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33.夹缝和谎言

  赫文在夹缝中已经迷失了好几天。
  他一直都不擅长传送,不过一般情况下,他的飞行速度已经足够快了。
  不过好在他还有大把时间。
  时之沙有着许多的运用方法,曾经人们以为用这种材料能够回到过去,就算是众神都积攒了不少。
  当然最后这被发现是一场骗子,提出这个理论的家伙赚得盆满钵满。
  赫文身上也带着少量的时之沙,虽然这种材质无法让人跳出时间的长河,但是利用时间的夹缝进行传送不算什么难事。
  在夹缝中,除了能将半神轻易撕成碎片的时间风暴,以及神出鬼没的时间生物,一切似乎都和现实没有区别。
  然而在夹缝之中,如果掌握了技巧,可以在无尽的时空长河中穿梭,但是并不能到达进入之前。
  发生的已经发生了。
  他最多能往前走个一万年左右。
  两个世界的时间互不相关。
  赫文不论在这个混乱之地待多久,只要不离开,主物质位面的时间仍然是保持在他进入的时刻。
  所以他有时看似已经到了一周之后了,有时又好像在两天之后,但其实他一直都留在今天。
  所以只要到达你想要的地点,在到达正确的时间,那么你可以传送到任何一个地方。
  一只成年利维坦在他的上方游过,似乎是注意到了他,这种敏感的生物瞬间就转身游入其他世界。
  赫文身上闪耀着金色的光芒,在天空上高速穿行。
  夹缝中的时间是混乱的,所以时不时会他的时间会流动到他较为强大的时期。
  当过去和现在交错的时候,这股力量是真实存在的,但是这份来自时间的馈赠,暂时还不是他能够夺走的。
  赫文正跟在玛丽安妮和荷拉身后。
  金黄的火焰在赫文的眼中燃烧,他正在分辨回到主物质位面的通道。
  玛丽安妮死死抱着荷拉不放。、
  女孩问道:
  “大姐姐,你能放下我吗?”
  玛丽安妮漫不经心地敷衍道:
  “等等,现在还没安全。”
  “大姐姐,你要带我去哪?”
  玛丽安妮不耐地回答道:
  “别问了,这是为了你好。”
  荷拉从玛丽安妮的怀里挣扎出来,站在她的面前。
  玛丽安妮脸色一冷:
  “如果你在闹下去,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荷拉低着头说:
  “姐姐,你是坏人吧?”
  玛丽安妮脸阴沉下去:
  “你真是个聪明的小孩。”
  荷拉握紧双拳,沉默不语。
  自从遇到自己,赫文就碰到了无数的麻烦,骑士团的事也好,这个能够变形的女人也好,以及可能在追捕自己的坏人也好。
  似乎自己不断地将灾难和危险吸引到了赫文身边。
  如果自己就此消失,赫文会更加安全吗?
  荷拉说道:
  “姐姐,你能杀了我吗?”
  玛丽安妮先是感受到毛骨悚然,几乎就要转身离去了。
  但她怎么可以在这里停下来,距离她所追求的权力已经这么近了。
  玛丽安妮撕破脸皮说:
  “我劝你乖乖的听话,不让我就刮破你那可爱的小脸蛋。”
  荷拉低着头一眼不发。
  玛丽安妮舔了舔嘴唇:
  “杀了你?怎么可能?你可不准给我自杀,我还要用你去控制莱特呢,你可是有大用处的呢。”
  焦虑涌上了玛丽安妮的心口,她近乎强迫试的继续说道:
  “再说了,我也不是会无缘无故杀小孩的变态,只要你听话,莱特和你都会没事的,我想要的不过是……”
  荷拉已经听不见对方在说什么了。
  她背后的头发末梢已经变化成了数条有着明黄色瞳孔的毒蛇。
  毒蛇随着她的头发不断生长,能够杀死巨人的神经性毒素从毒腺推到牙尖,毒蛇的身形渐渐变得透明。
  数条无法被看见的毒蛇在玛丽安妮的脖颈附近环绕,寻找着适合下嘴的地方。
  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在响起之前,就传到了荷拉耳边。
  毒蛇消散在半空。
  “玛丽安妮,你在干什么?”赫文从夹缝中走了出来。
  玛丽安妮呆呆的看着赫文出现的方向,那边一直都是空无一物的,他到底是从哪里出现的。
  女人闪过挣扎的神色,向前一跃,一把抓住女孩,右手显出如深蓝色皮肤,放在荷拉的喉咙上。
  “不要过来,不让我就杀了她!”
  赫文坚定不移地走向她。
  玛丽安妮面露狰狞,难道她想错了吗,莱特根本不在乎她的侄女。
  如果会长知道自己的行为,她一定会比死还惨的,不如现在动手,杀死他们……
  玛丽安妮下定了决心,右手用力一扭。
  什么都没有。
  荷拉已经出现在了赫文的怀里。
  怎么可能?
  玛丽安妮死死盯着自己空无一物的双手。
  “我一定是太累了,对,对,只要回去好好睡一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玛丽阿尼露出接近崩溃的笑容。
  赫文从过去的自己暂时借了点幻象魔法。
  猎魔人没有立马就去询问荷拉发生了什么,而是把她抱紧怀里,转身向着家的方向回去。
  “赫文……”
  “嘘。”赫文伸出一根手指堵住了荷拉的嘴,“我都看到了。”
  荷拉轻轻把头靠在赫文的胸部。
  当赫文离开时,两个人影从赫文的身体里走出来,其中异常俊美的一位金发男子走向了玛丽安妮。
  玛丽安妮不是傻子,她已经明白了,莱特根本不是什么普通人,他之前对白狮会的不了解都是装出来的。
  金发英俊赫文停到玛丽安妮面前。
  女人双腿发软地说道:
  “你听我解释。”
  赫文温柔地笑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别害怕,别害怕,你还有利用的价值。”
  玛丽安妮身体颤抖着连连点点头:
  “对,对,对,我很有用的。”
  赫文将嘴凑到玛丽安妮耳边,用让她身体燥热的声音说道:
  “你想要的吧?”
  “什,什么?”
  “你想要支配别人,你想要不再被束缚,你想成为这个国家的女王,对吧,你的努力我都有看到。”
  玛丽安妮的眼中亮起了异样的光芒:
  “你看到了?”
  赫文露出让她目光迷离的笑容,玛丽安妮发现自己的目光已经不能离开他英俊的面庞了。
  “当然了,他们的偏见,他们的傲慢和嘲笑,你的付出,你的牺牲,我全都看在眼里了,我能理解你。”
  赫文的话语已经触动了她的内心。
  玛丽安妮目露惊讶:
  “你真的理解我?”
  赫文的双眼中流动着碧绿的光芒:
  “当然了,不仅仅是理解,而且我原谅你。”
  玛丽安妮这才发现他的话语比面容更有诱惑力。
  “错的不是你,是他们。对吗?”
  她知道的,她一直都知道的,错的不是她,是这个不公的世界,没错,他说的没错!
  玛丽安妮紧扣住他有着完美弧度的双手。
  “你想要做什么。”
  赫文真诚的说道:
  “我想要帮助你,白狮会给不了你的,我来你,通往真正的力量和权势的捷径。”
  玛丽安妮露出笑容,她觉得自己抓住了真正的机会:
  “我需要做什么?”
  “杀了艾贝尔。”
  女人点点头,伸出手想要碰触赫文的脸庞,然而还没等她碰到,赫文的身体就化作了光尘飘散在空中。
  一切就像一场美梦。
  以暴制暴,以恶止恶。
  这就是赫文的猎魔人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