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37.加入白狮会的大家庭

  艾贝尔死了五天后。
  赫文跟着玛丽安妮来到了白狮会的真正总部。
  一处巨大的地下洞穴,石壁上闪耀着通明透彻的蓝光。
  十二道黑袍人影已经围在了桌边,而一位身上只披了件白袍的温雅男子独自站在桌前。
  男子露出一个充满感染力的笑容,对着跟在玛丽安妮身后的赫文说道:
  “欢迎你成为我们的伙伴,莱特先生。”
  赫文点点头:
  “我很荣幸。”
  白袍男子的表情仍然温文尔雅,声音却有了些许狂热:
  “你应该知道了,我就是白狮会的会长提尔。”
  赫文的脸色有稍许古怪。
  提尔挥舞着双手,热情洋溢的发表自己的演讲:
  “这个世界已经被污秽的邪恶和不公占据了太久,我想要实现正义,真理,和公正,我想让世界每个人都能够享受到平等的权力。”
  “而这件伟大计划的实现,绝非一朝一夕,简简单单就能完成的事情,你的加入对我们有巨大的帮助。”
  赫文拉开第十四张椅子,安然坐下:
  “请恕我直言,我是个商人,所以比较庸俗,你描绘的未来的确很美好,但是我想问一下,你打算如何实现这个愿景呢?”
  提尔微笑道:
  “不公和邪恶来自社会制度以及统治者,所以我打算消灭他们,然后再集合世界上的所有智者,研究出真正公正的制度。”
  赫文反问道:
  “你怎么消灭一个会源源不断产生的群体,而且你又怎么阻止新的统治阶层被腐化。”
  提尔毫不动摇地回答道:
  “等到我们聚集了全世界的智者后,他们自然会研究出一个合理的制度,至于统治阶级被腐化,你不用担心,换血的神奇超越你的想象,我会一直活下去,直至和我的子民一同迎接毁灭。”
  赫文质问道:
  “那你又怎么解决自己被腐化的可能,要知道权力可是一位毒药,无人能敌。”
  一个愤怒的声音从一旁响起:
  “提尔大人不可能堕落,你最好把那句话收回去。”
  提尔抬手制止了男人的威胁:
  “不要愤怒,你忘了我教导你的了吗,帕尔?我们的新成员并不了解我,有这种想法也很正常。”
  提尔又重新看回赫文说道:
  “这个问题我无法和你解释,但你在未来了解我后,你的疑问也会消散。”
  原来他也没想清楚应该怎么做,而所谓的智者也无法跨越现实的桎梏这一点也没有想过,他估计也不打算承担可能出现的秩序崩溃。
  赫文抽抽嘴角,他可不相信真正的圣人会躲在地洞里,成立一个看起来就很诡异的隐秘组织:
  “好的,那我还有一个问题,你打算如何成为世界的统治者,掀起战争?那样不也是一种邪恶吗?”
  提尔自信地回答道:
  “这就是我们需要你的原因之一,我们打算一个个替换掉世界上的权贵,为此我们需要通过换血技术得到能够变形的能力,但是先行者联盟开价太高了,加上对换血技术的改进也需要大量的钱,这也是我们需要你的原因。”
  赫文问道:
  “哦,先行者联盟?”
  提尔轻蔑一笑:
  “一群没有底线的疯子罢了,自认为能够以凡人之力破解神明的秘密,不过我们暂时还需要他们的帮助,他们抓了大量的变形怪,通过研究他们得到了不少变形的秘密,做出了变形血清。
  “事实上,在变形技术的研究中,我们就是他们最大的支持者,我们通过投入大量的金钱和帮助他们抓捕变形怪,换取他们最新的变形技术,只要继续支持下去,他们总能做出完美无瑕的血清。”
  所以正义和公正只属于人类吗?赫文在心中默默摇头:
  “这个我也懂了,但是即使是通过替换他人掌握权力,也会害死无辜的人吧。”
  提尔不屑地说道:
  “所有的权贵都是罪恶的化身,他们都罪该万死,即使有无辜的人,那也是必要的牺牲,能够成为实现这般伟业的基石,他们也会感觉荣幸的,你是个商人,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一点吧。”
  赫文点点头,所以说大量无辜民众的牺牲不行,少量就行吗:
  “我懂了。”
  提尔提醒道:
  “玛丽安妮已经带人解决掉了可能危害你的艾贝尔,还有,帕尔,你提出的陷害给原初之火的想法也很不错,只要让他们互相开战,我们就能找到机会打入其中。”
  帕尔站起来:
  “感谢大人的赞美,纯白骑士失去了他的学徒,只剩下另外不适合继承他名号的两个人,必然会十分愤怒,我们必需给这股愤怒一个宣泄的方向”
  虽然对方的理论有许多的漏洞,但是如果时时刻刻的把持住底线,不断地精进之下,也有一点点对社会做出贡献的可能。
  可惜光看玛丽安妮透露给他的内容,他们已经罪无可赦了。
  而且这位白狮会会长的言行的确充满了煽动力,就算他指出对方的错误,提尔也只会重新找到解释的借口,并且感谢他对完善理论的帮助。
  但是这也证明他是个足够聪明的人,聪明到绝对不可能意识到自己话语里的漏洞,但是他也只打算骗骗不聪明的人。
  就算他的能力和理论都被证明不足,只要保持一副自己的初心是好的样子,无数狂热的追随者就会替他解释,并且无限次的包容他。
  即使他的错误害的无数人死亡。
  而问题只有一个,撒下这个漏洞百出的谎言,他的是为了什么?赫文无法理解他到底想要得到什么?力量?权势?还是单纯享受别人崇拜的目光?
  但是这些东西,都有更加简单和高效的方法达成,他为什么要撒一个不讨人喜欢的谎言?
  除非他是想要掩盖一些东西,一些比空洞的愿望还要惹人反感的东西,一个足以让贪念权势的恶人都不愿支持的目的。
  玛丽安妮送着赫文离开协会。
  金发美人提醒赫文:
  “刚刚出言质问你的叫做帕尔,在你加入之前,他在十三位副会长里也算十分出众,一直以来他都深得提尔的信任,你要多多小心他。”
  赫文点点头:
  “对了,他刚刚说纯白骑士只剩下了两个学徒,那另一个去哪了?”
  玛丽安妮不解地看着他:
  “什么另一个?不是只有艾贝尔,梅奥,和伊妮德三人吗?”
  赫文顿了一下:
  “是吗?可能是我记错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