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95.取出器官

  赫文将双手按在身后的墙上,轻轻用力,将自己的脑袋抽离墙内。
  他在星球重力的拉扯下回到地面。
  赫文轻轻地晃了晃头,将头发中的碎石子给甩到地上。
  加里露出笑容:
  “这才符合我的期待嘛,帕尔,你先对付亚历克,等我解决了这个家伙再来帮你。”
  帕尔无所谓地站在了亚历克面前。
  加里腹部肌肉全力地转动,他高举着手,向着赫文的方向空挥了一拳。
  “神说,凡背叛者,必被圣火灼烧七天七夜。”
  火元素和光元素在加里挥拳的过程中,从他的全身上下汇聚到手臂上,足以灼穿钢铁的光柱向着赫文的胸口射去。
  赫文德伦格感受着鲜血流动的美妙感觉,他已经太久没有呼吸过新鲜的空气了。
  所以他享受般地深深吸了口气。
  将整座城市的霜元素都在这个瞬间灌入了肺部,霜元素冲出肺泡进入毛细血管,随着血液冲入动脉中,接着注入心脏之中,最后从心脏流到身体的各处。
  赫文侧身躲过光柱,同时迈着步子向加里走去。
  “主说,凡亵渎者,必被光之长矛刺穿心脏。”
  加里沉下气,炽热的橙色光芒从他手中冲出,凝聚成长矛的形状。
  他知道自己一定能击败赫文,他不可能辜负提尔的信任。
  赫文说道:
  “刺穿心脏这句话可不太吉利。”
  加里没多废话,而是对着赫文发起冲锋,双手握紧蕴含着极度高温的光之长枪。
  赫文也轻轻向前一跃,两人都在以无法被凡人视网膜捕捉到的速度移动着。
  碰撞。
  整个世界在赫文的眼中都变得缓慢无比,加里面色坚毅地将手中的光矛用力地对着赫文的左胸推去。
  赫文用比光矛推进快上一点的速度伸出手,直接握住光矛。
  一抹淡蓝色的冰霜从他手掌处开始,顺着光矛的两端扩散。
  光被冻住了。
  咔嚓。
  赫文掰断了用光组成的长矛,再将膝盖撞进加里的腹部。
  “啊,你怎么可能……”圣徒吐了口胃液,不敢置信地看着赫文,“这么快。”
  帕尔见状轻松地从亚历克的交手中脱身,来到加里身旁,一把将他抛向亚历克:
  “换人!”
  寄生者摇摇头,明明实力不强,还要挑最难对付的敌人。、
  赫文提醒道:
  “加里打不过亚历克的。”
  帕尔扭了扭手腕:
  “我当然知道,不过他只要能够坚持到我击败你就行。”
  赫文虽然已经知道了帕尔是非人种族,但他还不清楚对方具体是什么生物:
  “即使是看到我刚刚的动作了,你还那么有自信吗?”
  帕尔对自己的速度颇为得意:
  “如果是我,刚刚能够做得更快,你……”
  赫文没等他说完,模仿着刚刚加里的动作,冲向了帕尔,在移动的过程中,一根冰矛也在他的手中瞬间成型。
  帕尔则是右脚后退半步,准备用身体的力量来接下这一击。
  除了接收同族的精神和肉体力量之外,他也有进行锻炼,而他的职业是武僧。
  用最强大的肉体和徒手格斗技巧迎敌的苦修者。
  赫文的眼神锋利的如同在天空盘旋的雄鹰,他单手握住冰矛,在帕里身前高高跃起,将矛尖对准帕尔,好像要飞扑过来将他撕碎。
  帕尔用双手同时的前后两处扣住冰矛,手臂上的肌肉暴怒着膨胀而起,双腿深深插入地面,冰矛的速度在他的手上变慢了。
  但是赫文单手握着的冰矛还是在渐渐地向着他的胸口推进。
  “啊!”帕尔一声怒吼,在变换能力和力量的支撑下,他的肌肉疯狂的蠕动,从体内生长到体外覆盖住皮肤,骨骼狂暴的生长着,器官也在体内游动。
  随着帕尔身体恶心畸形的扭动,他的身体扩大了整整一圈,不知道是肌腱还是肉虫的东西从他的大腿上生长而出,猛地扎入地面。
  赫文另一只手也握住了长矛。
  本来缓慢的刺击速度变快了数倍。
  帕尔面露挣扎,接着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放开了长矛,双拳向着赫文的左胸锤去。
  帕尔想要用一换一的方式逼退赫文,不过赫文仍然坚定地将长矛插进帕尔的胸口。
  长矛穿透了帕尔的左胸处,冰晶顺着伤口开始扩散,帕尔露出了笑容:
  “看起来我解决你也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啊。”
  赫文抬了抬眉毛:
  “你不在乎自己身上的伤口吗?”
  帕尔得意的说道:
  “按你们人类的话来说,我是变形怪的一种,而对我来说,你们人类的致命器官我也的确存在,不过我能够轻松地让他们在我的体内移动。”
  帕尔高声给赫文判了死刑:
  “也就是说,你的长矛不过穿过了一堆毫不重要的肌肉罢了。”
  帕尔故意没有用全力阻止长矛前进,骗赫文用双手握住长矛舍弃防御,然后再假装发力的制造肌肉缠绕在体表,将自己的致命器官悄悄移走。
  赫文的每一步都在他的计算之中。
  现在就是逆转胜负之时。
  他的右拳前端已经停在了赫文的胸前,在扭曲肌肉的推动之下,他的手艰难地滑进了赫文的胸口。
  抓到了!
  帕尔一把将赫文的心脏给揪了出来,高高举起:
  “哈哈哈,这就是人类的可悲之处啊,如此脆弱不堪。
  “其实我本来和你没有什么仇恨,可惜啊,提尔给出了一个我无法拒绝的条件,所以麻烦你死一下吧。”
  赫文面色如常的看着他。
  帕尔突然察觉到了不对,他看向手上的心脏,感受着手心传来的金属质感。
  他一把捏碎金属心脏:
  “这是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赫文感激地说道:
  “谢谢你帮我取出体内的异物。”
  人类之心就此黯淡。
  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滞缓巨人之心的跳动了。
  赫文之所以没有做出任何防御,一方面是因为他不需要,另一方面是,他正在进行更重要的攻击。
  帕尔想要将身体从冰矛中抽出了,但他却发现了自己似乎做不到。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后,他毫不犹豫地用力向后退去,强忍着皮肤裂开的剧烈疼痛。
  鲜血在帕尔的胸腔出流出,一个巨大的伤口在他正面像鲜花一样绽放开来。
  赫文手上的冰矛串着一个巨大的冰块,仔细观察能够看出,这块畸形冰团正是从帕尔身上长出的肌肉。
  以及少许沾染在肌肉团上的器官,胃袋,肝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