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34.蜘蛛

  布满粗糙鳞片的龙掌按住迈卡小腹的伤痕,阻止伤口在战斗中加速恶化,他的左眼也有一道新的伤痕。
  还站在他身旁的只剩下艾贝尔和埃德蒙两个人。
  马吉已经退到了一旁,捂住空荡荡的右肩,神情充满痛苦和愤怒。
  他在已经快忍不住笑了。
  他刚刚替艾贝尔挡下了致命的一爪,所有的牺牲和付出都是有价值,这次失去右臂简直是意外之喜。
  等这件事结束后,他就会成为艾贝尔真正完全信任的心腹,而只要自己在以后一直跟随着他,金钱和权力都会朝他而来。
  迈卡挥动着沉重的手臂,伸向艾贝尔的胸口。
  艾贝尔轻松地闪开。
  首席学徒好声好气地劝道:
  “投降吧,你完全没有必要为了莱特丢掉生命,而且爱丽丝也在我们的手上,你已经失去了抵抗的理由了。”
  迈卡吐了口唾沫:
  “呸,我虽然不认识什么莱特,但像你们这种连小孩子都会出手的家伙,杀多少个都不嫌多。”
  艾贝尔失望地摇摇头:
  “真是可惜啊,我还以为你是个聪明人。”
  艾贝尔又突然来了兴致,想要逗逗这位猎魔人:
  “诶,这样如何,你要是投降,我就不折磨爱丽丝,但是你要是再继续抵抗或者自杀,我可能就要好好享受她的惨叫,一个一个拔下脚指甲,拔完后再慢慢切掉脚趾,煮熟了喂她吃,你看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有创意?”
  艾贝尔说出这番话的主要目的还是动摇对方的念头,但是他也真的打算这么做,毕竟说了不做,别人就会不相信他了。
  迈卡冷笑道:
  “你们大可以折磨她试试,最终后悔的只会是你们自己。”
  艾贝尔眯起眼睛:
  “什么意思?她是用来施展诅咒的道具吗。”
  迈卡用令艾贝尔感到不安的眼神注视他。
  “看来他是不会投降了,埃德蒙,我们上,不要给他挣扎的机会。”
  食髓龙精魄安稳地趴在猎魔人的背上,伸出细长的舌头舔了舔迈卡的脖颈。
  猎魔人死后,他驱使的精魄都会很快消散,但是还能撑上一会,无法离开这里,但是杀死这两人应该够了。
  他并不是为了荷拉在厮杀,而是和每位猎魔人一样,为了自己心中的原则在战斗。
  如果是他自己的脑髓和骨髓,足以让食髓龙饱餐一顿了。
  明白了主人想法的精魄,也没有丝毫犹豫,用尖锐的舌头刺入了迈卡的后颈,静静地等待着主人的死亡。
  脑髓的香味从食髓龙的舌尖传来,但是不知为何,却没有它想象中的那样美味。
  艾贝尔和埃德蒙一起冲向迈卡,想要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杀死他。
  轰!
  地面剧烈的振动着,打断了三人的战斗。
  是地震吗?不对,这是……
  黑暗笼罩众人。
  一根直径大约8米的巨大漆黑蜘蛛附肢从天而降,坚硬的几丁质外壳将地面撕裂。
  随便还碾死了还在偷笑的马吉。
  艾贝尔呆呆地抬头,庞大的蜘蛛身躯挡住了这一片地区的阳光,巨大的蜘蛛伫立在城市之中,但是除了此处的肢节外,都像是不存在一般穿过了建筑,没有伤害到任何一个人。
  赫文的幻象,足以以假成真。
  一个高大魁梧的黑发男人从天而降,停在了三人中间。
  黑发男子全身上下都充斥着纯粹的野性美感,只看身上的肌肉,他比起人类更像是一只狮子。
  黑发赫文走到艾贝尔面前,像是一只要吃人的大猫:
  “骑士团想要和猎魔人开战?”
  艾贝尔质问道:
  “我是纯白骑士的骑士学徒,你在市区召唤这样的怪物,难道不害怕被教会和老师一起围攻吗?”
  赫文好笑道:
  “你难道不该问道,我不害怕伤害无辜民众吗?不过你放心了,小黑是个害羞的孩子,只有你们能够看到和感知到他。”
  艾贝尔压抑住心中的恐慌说道:
  “你到底是谁?你杀害了我们骑士团的人,我的老师可不会轻易放过你,你现在逃跑还来得及。”
  艾贝尔将双方的矛盾转移到骑士团上。
  赫文伸手拍了拍艾贝尔的脸:
  “乔治?亚瑟王亲自来我也许还会给个面子,而且不是应该我问你们,为什么要谋杀猎魔人,你们是想开战吗?要知道英兰斯只有一个,但猎魔人可是遍布整个世界的。”
  艾贝尔虽然不大相信他的大话,但这个疯子也许真的会杀了自己。
  他咬咬牙问道:
  “你想怎么样?”
  赫文摸了摸下巴:
  “怎么样,杀人偿命吧。”
  蜘蛛的节肢以相对于它自己正常的速度抬起,落在了埃德蒙的旁边。
  这位埃德蒙皮肤被强烈的风压给撕烂,露出皮下血肉模糊的肌肉组织。
  埃德蒙倒下了。
  艾贝尔终于开始深信对方不把他放在眼里了,急忙求饶道:
  “这是一个误会,我以为他是一位商人的手下,对对,这肯定是莱特的阴谋,一切都解释的清了,他想让我们自相残杀,我带您去找他,你只要见到他就明白了,他才是罪魁祸首。”
  赫文用怜悯的目光看向他:
  “停止狡辩吧。”
  艾贝尔一下跌坐在地上,不断往后退:
  “你不应该杀我!我的老师是传奇骑士,我的父亲是奥瓦尔,我的叔叔也是传奇,我不值得你杀。”
  艾贝尔没有说他不能杀自己,而是说不值得杀自己。
  赫文蹲下来,看着不断挣扎的艾贝尔,也想要逗逗他:
  “那么你说,我应该怎么惩罚你呢。”
  赫文在等待他的回答。
  “我,我……”
  赫文替他回答了:
  “这样吧,你去公布你做的事情,为了自己的利益对小孩和昔日的英雄动手,你要保证这个城市里的所有人都要知道。”
  艾贝尔睁大了眼睛:
  “不,这样我会身败名裂的!乔治会把我赶出骑士团。”
  赫文抬起手:
  “好,没想到你还有点尊严,那我就干净利落的杀了你。”
  艾贝尔伸出双手阻拦:
  “不!不!不!我做,我做。”
  艾贝尔站起身来:
  “如果我这么做了,你真的会放过我吗?”
  赫文点点头:
  “当然,我又不是个骗子。”
  艾贝尔点点头,什么都没说,转过身去,一瘸一拐的向骑士塔走去。
  他将自己的所有恨意和疯狂都埋藏在心中,甚至没有泄露出一丝一毫。
  等着吧,等到我足够强大,我会回来复仇的。
  玛丽安妮也起身跟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