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16.启程和追猎

  “莱斯特夫人,如果方便的话,我可以替你动手。”一道熟悉的声音劝道。
  猎魔人此时叼这一根雪茄靠在墙上,赫文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屋内。
  斧头握柄上的邪异光芒更加旺盛了,丽贝卡回答道:
  “我知道,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亲自动手。”
  看丽贝卡没有松开斧头的打算,赫文也没有继续劝道。
  奥格登看着丽贝卡的眼睛:
  “彼得我已经杀死了,等猎魔人解决了另一个人,你们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丽贝卡握着斧柄的手微微颤抖。
  “妮莉上大学的学费……”奥格登顿了顿,释然的笑笑,“算了。”
  “还有,对不起。”
  莱斯特夫人手起斧落,变形怪只有嘴巴的头部掉在地上,长着利爪,同时存在着人类和野兽特征的枯白身躯显现出来。
  莱斯特夫人出奇的平静。
  赫文看着17号的尸体道:
  “绝大多数的变形怪都不需要伤害他人就能改变形态,直接读取他人的记忆,像这种需要食人脑部的类型并不多见,当然了,他们也不可能对原主人的记忆如此感同身受,可惜了。”
  丽贝卡·莱斯特看向赫文,请求道:
  “您能否护送我们一程,我想带孩子们乘坐火车离开这里。”
  猎魔人问道:
  “去哪?”
  “沃顿,虽然这个奥格登是个怪物,但是真的奥格登也会这么提议道的,我想离开这座小镇,找一个不会让我回想起过去的地方。”
  “你们在那里能够活下去吗?”
  丽贝卡目露坚强:
  “没事,我可以联系我的父亲,虽然我和他关系不是很好,但他不会看着我活活饿死的。”
  赫文应下了她的请求:
  “当然,妮莉是我的朋友。”
  赫文又看向丽贝卡手上的斧头:
  “它是我一位老朋友的武器。”
  老朋友的武器?丽贝卡马上想明白了,这是一件遗物,难怪会被装在玻璃柜里,
  她立马不好意思地说道:
  “对不起,我不知道……”
  “不,不用,它已经很久没有喜欢的主人了,你可以带着它走,毕竟这个世道也不太平。”
  丽贝卡惊道:
  “这真的可以吗?”
  “它也不想被装在柜子里,不过切记,不用让它饱尝人类的鲜血,甚至最好一个人都不要。,毕竟杀人还有许多更简单的方法。”
  “好的,谢谢你,赫文先生。”不知为何,丽贝卡能感受到斧头上传来的欣喜之情。
  吉米插嘴道:
  “我不走。”
  “你说什么?”丽贝卡生气地看向孩子。
  吉米咚的一声,跪在了赫文面前:
  “赫文叔叔,我想向你学习猎杀怪物的技术,我想杀光这些东西,这些变形怪。”
  猎魔人看向吉米,眼神中没有一点意外:
  “我的猎魔技术并不适合传给寻常人类,再说了,你的母亲已经完成了复仇,你想干嘛?屠杀他们吗?难道那些不伤害人类的变形怪也要替你父亲的死赎罪吗?”
  “孩子,这不是战争,多数非人生物也不是邪恶的,你到底想做什么?宣泄自己的愤怒,还是掩盖自己的恐惧和无力。”
  男孩抬头看向赫文,他发现自己不太敢和这位猎魔人对视:
  “你如果不愿意教我也无所谓,我会自己找到方法的,还要,谢谢你救了我们。”
  妮莉则是抛下了平常的顾虑和矜持,走上前来抱了一下赫文:
  “我会想你的。”
  赫文牵着荷拉的手,把手镯重新拿回自己的身上,带着几人走出房门,看向远方。
  火车站上。
  荷拉和赫文两人,看着三人走上车厢,一起目送着他们变得越来越小,最终在轰鸣之声中消失在地平线上。
  小女孩紧紧地握住赫文的手:
  “我们接下来去哪?”
  她没有忘记赫文之前说要离开的事情,事实上,她记得赫文说的每一句话。
  “我要去白狮会的总会,弗斯城。那里可能有一件属于我的东西,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
  女孩没有丝毫犹豫:
  “嗯,赫文去哪,我就去哪。”
  太阳重新升起了。
  菲尔德回到了镇子上,他身边还跟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高大男人带着兽皮织成的帽子,穿着过于保暖的白色熊皮大衣,手上握着一个银质酒瓶,时不时就喝上两口。
  “小家伙,你要是骗我的话,我就把你的头赛到屁股里。”
  看起来也四十多岁的镇长则在一旁赔笑道:
  “大师,我只能保证我说的话全都是真的,我不是您这种专家,也不可能分辨的出来怪物的真假啊。”
  二人走到了巨熊的尸体处。
  猎魔人伸出被白色熊毛包裹的手臂,张开粗壮的五指:
  “盖那塔徳。”
  猎魔人眼中投射出蓝色的光柱,大手一挥,一只透明的巨熊就从原地出现。
  “带我们找到它。”
  镇长在一旁看的双眼发光:
  “大师,这个巫术是什么,这是熊的灵魂吗?人死后真的会去冥界吗?”
  猎魔人笑笑,在过去,所有人看到这些巫术都会视作邪恶,并且远远绕开,这个镇长的热情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这不过是它死前的愤怒构成的东西罢了,我们一般叫他野兽精魄,不过灵魂自然也是真的存在的,至于审判功过的冥界是否存在嘛,你最好还是多做点好事吧。”
  巨熊的精魄带领着两人走过了所有奥格登去过的地方,最后来到了一片白蜡树林中。
  猎魔人蹲在地上,原地嗅了嗅,开口说道:
  “一只变形怪,杀过人了,而且被一个和他相处了很长时间的女性杀死了。”
  镇长此刻真的有些被惊到了:
  “您只是闻了闻,就能够知道这么多吗?”
  猎魔人大师迈卡转头,用看傻子的眼神看向镇长:
  “什么闻了闻,我是问了这附近的生命精魄。”
  “额……”镇长尴尬的笑笑。
  镇长菲尔德问道:
  “也就是说镇子已经安全了吧,十分抱歉,猎魔人大师,让你多走这一趟。”
  迈卡好笑道:
  “我过去也有不少委托在我到达目的地之前解决的,说把你的脑袋拔下来只是开玩笑的,猎杀魔物本就是我们的指责。”
  迈卡露出了嗜血的笑容
  “而且,谁说怪物只有一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