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40.无礼的客人

  塔尼娅并不知道刚刚走进屋内的是弗斯城的主教,就像她只知道莱特是个有钱的商人,在女孩的眼里,有十万镑就很富裕,有一百万就是了不得的大商人了。
  虽然莱特和亚历克的照片常常会出现在弗斯日报上面,但是50便士一份的报纸对她来说简直是天价。
  那可够她和妹妹一起吃两周饭了。
  事实上她得到这个工作也有些稀里糊涂,只是中介大叔说她符合什么条件,就被带来这里了,她可是看到了,她前一位应聘者给中介塞了足足5镑。
  这份工资有12镑每月,而且还不用交给中介,要知道她上一份工作是给贵族小姐做女仆,经常就被小姐拿木棍抽打,工资也才4镑一月。
  而这4镑里,中介要拿走2镑,而且小姐打伤她后给的十二镑医疗费还被全部扣下了,最后小姐出面,她才拿到5镑。
  而她也因此被赶了出来,本来只是想随便赶紧找个工交下房租,却没想到被从天而降的馅饼给砸了个正着。
  她甚至一度怀疑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潜规则,不过接触了那么多天,男主人也从未对她动手动脚,而是经常鼓励她和小女主人一起玩。
  “就像遇到了仙女一样。”塔尼娅低头自言自语道。
  送走了胖嘟嘟的男人没多久,又有一个瘦瘦的英俊男人来到门口。
  ‘莱特先生真是大商人啊,好多人来找他啊。’
  英俊男人的态度就不像刚刚那个胖叔叔笑呵呵,而是十分缺乏礼貌:
  “莱特在里面吗?”
  塔尼娅说道:
  “主人在的,我现在就去通知……”
  男人随手把她推开:
  “不用了,我自己能走。”
  塔尼娅连连后退几步,差一点就摔倒了地上。
  ‘这人怎么这样啊?不行,我要去通知主人。’
  赫文正在翻阅着弗斯日报,看着自己英俊的照片。
  一株小草戳了戳他的肩膀。
  “哦,我知道了,放他进来吧。”赫文毫不在意地说道。
  一个神情冷漠,穿着教士服的男人直接打开了大门,后面还跟着个气喘吁吁的小女孩。
  “莱特先生,呼,呼……”塔尼娅平复着呼吸,“他自己就闯进来了,我拦不住……”
  赫文摆了摆手,说了句:
  “没事,你先出去吧。”
  男子随意地坐在赫文对面,翘着腿:
  “我是加里,原初之火的神父,刚刚亚历克是不是来过这里?”
  赫文继续翻阅着报纸,连瞥都没瞥一眼:
  “是不是又怎样?”
  加里傲慢的要求道:
  “告诉我,你们谈了什么?”
  赫文又翻了一页报纸:
  “凭什么?加里先生。”
  加里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别以为你成为第十四位副手,就能和我们平起平坐,就算是其他副手,也只有帕尔一人我放在眼里,提尔大人不在意你的冒犯,但我可不会那么大度。”
  赫文放下报纸,侧着眼看了看他:
  “所以你觉得自己能够代替提尔做决定了?看起来你并不把他放在心上啊。”
  加里一把抓住赫文的领口,将他拉起身来,威胁道:
  “我不允许你质疑我对提尔大人的忠诚。”
  赫文充满讽刺意味的轻笑道:
  “看起来,你觉得自己有替提尔管理下属的责任,放心,下次开会他就会知道这件事了。”
  提尔是个很在意自己形象的人,不管这家伙是真傻还是假傻,都不会愿意让这事被提尔知道的。
  加里不甘地松开手,继续警告道:
  “你别以为亚历克那个老家伙能够保护你,我只用一只手都能把他打趴下,如果是乔治来我还点兴趣切磋一下。”
  赫文拍了拍领口:
  “小子,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
  加里不屑地笑道:
  “你不会真的觉得我是亚历克的下属吧,我是教宗派来监视他的,只要我想,随时能让这个城市的主教换人,即使你不告诉我,我也有其他办法。”
  赫文嘲讽道:
  “教宗派你来加入白狮会?”
  加里突然神色肃穆:
  “你根本无法理解,我是追随教义和女神行动,如果教会的管理层也腐败了,听不见女神的教诲,那么我就应该跟随自己心中的正义行动,提尔大人就是我心中的的正义,他绝对会让世界燃起正义之火。”
  赫文点点头,他懂了,这家伙是真傻。
  赫文嘲笑道:
  “如果你一开始态度好点,我绝对不会拒绝帮助我们的成员,可惜你似乎没把脑子带上。”
  加里没有丝毫后悔,而是冷着脸说:
  “尊重你?像你这样只会借助他人力量的蛀虫没有尊重的必要,反而是你,要好好学学怎么尊重一下提尔大人,不然我不介意让副手人数回到十三。”
  赫文无奈地摇摇头:
  “你又来了,你是小孩子吗?只会做出自己不可能实现的威胁?”
  加里面露怒色:
  “你……”
  赫文指了指门口:
  “走吧,我这里不欢迎你?”
  提尔冷冷地盯了赫文一会:
  “你可以等着看,看看我会不会真的动手。”
  说完,他立马转身就走,脚步急促。
  赫文有些好笑地目送他离开,对方就像个赌气的巨婴。
  如果自己的对手都是这种容易引导的蠢货就好了,为什么教宗会派出这样的人来干监视的工作,不怕暴露吗?
  塔尼娅悄悄地打开房门,伸进一个小脑袋:
  “莱特先生,那个坏人没有对你动粗吧,需不需要我去找警察?”
  赫文摆摆手:
  “没事,你回去吧,以后遇到这种人,不用阻止,我来处理就好了。”
  塔尼娅点点头,又问道:
  “莱特先生,你需要医生吗?打不过别人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你比那个没礼貌的家伙要好多了。”
  赫文无奈地笑道:
  “我真的没事,你要不要来摸摸我的身上,一处伤口都没有。”
  塔尼娅先是茫然的点点头,接着整个小脸都变得通红。
  “莱特先生,色……”想起不能骂雇主,她艰难地改口道,“色的话是不好的,这样是很……”
  “啊!”
  少女终于坚持不住,伸手捂脸地仓皇逃跑了。
  赫文重新坐好,拿起没看完的报纸,继续翻阅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