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86.原初之火的反击

  8月14日,星期一。
  “巴顿,还没找到吗?”亚历克面无表情地站在教堂中央,但周围的人都能感受到他体内的滔天怒火。
  帕尔回答道:
  “我们找不到任何诺娜女士的消息,就好像她是凭空消失的一样。”
  亚历克闭上眼睛,尽可能地平息自己的担忧和怒火。
  平息不了。
  他宽大的主教袍无风而动,耀黄色的火星不断从底下飞溅而出,他重新睁开眼睛的瞬间,双瞳就像两颗微型太阳一般爆发出了强烈的光芒。
  帕尔低下了头,和他错开目光。
  亚历克语气如常的说道:
  “我在诺娜失踪的地方发现了强大的魔力,能够制造这种魔力的人在这个城市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纯白骑士乔治。”
  帕尔说道:
  “怎么可能?难道英兰斯要和我们开战不成?乔治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亚历克叹道:
  “巴顿,当初只有你和诺娜肯和我一起来这个地方,他们除了怕得罪人之外,也是知道在弗斯建立教堂的艰难和危险。
  “敢于踏足巨龙的领地,就要化作烈焰回归女神的觉悟。”
  帕尔劝道:
  “可我们没有证据。”
  亚历克用好笑地眼神打量着帕尔:
  “怎么了,老朋友,如果是当初我们一起东征的时候,我们已经打上纯白之塔了!这么多年的安逸生活难道改变你了吗?难道让你变得懦弱了吗?”
  帕尔露出一个他自己明白是什么意思的笑容:
  “当然不了,老朋友,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如果乔治要抓诺娜,他为什么不更小心一点?也许他已经准备好了陷阱,等着我们自投罗网。”
  这件事当然没那么简单,但帕尔却让疑点转移到了乔治本人身上。
  亚历克沉思了一会:
  “你说得对,你有什么主意吗?”
  帕尔提议道:
  “既然他们抓了诺娜,那我们就去抓住她的侄女伊妮德,作为谈判的价码。”
  亚历克问道:
  “谁去?”
  帕尔回答道:
  “我去吧。”
  亚历克建议道:
  “带上加里吧,虽然那个家伙和我关系不好,而且脑子也有点不太好,但至少在对外的时候他还是很尽职的。”
  帕尔点点头。
  赫文的家。
  伊妮德记得每一件事,包括他亲自解决了伏提庚。
  每一个英兰斯国民从小就听过亚瑟王讨伐邪龙伏提庚的故事,而即使是强大的亚瑟王,也是极其艰难地击杀了伏提庚。
  而赫文在面对伏提庚的残魂之时,却显得异常轻松,虽然附在自己身上的只是一道残魂,作为寄主的伊妮德能够切确的感受到这道灵魂是多么强大。
  赫文德伦格,是莱特的真名吗?她总觉得自己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但每当她想要仔细回想的时候,都无法集中注意力。
  就好像有层透明的薄膜在她的脑海里,阻止她进行回忆。
  “赫文德伦格,这是你的名字吗?”
  赫文在水壶前等待着:
  “叫我赫文就好。”
  现在几号了。”伊妮德扯开身上的被子,从沙发上起来。
  赫文回答道:
  “8月14,你只是小睡了一会。”
  伊妮德捂住额头:
  “我有些头晕,就连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都分不大清。”
  赫文将烧开的水和冷水混在一起,将温水放在她的桌前:
  “先喝水,这是灵魂撕裂的后遗症,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将会伴随你终生。”
  伊妮德抱膝坐在沙发上,眼神睁大呆呆地看着赫文:
  “那要怎么治疗呢?”
  赫文重复道:
  “先喝水。”
  伊妮德用两只手一起抓住水杯,先是试探性地伸出舌头舔了两下,接着像只小猫一样就这一小口一小口的吸收着水分。
  这也是灵魂撕裂的后遗症,刚刚经历撕裂的人很容易产生自我认知障碍和错误。
  随着伊妮德不断舔舐着杯子里的液体,她喝水的方式也越来越接近人类,最后直接大口吞咽着温水。
  喝完水的伊妮德抬起头了,蠢蠢的问道:
  “怎么才能治好灵魂撕裂呢?”
  赫文拿着坠落之翼,不断地用手指在表面上敲击其表面:
  “已经治好了。”
  少女的小嘴微微张开,一脸不解:
  “可是我还没吃药啊。”
  赫文点燃一根蜡烛,烧灼着银色手环:
  “你刚刚喝的就是。”
  反应迟钝也是灵魂撕裂的后遗症,而且这种没那么快就能恢复。
  赫文将坠落之翼重新递给伊薇特。
  “在我们下次见面之前,不要戴上它,虽然理论上戴上了也没事,但还是小心为重。”
  伊妮德问答:
  “你要让我保管吗?”
  赫文说道:
  “即使我把他销毁了,也会有另一个坠落之翼被铸造出来的,你永远无法逃避它,在弄清到底是谁改造坠落之翼的之前,你尽量还是随身携带者它,不然他们一定会用其他方法让白龙之王在你的体内复活的。”
  伊妮德失落地说道:
  “也许是乔治和母亲……”
  赫文说道:
  “不一定,还有其他可能,他们对坠落之翼施加的改造十分巧妙,不仅能让白龙之王借助你的身体复活,而且还伪造成了其他功能,也许乔治和你的母亲都被别人骗了,不过你要警惕任何一个想让你戴上坠落之翼的人,包括你最亲自的人。”
  伊妮德乖巧地点头:
  “我会听话的。”
  赫文继续说道:
  “我已经重新修改了坠落之翼,任何人也无法能看出它和之前有什么不同,但是白龙的灵魂暂时无法通过它来吞噬你,只是这并非永久的,所以你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能戴上它。”
  伊妮德点点头:
  “我一定不会戴上它。”
  赫文补充道:
  “事情没那么简单,正如伏提庚所说,这的的确确是和你密切相关的宿命,在你的未来,一定会有很多事情会将你推向那无底的深渊,邪恶的计划会围绕在你的周围,你需要善用你的力量去与它抗衡。
  “宿命并非不可战胜,应该说恰好相反,所谓的宿命,就是摆在你面前,让你去征服与击败的困难。”
  赫文将坠落之翼重新递给了伊妮德,少女接过了她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