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7.死人

  “一个扭曲的男人,走了一条扭曲的路;手拿扭曲的六便士,踏上扭曲的台阶;买一只歪歪扭扭的猫儿,猫儿抓着歪歪扭扭的老鼠;他们一起住着歪歪扭扭的小屋。”
  赫文哼着小曲,拿着刻刀在猎枪上留下繁杂的花纹。
  猎魔人的生存的之道有很多种。
  赫文的方法算是让同类都厌恶的那种。
  对外他一直宣称,他是靠着智谋和知识,针对魔物的弱点设下陷阱,将它们愚弄至死。
  当然这不是他真正对付魔物的方式。
  比起这些,对猎魔人来说更重要的是能够伤害魔物的武器。
  而他的武器就是禁忌的知识和道具。
  所谓的禁忌可不是看起来吓人,对于猎魔人来说,只要能够消灭魔物,他们不会在意手段有多肮脏不堪。
  禁忌是能够引导人类变得邪恶和疯狂的事物,绝大多数天性善良的人都会被其污染,即使没有堕落,也会饱受精神疾病的困扰,最终在折磨之中了断自己的性命,亦或是陷入永恒的疯狂。
  甚至就连寻常的恶徒也难逃其影响。
  赫文露出了邪恶的笑容,举起猎枪:“哈哈哈哈,有了它,所有的魔物和恶人都倒在我的脚下。”
  不要误会,赫文并不是被禁忌力量影响,只是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会表现的比较自然一点。
  世界上还是有几种人能够完全无视禁忌力量影响的,赫文便是其中之一。
  猎枪的子弹混合了铅和银,不仅能够对魔物造成巨大的伤害,还能抑制潜在的自愈能力。
  而这把猎枪的枪托上铭刻了古老的咒文,不同于法师的魔法文字,这些咒文更加原始,直接,强大。
  如果有必要的话,这把猎枪能够吞噬敌人的灵魂,只不过一般人使用,往往自己的灵魂会先一步被吞噬。
  这是他的攻击手段,而他不需要防御手段。
  他不会死去。
  当猎魔人的那些年他也并非不死之身,他之所以不惧死亡的原因很简单。
  他已经死了有一阵子了。
  这些东西不是为了荷拉准备的,而是为了对付吉米见到的那个怪物。
  他打算先带着荷拉躲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在来计划对付那些囚禁她的家伙。
  “嗯,还得多做点准备才行啊,老猎魔人重新上阵可不能失手啊,不然可就丢脸了。”
  猎魔人在有怪物存在后,就启动了之前准备好的魔法阵,它就不可能进入这个小镇了,但是还有一种最坏的可能。
  那就是它已经在这个小镇里了。
  吉米昨晚彻夜未眠。
  他遇到怪物之后,他就很难睡好觉了。
  他并不是惧怕怪物本身,而是惧怕着一种可能。
  他甚至不愿意深入去想的一种可能。
  当晚,父亲用肥肥的身躯挡住了整个杂物间的门,不让他进入,他是否想隐瞒些什么呢?但是他为什么会想隐瞒什么?
  而且,为什么在他拉上窗帘,关上灯,躺在床上假装睡觉时,他的父亲却一直没有回屋,甚至整个夜晚,他都没有回屋。
  吉米问过了母亲,她那天因为太忙就在店铺里睡觉了,而这之前她有和自己的丈夫说过她今晚不回家。
  那么奥格登,吉米的父亲,绝不可能是在等待母亲。
  吉米将这件事的部分猜测隐晦的暗示给了他的姐姐妮莉,但是妮莉却也是不肯相信的样子。
  金发男孩按住眉间,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做些什么,他本来想和赫文说出自己的怀疑的,但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镇长赶走了。
  吉米安慰自己道:
  “至少我邀请了他来参加宴会,父亲也没有阻止,应该只是我太多疑了吧。”
  而在一墙之隔的楼下厨房,奥格登双目无神地拿着刀,处理着城里买来的牛肉,银白的刀刃精准的滑入肉中,将其分为近乎相同的数片。
  听到妻子丽贝卡走向他的脚步声,奥格登的脸上瞬间露出合适的笑容,兴致昂扬地说道:
  “我很期待这次宴会。”
  丽贝卡双手环绕着抱住丈夫的小肚腩:
  “呵,你看好的那个赫文,我还得好好考验一下他,替我们的女儿把把关,而且不管你多么喜欢他,都要尊重妮莉的想法。”
  奥格登抚摸着妻子放在他肚子着双手道:
  “当然了,我的小妖精。”
  丽贝卡红着脸捏了捏丈夫的肩膀,这是他年轻时对她的称呼:
  “哼,今晚让吉米和妮莉早点睡,我要好好惩罚一下你。”
  妮莉则在吉米的隔壁,回想着自己今天的行为。
  穿着睡衣的女孩有些疑惑,自己是否真的错怪了赫文。
  “不对,如果我真的误会了,他为什么不和我说,我明明还有好好问过他的,他却没有给我回答。”
  妮莉坚定了眼神,将白嫩的小脚伸到床边:
  “除非他给我认真的道歉一次,否则我绝对不会原谅他的,哼!”
  而在赫文家里。
  荷拉的头发被剪到肩部上方五厘米处,而且还完全染黑了,在穿上漂亮的白色礼服,和她之前完全判若两人。
  荷拉有些担心地问道:
  “这样子他们真的不会发现吗?”
  “当然,明天我带你去参加一个宴会,就当提前熟悉一下正常生活了。”
  荷拉两眼放光,兴奋地问道:
  “宴会,有很多好吃的吗,我从书上看到宴会有各种各样我没见过的美食,是不是还要跳舞,我可以和赫文跳舞吗?现在学还来得及吗?”
  “等等,等等,我们去的只是我朋友姐姐的升学宴会,是个私人宴会,你从哪里看来这些东西的。”
  荷拉露出无辜地表情:
  “架子上的书,你不在家的时候我一直在看。”
  “跳舞一般是对你喜欢的异性邀请的,当然了,也有更加纯洁的交际舞,但是像我和你这样不再一个辈分上的,一般是不会一起跳的,你要找和你一样年纪的人一起跳。”
  荷拉不甘地反驳道:
  “我也很喜欢赫文啊。”
  “两种喜欢是不一样的,唉,太难和小孩子解释这些了,算了,你以后就会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