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20.今夜好梦

  艾贝尔面露怒容:
  “我已经把房子让给你了,你还想怎样?”
  赫文反驳道:
  “不不不,艾贝尔先生,你是把本属于我的房子还给我了,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真是有够好笑的,这就是纯白骑士的学徒吗?”
  一边的胖男人整个人都僵住了,他已经在考虑自己的坟墓要选在哪里了。
  而他身旁的丽莎倒是很开心,如果是赫文买下房子,那么她就能拿到奖金,毕竟她不和客人上床,想要赚到妹妹的学费只能看运气,她不想失去这个机会。
  等到借口的艾贝尔终于忍不住了,怒笑威胁道:
  “你竟然侮辱我的老师,你需要和你的小东西去监狱了呆一会了。”
  赫文摇摇头:
  “现在的骑士学徒连骑士条例都不遵守了吗?侮辱女性和小孩,还有永不暴怒也打破了。”
  艾贝尔一惊:
  “你知道骑士条例?”
  但是艾贝尔还以为对方是骑士团内部成员,但转念一想,现在骑士团的人有哪个会把骑士条例当真的,他应该只是从哪里听说了条例而已。
  赫文装出愤怒的样子:
  “本来我还打算和纯白骑士谈一笔大生意的,现在看来,原初之火可以考虑修整一下教堂了。”
  听到这话,艾贝尔真的有些慌了,原初之火得到资金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坏事,但重要的是,如果乔治知道是他让一笔钱从骑士团流到原初之火的话,他在老师心中的地位将大大下降。
  在一瞬间,艾贝尔甚至想要将在场的人全部杀掉,但是理智告诉他这并不能解决问题,他只好深呼吸几口,露出笑脸,看向荷拉:
  “对不起,小妹妹,刚刚大哥哥说话有些不礼貌,十分抱歉。”
  荷拉看向赫文,征求他的意见。
  赫文点点头,装出一脸满意:
  “既然如此,也许可以考虑一下让骑士团和原初之火一起谈点生意。”
  赫文本来就没打算只和骑士团谈,既然要做赚钱,自然要赚所有人的钱。
  “话说回来,我还未请教您的名字。”
  “我叫莱特,这是我的侄女爱丽丝。”赫文指了指荷拉。
  艾贝尔重新露出和煦如同春风的笑容说道:
  “很高兴认识你。”
  等到艾贝尔离开,周围没人后,荷拉才看向赫文:
  “爱丽丝是我的新名字吗?”
  “一对假名而已,我要在这里做点事情,你这段时间也在别人面前也叫我莱特。”
  莱特是个假身份,在他拿到霜巨人的心脏就能够抛弃了。
  荷拉似乎对改变称呼一事接受的有些困难:
  “好的,赫……莱特。”
  赫文带着小“爱丽丝”进到了别墅之中,他让荷拉先去屋内看看,自己独自一人来到了庭院。
  他从怀里拿出一段小白蜡树枝,插在空地上,蹲坐在其前。
  “特拉希尔,为什么即使你什么都不做,也会不断有麻烦找上门来。”
  树枝轻轻摇晃。
  “所有人不断的往上爬,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安心吗?但事实上在变强的路上死亡的概率远大于平凡的生活。
  “是为了享受吗?美酒,床榻,权力,这些东西曾经对我来说如此唾手可得,可我却懒得向它们多看一眼。”
  树枝又摇了摇。
  “的确,高坐云端的感觉让人着迷,不过现在已经不是我们的时代了,说的好听点,我是隐姓埋名的神秘怪人,说的难听点,我不过是被时代淘汰的老家伙罢了。
  “不过话说回来,我就算只是当个普通的猎魔人,杀一些没有智慧的普通魔物,他们却还是找上了我,把我的心脏挖了出来,埋在了不知道哪个地方。
  “我甚至都不认识那些家伙,如果不是因为我是第一个目标,这个世界估计已经魔物肆虐了。”
  赫文轻叹一口气,昏暗的阳光散落在他的身上,白蜡树枝也轻轻靠在他身上,用自己的行动安慰这位猎魔人。
  女孩推开房门,看着靠在一颗小树上生长出了数根翠绿的枝条,轻轻扶住沉入梦乡的猎魔人。
  女孩不知道赫文有过什么样的过去,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自己伸出援手,但女孩知道,是他救了自己,从那个不见天日的地方。
  不是那个打破牢笼的女人,不是那个路上遇见的骗子,也不是那无数对她视而不见的家伙,是赫文。
  赫文没有执着于她的过去,她只要露出不想提的表情,赫文就再也没有问过她了,荷拉知道,赫文是在等她自己说出来。
  但她已经决定了,除非赫文再问一次,她绝对不会开口的。
  如果赫文也丢下她,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女孩蹑手蹑脚地走回屋内,抱着一团比她还大的棉被,慢慢地走到赫文身边,轻轻盖在他的身上。
  女孩又回到屋内,重新拖了一团小一点的棉被出来,扑在赫文身旁,自己悄悄钻了进去,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