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54.锁定和抛弃

  巴顿说道:
  “到了亚历克手里的钱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需要破坏他的资金链。”
  阿尔比娜说道:
  “莱特?不可能,他现在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我也不能对他动手。”
  而且她并不是什么残忍嗜血的人,据她所知,莱特还是一位慈善家,如果不是十分必要,她不想对莱特动手。
  巴顿说道:
  “我又没说要杀了他,他不是在和你们合作吗,你们不能截断他的资金链吗?”
  阿尔比娜轻笑一声:
  “截断他的资金链?他和我们合作的钱根本影响不了他的财产。”
  巴顿皱着眉头:
  “你确定?我可是知道他和乔治达成了交易,怎么也不可能是一笔小钱吧。”
  阿尔比娜解释道:
  “他跟乔治真正达成的交易,根本不是关于金钱的,就连我也没有机会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赫文听到这话,似乎她在骑士团里地位不低,但是据赫文所知,骑士团里根本没有这号人物啊。
  巴顿说道:
  “那这就有些麻烦了,我们必需想个办法,不能让莱特再给亚历克资金支持了,虽然亚历克回来后看起来十分戒备和莱特的交易,我也不知道他付出了什么东西,但是我们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阿尔比娜说道:
  “你有什么办法?”
  巴顿略加思索:
  “我会派人收集下情报,后天你再过来,我在和你商量一下。”
  阿尔比娜同意道:
  “可以,那我能得到什么?要知道你可不是我本来的合作对象。”
  巴顿咬咬牙:
  “他们不是想要权力吗?等我们在沃顿建立教堂后,会帮助他们两人在议会中建立党派,但是能不能成为议长就看他们自己了。”
  阿尔比娜欣喜地问道:
  “你真的能做到?”
  巴顿说道:
  “如果我不能,你可以随时停下合作,这两天我会向上面汇报一下,后天你来的时候,我就能拿出切实的证据了。”
  阿尔比娜露出笑容:
  “好,一言为定。”
  如果能够接触到巴顿背后的人,那么他们这么多年的牺牲和努力都会物超所值,她也能……
  两人结束了谈话,巴顿向着礼拜堂走去,阿尔比娜则一切如常地从教堂的后门离开。
  赫文没想多久,就跟着阿尔比娜一起走。
  她离开教堂,熟练的穿过小道,避开了马车行进的大路和人群众多的街区。
  接着她趁着周围无人,快速地钻进一间破败的房子,赫文也跟着她走了进去。
  狭小的房子只有一张床,两种桌子,和几个架子,尽管已经尽可能伪装了,却也显得少了点人气。
  阿尔比娜单手举起木床,里面有一具银白色的制式铠甲。
  她三两下就将整套盔甲套在了身上,其中就包括了近乎密闭的头盔。
  赫文已经猜到了阿尔比娜接下来要去哪。
  果然,阿尔比娜离开房屋后,就直直地往纯白之塔的方向走去。
  乔治仍然在纯白之塔,赫文尾随着她到距离骑士塔还有一个街区就停下了脚步。
  看来,阿尔比娜背后的人应该就在纯白之塔中了,亚当斯常年都在骑士营,那么叛徒很有可能就是梅奥。
  而且阿尔比娜的关系应该和梅奥十分密切,即使是骑士团最核心的秘密梅奥也会跟她分享,而且能够替他去和教会交涉,不过是忠诚还是能力都深受他的信赖。
  那么现在是时候回去了,荷拉还等着他吃饭呢。
  赫文转身。
  然后他就从街上来到了住宅的大门。
  他捂住左胸口,时间重叠症又一次扩散了,他必需加快速度了,如果实在不行,那么就只能尝试强抢了。
  他拉开房门,走进屋内。
  正趴在沙发上看书的女孩,一听到开门声,就马上起身,冲到他的面前。
  赫文还没开口,荷拉就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
  女孩问道:
  “赫文,赫文,发生什么了吗?”
  赫文摆摆手:
  “一些小事而已,塔尼娅做好饭了吗?”
  荷拉听赫文这么说,也乖乖地没有多问:
  “嗯,塔尼娅姐姐已经做好了。”
  虽然塔尼娅在各个地方做过工作,但是厨艺也就一般水平,能做出不错的东西,但也仅限于此了。
  要知道,其他富人都有专业的厨师,不管是异国料理还是本地美食,都能手到擒来。
  不过好在赫文对食物的要求也不高。
  少女从厨房里端出盘子放在饭桌上,擦了擦额头的汗。
  今天的晚餐比较丰盛,蔬菜炖汤,白面包,牛扒,烤羊腿肉,煎鸡蛋。
  以及在商店买来的巧克力蛋糕,这是荷拉的甜品,她完全不在意会不会变胖以及健康问题。
  塔尼娅也落座了。
  这是让少女及其感激的一点,赫文允许她和他们一起吃饭,而且还是相同的食物。
  根据赫文的要求,她都是买和他们两人相同的分量给自己,不过她却不会吃完,而是要每晚带回去一些给自己的妹妹。
  不过她不知道一件事,赫文一直在用魔法对她施加影响,她现在意志已经坚定到能够免疫绝大多数的影响心智的能力了。
  包括荷拉的被动诱惑,女孩的诱惑不是纯粹靠干涉他人的大脑,而是变换出别人最喜欢,最不想伤害或最容易爱上的外貌,以及做出各种神态和小动作。
  只有在使用变形能力时,荷拉的诱惑才会开到最大程度,不变形的时候能力还不算太强。
  荷拉边努力地将带骨的烤羊腿肉塞进小嘴里,一边嘟囔道:
  “莱特,塔尼娅的妹妹在读书,读书是什么啊?”
  赫文用刀分割着牛扒:
  “读书就是去一个地方,一起学习各种知识,那里会有老师教导他们东西。”
  荷拉兴奋地举手道:
  “我知道老师,小说里的主人公都有一个厉害的老师,学校里的老师也能教我剑术吗?”
  赫文说道:
  “大学的确有这种课程,不过学校主要还是需要教授一下理论知识,比如说数学,历史,化学,哲学,以及新兴的心理学等等。”
  小女孩的两眼放光:
  “哇,有那么多东西啊。”
  荷拉转头看向塔尼娅:
  “上课好不好玩啊?”
  塔尼娅露出羡慕的神色:
  “很多人都觉得上课和学习很无聊,不过我一直都想去读书,不过我是没有这个机会啦。”
  说完,塔尼娅温柔地笑了笑。
  荷拉问道:
  “塔尼娅姐姐,你的妹妹不是在读书吗?为什么你不去呢?”
  塔尼娅耐心地解释道:
  “读书是要花钱的,我们的救济金不够供养两个人读书,而且如果我不工作的话,可能一个人都读不了。”
  说到这里,塔尼娅温和地笑了笑:
  “爱丽丝小姐,你可能不知道,其实我也读过小学,但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抛弃了我们,只留下我们两个人。”
  荷拉不再说话,而是跳下椅子,走到塔尼娅身边,默默地抱住她。
  荷拉轻声说道:
  “姐姐,我知道被抛下的感觉一定很糟糕,如果没有莱特,我也会被抛下吧。”
  塔尼娅完全没有想到在外人看来是大小姐的荷拉会说出这种话,连带着看赫文的眼神里又多了几分敬佩。
  赫文继续低头切着牛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