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32.为了正义和公理

  一只依稀能分辨出身上颜色的亚龙种,从迈卡的身体内艰难地钻了出来。
  这是他猎杀的最强大魔物,即使是过了数十年,仍然没有完全消散。
  一条灾厄级食髓龙,在他找到其之前,食髓龙正在午餐中,整个村落脊椎和脑壳骨铺满地面,脑浆和骨髓从巨兽的牙缝中低落。
  他只差一点就死在了那里。
  但是如今,它残留下的不甘和愤怒变成了他最强大的武器。
  迈卡一个人踏出了房门。
  猎魔人没有废话,食髓龙精魄覆盖了他的全身,如同用龙鳞制成的铠甲。
  艾贝尔眼中闪过一丝凝重。敌人似乎比他想的还棘手:
  “马吉,埃德蒙,跟我包围他,其他人也一起上。”
  艾贝尔本身作为纯白骑士的学徒,战斗能力在荣誉骑士中也是一流的,埃德蒙是他父亲的人手,也有着不逊色也他的战斗力,马吉虽然不如二人,却也是个合格的荣誉骑士。
  而且他们身边还有着二十多位全副武装的骑兵和佣兵,只要迈卡一个不小心,也可能被他们伤到。
  猎魔人就站在原地不动,等待对方进攻。
  对他来说,如果是正面厮杀,杀光他们都不算难,但是如果是要拦住他们,他却并没有信心。
  只要让对方能够伤害到荷拉,他就失败了。
  如果一开始,他只是想着弥补一下自己带来的麻烦,那么现在他就绝对不能让他们碰到荷拉。
  一旦怪物品尝到鲜血和力量的味道,就很难戒掉了。
  而一只失控的变形者,除了纯白骑士,这个城市估计没几个人能够拦得住,而到了那时,至少会有数千无辜平民送命。
  二十多位骑士向着迈卡一人发起了冲锋。
  迈卡伸手抓向跑在最前面的家伙,想要将他的头部扭下来。
  艾贝尔超过迈卡的目标,用长剑阻拦着迈卡的攻势。
  利爪和金属交错,火花四溅。
  食髓龙精魄的尾巴游动,将一个想要冲进房内的骑士抽飞,金属铠甲陷入他的胸口,压断了他的肋骨。
  三位荣誉骑士包围了猎魔人。
  他们没有急着发动猛烈的攻击,而是借助着迈卡不能离开门口的限制,一点点的消耗着他的体力,剑尖在猎魔人身上留下一道道血痕。
  精魄虽然是食髓龙的生前的情绪和魔力构成的新生命体,但是仍然保留着部分本能。
  它配合着迈卡,精准的防御住任何一个他的骑士和佣兵的偷袭。
  但它的躯体已经太过迟钝了,不再像以前,能够挡住四面八方的攻势,时不时有刀刃划伤迈卡的身体。
  它几乎没什么智力,但是食髓龙精魄仍然能够记得曾经陪着这个男人大杀四方的日子,那个时候它常常能够食用其他魔物的尸体,战斗能力甚至比生前还要强大。
  但是不知何时,他们再也没有遇到其他魔物,主人又不允许它吸食人类的脑髓,它也渐渐越来越虚弱。
  有一把利刃绕过他的尾巴,刺向了主人的小腿。
  明明只要每年偶尔吸食几个人类,就能保证自己大部分的战力,它的小脑袋实在想不明白主人到底为什么拒绝这种力量。
  主人是放弃自己了吗?主人是不喜欢自己了吗?明明一直它都是主人最强大的精魄,主人却已经很久没有呼唤它出来了。
  利爪又撕开了一副铠甲,从敌人的胸口上挖下一大块肉。
  但今天它知道了,自己还是主人最信任的武器,而且这很可能是它最后一场战斗了。
  食髓龙的虚影朝着天空咆哮,尖锐的声音刺穿了几个敌人的耳膜,鲜血从他们脸部两侧留下。
  但没有一个人退步,在艾贝尔的带领之下,所有的骑士和佣兵都陷入近似疯癫的狂热之中,眼中只有迈卡和他的精魄。
  尖锐的尾巴再一次钻入一个人的喉咙,带出红润的鲜血,甚至留下了残影。
  然而食髓龙精魄知道,自己越来越慢了,魔力已经快消耗完了,如果这样下去,他们很快就会落败。
  但没事,它还有生命。
  虽然食髓龙精魄一直都不把自己当成生物,但它却拥有可以燃烧的生命力,这让它那颗不大的脑袋感觉到一丝不解。
  迈卡用手拉开马吉的剑刃,想要用拳头穿透他的腹部,但是埃德蒙的短剑却先一步靠了过来,逼迫着他后撤。
  而在双方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一具头上开洞的死尸悄悄溜进了屋内。
  玛丽安妮拥有天赋。
  如果没有加入白狮会,她也许会去当一位演员,她知道自己一定会是个好演员。
  玛丽安妮快速地恢复原来的样子,男性躯体出现曼妙的弧线,变换出来的伤口也消失不见了。
  玛丽安妮竖起一根手指在她性感的红唇前:
  “嘘,爱丽丝小妹妹,我是莱特的朋友,特意来救你的,不要出声。”
  玛丽安妮在荷拉反应过来之前就一把抱住了她,同时另一只手变得如同深蓝色,皮肤犹如被冻结的岩石一样。
  她挥拳打烂了墙壁。
  穿着银甲的骑士抱着女孩冲出旅店:
  “艾贝尔大人,我抓住荷拉了,我现在就把她送回去。”
  刚说完,玛丽安妮就向着远方跑了出去。
  艾贝尔面露喜色:
  “呵,女孩已经被抓住了,你也给我乖乖投降,我会尽可能不伤害爱丽丝的。”
  迈卡冷笑一声,扯动了胸前的伤口,传来一阵阵剧痛。
  他还是失败了,看来那只变形者已经没有可能过上平静的生活。
  他已经想清楚了之后会发生的事情。
  变形怪最终暴露了身份,为了自保,只能不断杀死其他人。
  直到她开始屈从于享乐的欲望杀人。
  罪恶和鲜血同时成为了怪物的动力和负担,她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怪物会杀死数千个人,逃离这座城市,即使最爱的人也不再信任她了,失去了枷锁的怪物将永远面对来自教会和骑士团永不休止的追杀。
  最终杀死了无数人的邪恶怪物终将孤零零地死去,正义再次得到了伸展。
  这一切仅仅因为荷拉不是人,如果厮杀的双方都是人类的话,根本不会有人被责怪,但是如果杀人的是其他智慧种族的话,她则会罪无可赦。
  不管她是出于自卫,还是有着多么让人同情的理由,非人种族只要杀了人类,注定就是邪恶的怪物。
  而人类则享有残杀同胞和其他非人种族的特权。
  猎魔人再一次举起了拳头,食髓龙精魄也张开了血口。
  对于一个猎魔人来说。
  如果不能死在猎杀魔物的过程中,那么为了正义和公理战死也算不错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