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2.猎人,女孩,猎魔人

  赫文从墙壁上取下猎枪拿在手上,抽出长刀背在身后,轻手轻脚的向着屋子后院处不远的一片白蜡树林走去。
  在树林门口,赫文压住猎枪的黄檀木枪托,不急不缓地子弹上膛。
  这种单发步枪虽然在近距离交火的时候略显弱势,但是如果击中了要害,就算是大型哺乳类动物也会直接倒地。
  天色已经昏暗了。
  赫文琥珀色的瞳孔渐渐放大,尽可能地接收周围的光线。
  一片阴影十多米外慢慢略过,液体和固体交织所发出的粘稠声音传入了猎人的耳朵。
  赫文不带感情的喊道:
  “出来,这是私人领地,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如果你继续动我就开枪了。”
  阴影似乎被吓到了,周围的树叶抖动了一下,接着它立马安静了下来。
  确认了对方能够听懂人类的语言,赫文继续催促道:
  “现在向着我走过来,如果你有什么动作,我就开枪打爆你的脑袋,你放心,我的枪比你跑的要快。”
  在沉默了数十秒后,不速之客从树叶的遮蔽下显出了身形。
  一个眼睛中带着许些雾气的女孩。
  女孩穿着打过补丁的布衣,看起来有很长时间没有清洗了。
  她轻咬着下唇,褐色的头发刚刚过肩,眼睛泛红,应该不久前哭过,粉嫩的小脸有着异样的红晕,似乎是有些冻伤了。
  赫文的眼中闪过了些许莫名的变化,在确认了什么之后,他走到了女孩的身前。
  女孩看见这一幕,被吓了一跳,面露犹豫之色,似乎是想要后退,却又不敢真的逃跑。
  “没事了。”
  赫文温和地安慰道,他将大衣脱下,轻轻盖在只穿了一件布衣的女孩身上。
  猎魔人露出一个尽可能温柔的笑容:
  “没事了,你安全了,没有人能够伤害你了。”
  女孩抽了抽鼻子,怯怯地小声道:
  “真的吗?”
  赫文重重地点了点头,坚定道:
  “嗯。”
  赫文摸了摸下巴,问道:
  “你的父母在附近吗?”
  女孩用力地摇了摇头。
  这就有些麻烦了,他不能确定这个孩子是离家出走,还是刚刚从什么坏人手下逃跑。
  赫文在女孩身前蹲下,低声问道:
  “你知道你家在哪里吗?”
  女孩语气有些不确定:
  “我不认路,我不住在这里。”
  “你离开家多久了?”
  女孩皱着细眉,思考了一会回答道:
  “很久……”
  赫文将双手搭在女孩肩膀上,放低了音量:
  “我接下问你的事情,如果你不想回答也可以,不用紧张,不过如果你能告诉我的话,也许我能更快找到你的父母。”
  赫文正了正神色,说道:
  “你之前是和什么人在一起吗?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听到这话,女孩突然张大了眼睛,神色中充斥着恐惧和痛苦:
  “我,我……”
  “没事,没事,你可以不用现在说出来,重要的是你现在安全了。”赫文连忙说道。
  女孩抬起头,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赫文,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现在安全了吗?”
  赫文轻拍女孩的背部,点头道:
  “没错,没有人能够伤害你了。”
  女孩冷静了下来,用微不可查的音量说道:
  “我记得,很挤,还有黑衣服的叔叔在外面走来走去,还有哪些穿白衣服的叔叔阿姨们……”
  赫文眯了眯眼睛。
  穿制服吗?看起来是个巨大,而且有规矩的犯罪团伙啊,难怪没有被人发现。
  女孩眼神中闪过一丝勇气:
  “还有,还有爸爸。”
  赫文心中一惊。
  “我七天就要见一次爸爸,他也是穿白衣服,但大家似乎都很怕爸爸。”
  赫文问道:
  “那你怕他吗?”
  女孩不敢开口。
  赫文心中不由伸出一股怒火,这算什么,折磨女儿的变态贵族或商人吗?
  “爸爸。”女孩犹豫之后还是说道,“爸爸,他会带我做些事情,用一些我不懂的东西碰我,有时候还会让我做些很困难的事情。”
  “什么事?”赫文已经无法掩盖他的愤怒了。
  女孩紧闭双唇。
  赫文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你不用说,对了,你为什么叫他爸爸。”
  女孩回忆道:
  “他第二次和我见面时,就告诉我他是我的爸爸。”
  赫文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
  “你记得你们见过几次面吗?”
  “89次”女孩说出了一个过度精确的数字。
  “每七天都见一次?从来没少过?”
  “嗯。”
  看起来是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家伙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他不止抓了她一个“女儿”。
  “你先跟着我,我再想想办法。”
  赫文一把握住女孩的小手,拉着她向自己的小屋走去。
  女孩轻轻地挣扎了一下:
  “坏人……”
  “坏人来了我也不怕。”赫文将女孩的小粉手握的更紧了。
  赫文还有许多问题没有问女孩,她的名字,她是怎么逃走的。
  但这些现在都不重要,最要紧的是女孩的精神状态,刚刚逃离一个地狱,她的精神状态必然极其不稳定,就像布满裂纹的瓷娃娃一般,任何轻微的刺激都可能让她陷入崩溃。
  不过即使对方现在追过来,赫文也不会有忧虑,猎魔人可不是他的第一份工作,不止魔物,人类他也知晓如何对付。
  晨曦镇后山处。
  雷电闪烁,不断照亮三人的面孔。
  尽管整个镇子都四季如春,但是唯有这座山经常被乌云和雷暴覆盖。
  镇长和两人皆在崎岖的山路上健步如飞。
  两位侦探体力充沛倒不让人惊讶,但是看起来有些微胖的镇长竟然也在山上如履平地就有些让人惊讶了。
  镇长转头向二人嘱咐道:
  “事实上,山上这位大师比赫文还要了解这片土地,甚至可以说比镇上的绝大多数人都要清楚。”
  高瘦侦探说道:
  “但是你一开始不打算带我们找他。”
  镇长点了点头:
  “因为我也没有把握请动他,之后的交涉也交给你们。
  “据说在我父亲年轻时候,这位大师就已经出现在了这里,而且他脾气古怪,喜怒无常,有着旧时代人们的特征。”
  高瘦男子好奇地问道:
  “既然他都这么老了,还能正常活动吗?”
  镇长笑了笑:
  “他可不是我们这些凡人,即使岁月也无法在他身上留下痕迹。
  “他是一位猎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