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50.劝说和安慰

  赫文和伊妮德将伊薇特送到了纯白之塔下面。
  伊妮德很聪明。
  她看向赫文:
  “莱特,我有个秘密。”
  赫文看了一眼她手上的臂铠:
  “什么秘密。”
  伊妮德摸了摸右臂,臂铠缩小成手环。
  “我天生就能察觉到其他人的情绪,这个臂铠是我刚刚得到的魔法道具,能够压制我的能力。”
  伊妮德诚恳地看着赫文:
  “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我会感知你的情绪,当然,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不会对你使用能力的。”
  其实之前在乔治的吩咐下,她已经使用过了,伊妮德心中不由生出一丝愧疚。
  赫文认真地看着少女的眼睛:
  “你问吧。”
  伊妮德深吸了口气:
  “莱特先生,你是个坏人吗?”
  赫文轻笑道:
  “我一直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不过以人类的普世标准来说的话,我还是算个好人的。”
  伊妮德感受着赫文传来的情绪,松了口气。
  “真的很对不起,突然提出这种要求,我在担心一些事情。”
  既然确认了莱特不是乔治所担心那些坏人,伊妮德有些事情就可以和他说了。
  少女神色严肃道:
  “莱特先生,我的老师告诉我,弗斯城很快就会爆发一场战争,一场以骑士团为目标的战争,到了那个时候,和骑士团有关系的你很可能会被牵连。”
  赫文有些惊讶:
  “战争?”
  伊妮德语气中有些担忧:
  “不是别国军队的侵略,而是图谋不轨之人掀起的战争,或者说是骑士团和邪恶之人双方的战争,总而言之,弗斯城很快就会变得十分不安全了。
  “我的母亲也很担心我的安全,所以她让乔治安排我回到沃顿,如果,如果你愿意的话……
  “如果你愿意,你和小爱丽丝可以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先去沃顿避避难,等事情结束后再回来。”
  赫文微笑着拒绝道:
  “不用了,我还有些事情必需完成。”
  伊妮德闻言有些失落:
  “这样吗?如果你需要让小爱丽丝避难,或者有什么需要的,一定要第一时间联系我啊。”
  赫文用拳头碰了碰伊妮德的肩膀,笑道:
  “放心,遇到了解决不了的麻烦,我一定会马上通知骑士小姐的”
  伊妮德的脸有些微微泛红:
  “莱特先生,别拿我开玩笑了,我说的事情真的很严重。”
  赫文连连应道:
  “好的,好的,骑士小姐放心吧。”
  银环重新延展,覆盖住伊妮德的右小臂。
  赫文突然问道:
  “很累吧。”
  少女身体僵住了:
  “莱特先生,你再说什么呢?”
  从伊妮德之前和他的谈话,赫文能够猜测出对方的能力是天生的。
  赫文有感而发:
  “很累吧,一直都能看穿别人的想法,人的真心话,不像语言一样经过粉饰,对一个孩子来说实在太过难以承受了。”
  伊妮德小声说道:
  “我已经不是孩子了。”
  “你曾是孩子,而且就算现在,在我看来你还是个孩子。”
  不健康的童年会让孩童过早熟,却又会让他们永远难以真正成熟。
  伊妮德应付式地露出笑脸:
  “不用担心我,莱特先生,我已经习惯了。”
  赫文摇摇头:
  “没有人会习惯伤害的,不是吗?”
  伊妮德低下了头,声音更加低落:
  “没错,但是我还能做什么呢?我能怎么样?忘记一切?原谅一切?笑一笑,然后就把所有过往的悲痛永远抛下,开开心心的继续前进吗?
  “我也想不再担心路过的陌生人会不会伤害,我也想真心的能够期待别人的善意,我真的很想很想这样子。”
  少女看向男人的眼神有着哀伤和冷漠:
  “我做不到啊,莱特先生。”
  伊妮德在心中默默叹气。
  莱特先生是个好人,也是个很温暖的人,但他永远无法理解自己,他都不能理解,像这样的安慰只会让她更加难过。
  赫文抓住了伊妮德的手臂:
  “没有人能够真的忘记那些刻苦铭心的冷漠和刺痛,欢乐也好,痛苦也好,失落也好,那都是你的过去,是你伊妮德的一部分,只属于你的伤疤与荣耀。”
  只有伤疤而已。
  赫文不打算也无法用语言治愈她。
  赫文说道:
  “你说的对,这是只能由你自己跨越的障碍,我的确帮不了你,不过我相信你。”
  伊妮德惊讶地问:
  “相信我?”
  赫文点头道:
  “我相信你终将战胜自己的过去。”
  赫文将她的手臂举起来,看着臂铠“坠落之翼”:
  “你把自己的能力封印住了吧,你是不是在试着摆脱自己对能力的依赖?”
  伊妮德惊讶于赫文从这些细节中看出了坠落之翼的作用,但更惊讶于他知道自己会做出决定,想要不借助自己的能力生活。
  毕竟在大多数人的眼中,感知别人情绪是无比美妙的天赋。
  赫文继续说道:
  “把拐杖扔掉,一开始也许会走得比以前慢点,但是久而久之,你就能跑起来了,我相信有一天,你失去了能力后,也能够正常的生活。”
  伊妮德摸了摸自己的右臂,展露笑颜:
  “嗯,我也相信。”
  赫文的一番话其实并不能解决伊妮德的根本问题,如果真有人用几句话驱散他人的忧愁,那这个烦恼就太过无足轻重了。
  不过是因为少女于对赫文利用她接近伊薇特的事实视而不见,所以给出的不值一特的回报罢了。
  伊妮德也是看出了赫文找她去火车站,就是为了创造和伊薇特偶遇的机会。
  所以伊薇特才问了他,他是不是坏人这个问题。
  如果赫文真的对伊薇特图谋不轨,作为两人的朋友她必需站出来阻止赫文。
  不过当赫文回答之后,她就不打算干涉赫文的行为了。
  赫文拍了拍她的脑袋:
  “继续前进吧,这是你自己的路,”
  说完,赫文就转身启程,正如同他所说的,在弗斯,他还有不得不做的事情。
  看穿人心的能力啊。
  如果他过去不曾拥有这种能力,结局会不会改变。
  猎魔人笑了笑。
  结局至始至终都是他自己选择的,结果也理所应当由他自己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