!我是白狮会的碧蓝之血,我是核心成员,知道很多古老的秘密……”
  “比如说?”
  “额,额,我知道有人正在企图复活古老的神明,好像是叫做什么阿萨神族的谎言与终末之神。”
  赫文打断了他
  “阿萨神族里可没有什么谎言与终末之神,好了,你自由了,他是你的了。”
  听到自由一词时,内森先是面露喜色,但是接着又陷入了恐慌和绝望之中。
  一只他无法看见的骨爪抓住了他的身体,让他失去所有的力气。
  “我诅咒你!我诅咒你!你将坠入地狱,受到永世不止的折磨,你会……”
  达洛特不满地看了眼赫文,似乎是在抱怨猎物变得不完整,不过他也没有过多的反应,拖着内森离开了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