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81.这便是提尔的荣光

  精灵的寿命比人类的长上许多。
  德西雷已经562岁了。
  提尔独自一人站在老朋友的坟墓面前。
  他曾经有很长时间都是孤身一人,没有向谁吐露过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直到他在三百年前遇到了德西雷。
  当然,德西雷不是精灵的真名,不过这些年跟随着自己在世界各地,精灵也不知道换过多少次名字,他们甚至已经记不清那个才是他最初用的名字了。
  不同于用借口搪塞加里这些。
  提尔多次向德西雷描绘过未来他们将会建立的国度,每次他向精灵许诺他将得到的位置时,德西雷都只是笑笑而已。
  他无法实现诺言了。
  提尔很清楚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不如说恶贯满盈都不足以形容他,为了一直活下来,他所做的事情即使是最邪恶癫狂的魔鬼都会感到作呕。
  但他从未后悔过什么决定。
  不管是用别人的血液延续自己的生命,不论是出卖自己的亲人苟延残喘,亦或是背叛自己的神换取力量,甚至是将自己相爱数百年的妻子和她所在的整个城市献给邪神,让他们永远无法得到安宁和平静,变成扭曲的半有机生命在古老国度欢唱亵渎之音。
  他不以为耻,反而乐在其中。
  他没有苦大仇深的过去,没有必需达成的愿望,也未曾背负过无法述说的秘密。
  他只是单纯的渴望力量,享受着支配他人命运的快感。
  他只是不想有人能够站在比他更高的地方,他不希望自己会被别人随手碾碎。
  他不过是想要在那闪耀的金色宫殿有那么一席之地,他不过是想要和众神一同高悬于星辰之上,睥睨众生,无所不能。
  提尔品尝过最香醇的美酒,见过最盛大的宴会,参加过最惨烈的战争,得到过最忠贞的爱情。
  还有最真挚的友谊。
  他已经享受了所有凡人能够得到的美妙。
  所以他决定继续往前,就这么简单。
  如果向前的道路要他杀人,他就让双手沾满鲜血,要他背叛,他就辜负所有信任他的人,要他堕落,他就陷入最极端的疯狂。
  随着一年,一百年,一千年,数不尽地时间逝去,他也开始变得麻木了,杀戮和背叛不能让他满足,爱欲和肉体激不起一丝波动。
  他孤身一人在征服力量的道路上前进,看不见希望和光芒,像个不会停歇的机器一样运转。
  直到那个男人和他说了:
  “嘿,你想要前进对吧,那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他当时只是冷漠地看着德西雷:
  “嗯?”
  精灵讪讪地笑笑:
  “毕竟你把我从那种地狱里救了出来嘛。”
  提尔面无表情地撇了他一眼:
  “只不过是他们恰巧挡在了我前进的路上,所以就被全部碾碎了。”
  德西雷没有反驳:
  “理由对我来说完全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出现在了那里。”
  提尔感到好笑地说道:
  “你能够为我做什么?能够奴役你的恶人也被我随手杀死了,你的力量对我不足一提。”
  精灵回答道:
  “一切。”
  提尔当时只是觉得稍微有些有趣:
  “哦?你可要知道,我比那些奴役你的家伙还有邪恶万倍,这样的我,你也要追随吗?”
  精灵单膝下跪:
  “我早已见过深渊,这个污秽的世界不值得我去善待,但大人您值得。”
  提尔问道:
  “追随我?为了什么?仅仅是报恩吗,那么我将会辜负你。”
  精灵露出纯粹的笑容,牙齿在阳光下闪耀着洁白的光芒。
  他已经上百年没有笑过了:
  “不,我从大人的眼中看见了,你那足以让所有凡人胆颤的野心,那孤高而伟大的愿望。”
  提尔好奇地发问道:
  “你看的见吗?”
  精灵低着他的头颅:
  “大人,你的愿望足以让夜空的星辰黯淡,让雨后的彩虹失色,那是不能说出口的狂妄之言。
  “但我相信,大人你一定能够将其实现。”
  提尔拔剑放在他的右肩上:
  “那好,你要为了我的荣光而战,为了我的荣光而死。
  “从今往后,你便是我的荣光。”
  精灵这辈子第一次如此欣喜。
  提尔想起他那时的表情,不禁轻笑了一声。
  他这辈子从未后悔过什么决定。
  他也许会愧疚,会悲伤,会痛苦,但不会后悔。
  所以就像是他做过的所有决定一样,他不后悔杀死德西雷,就算离实现他对德西雷的诺言已经如此之近也一样。
  想必那个精灵也不会后悔,在最后一刻,他握剑的手已经不再颤抖。
  提尔重新站起,将酒倒在精灵的坟墓前。
  “今日,我们一同共饮,庆祝即将到来的胜利。”
  已无人回应他。
  他做了个决定,他本不该做的决定。
  “我将实现我的承诺,当我高悬于星空之时,我将会于那深不可测的海姆冥界中带回你的灵魂,即使身前是那可怖的死亡之主,我也绝不会退缩分毫,群星之中必然有你的一席之地。”
  这便是提尔的契约。
  提尔说过,他也这样认为,自己从不会后悔。
  如果需要背弃,他就会背弃。
  他想要什么,就会去得到什么,仅此而已。
  如果他想要友人重归身旁,他也会坚定朝着这个目标前进,不会被任何事物阻挡片刻,就和当初追求力量一样。
  提尔是一个不喜欢后悔的人。
  但他突然改变了自己的主意。
  他本想让莱特取代乔治的位置。
  但是他现在打算用他的鲜血和惨叫来祭奠自己的友人。
  提尔转身离去,无人能够阻挡在他前行的路上,因为他是提尔,他是最伟大的胜利者。
  提尔再次孤身一人出发了,一如既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