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25.赫文德伦格

  艾贝尔十分满意自己的表现。
  他一直秉持一种观点,那就是只要成为最后的胜利者,无论之前的手段多么卑劣,犯了多少错误,在敌人面前卑躬屈膝多少次,只要能达到最后的胜利,都不过是必需的代价罢了。
  而他的胜利只有一个,击败其他学徒,继承纯白骑士的血脉,再借着父亲的财富,成为能够撼动这个世界的权贵。
  在利益面前,没有绝对的敌人和朋友。
  “犯错了啊,本以为抓到了伊妮德和莱特的把柄,没想到他竟然会被任命为骑士团顾问。”
  在如今的艾贝尔眼中,莱特已经是他的仇敌了,如果说本来的对策是弥补的话,现在的对策就是摧毁。
  莱特已经是伊妮德的人,很显而易见,这位纯白骑士的侄女,已经眼馋了骑士传承很久了,这次莱特和纯白骑士的接触就是大法官的手段。
  没想到啊,没想到啊,那群家伙估计都想象不到,看似最没有威胁的伊妮德,才是他们最大的竞争者吧。
  艾贝尔可不觉得自己能够给出比大法官阁下还丰厚的报酬,要知道他的父亲可是一分钱都没给他提供啊。
  既然如此,双方已经完全站在对立面了,那么他就要想办法将伊妮德和她的支持者一同击溃。
  想到这里,艾贝尔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因为他已经有了一个完美的计划。
  大法官的女儿既然和母亲的关系差到了这种程度吗,就像是个脆弱的小孩子一样,那么就让自己,来斩断她最后的坚强吧。
  想必绝望破碎的伊妮德也是十分美丽的。
  而对于莱特,他也有不错的想法。
  哼,竟然将自己重要的家人带到弗斯来,这位商人似乎还是太过天真了啊。
  塔顶。
  乔治站在窗边,无数高大的建筑在这里往下看就好像密密麻麻的小方块,而在这座城市的另一边,庄重巨大的教堂附近行人匆匆穿行,工程师和工人都在那里聚集。
  伊妮德推开房门进来。
  “怎么样。”乔治拉上窗帘。
  伊妮德面色如常回答: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抽血了,这次分量还不如平常的。”
  乔治转过身来,衣角随风而动,手臂上的伸展着锐利尖刺的银白色臂铠,瞳孔中散发着幽深的蓝光。
  “你用了吧,你的天赋,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知晓伊妮德体内白龙之血的人,除了她们家族成员,就只有乔治了。
  也就是说只有乔治和她的母亲,然而现在要加上一个赫文了。
  伊妮德平静地回答道:
  “我没能弄清他有什么样的目的,因为他的情绪实在太过强烈,光是轻轻接触,我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掉下来。”
  乔治问道:
  “什么样的情绪?”
  “悲伤和痛苦。”
  “是为了他将要杀死的某些人悲伤吗?”
  银盔少女脸上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忧郁:
  “不,是为了曾经对他很重要的某个人,某个他失去的人”
  乔治微微侧头:
  “那么你觉得他是个怎样的人。”
  伊妮德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感慨道:
  “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会为了他人如此痛苦的人,不会是太坏的人。”
  乔治并不同意这个观点:
  “坏人也是有感情的,人类是种复杂的生物。”
  伊妮德说道:
  “反正我还有很多时间,我可以慢慢了解他,不过我还是更愿意相信他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人。”
  乔治没有去反驳少女的话,他深知和这个年龄的女孩不应该讲道理。
  纯白骑士褪下手上狰狞的如同龙首的臂铠,其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小巧精致的银环。
  乔治抚摸着手环,感受着体内喷涌而出的寒冷,语气充满了唏嘘:
  “这是我一位挚友送给我的礼物,叫做坠落之翼,它的功能也很简单,就是隐藏和压抑我身上的龙血。”
  乔治看了眼伊妮德:
  “如果是给你用,不仅能够完全遮盖你的龙血气息,甚至如果你愿意,它还能隔绝你的能力,让你像个普通人一样。”
  少女先是一怔,又无所谓地笑笑:
  “如果是给小时候的我也许能够改变很多,但现在已经太晚了,现在的我,除了这一身的血液,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乔治瞳孔的蓝光已经扩散到了整个眼睛中:
  “这也不是关键,我把它给你的原因是让你能够顺利的伪装,毕竟龙血的气息实在是太过明显了。”
  少女有些奇怪:
  “为什么我要伪装呢?”
  “也许很快就要开战了,如果有那一天,我希望你能赶快离开这里,回沃顿找你的母亲。”
  少女神色有些倔强:
  “我也能够战斗。”
  “不,我是怕你变成敌人用来威胁我的道具。”
  伊妮德没有丝毫情感波动:
  “到了那一天,你可以不用在乎我的生命。”
  乔治沉声道:
  “嗯,我肯定会的,我只是不想被你的母亲记恨而已,所以你就乖乖离去,不要给我添麻烦。”
  少女咬着嘴唇:
  “难道我连为自己的生死都不能选择了吗?”
  乔治露出嘲讽地笑容,眼中的幽光似乎要冲出眼眶:
  “连我都不能选择,连王都不能选择,你凭什么选择。”
  乔治脖颈处隐隐约约的露出了鳞片,他不耐烦地说道:
  “你走后,和他们说我不要来打扰我,我需要调整一下状态。
  “还有,如果你遇到了危险,可以试着按住手环,在心中默念我挚友的名字,运气好的话,他可能就在附近。”
  伊妮德疑惑道:
  “您的挚友是谁?”
  乔治露出追忆的神色:
  “那是我见过第三聪慧的人,仅在吾王和那个骗子之下。
  “吞咽魔物的地狱蜘蛛,越界者,离群之人,受污蔑者,高洁的牺牲者,十三位传奇猎魔人之一。
  “他以销声匿迹的代价亲手斩杀了猎魔人中的叛徒,叛徒曾被称作‘圣猎魔人’,如今出现在历史书上,享有赫赫威名的前‘众魔之主’,他是这个世界需要永远铭记的英雄。”
  “他就是赫文……”乔治张开嘴巴时,足以让岩浆凝固的寒气翻涌而出,“赫文德伦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