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11.狩猎准备

  妮莉看向赫文,面露歉意:
  “很抱歉,因为吉米的问题害的你也被卷进来了,他只是受不了失去父亲的事实,所以有些失控了。”
  赫文没有多加责怪:
  “我理解的,说到底他不过是个普通的孩子,我早就习惯了这种,咳咳咳……”
  猎魔人用右手捂住嘴巴,让血液停留在皮手套上。
  妮莉关切地问道:
  “你怎么了?”
  赫文答道:
  “刚刚受了点伤,休息一下就好了。”
  被子弹穿过左胸口可不算小伤,特别对本就有旧疾的赫文来说更是麻烦。
  “我等再出门找一下奥格登,看看是不是被那两个人带走了,当我离开的时候,不论谁来,都不要打开房门,只要不开门,谁也无法伤害到你们。”
  赫文接着走到荷拉的面前,从右手上褪下一个手环,套在女孩纤细的右臂上,特地嘱咐道:
  “如果遇到了坏人,就摸摸这个手环,默念‘特拉希尔’,坏人就不能伤害你。”
  接着赫文再看向妮莉,除了荷拉之外,唯一保持镇定的人:
  “千万,千万不要在我离开时打开门,不然我也救不了你们。”
  他和众人打了个招呼,就独自走下地下室。
  猎魔人点亮碳丝灯泡,在空无一人的房间内脱掉风衣和内衬,露出结识的胸膛。
  虽然不大明显,但赫文身上也有着肌肉的轮廓,这是他做猎魔人时残留下的少许痕迹。
  他的左胸处有一处弹孔残留的痕迹,但是现在已经几乎痊愈了,伤疤并不明显,猎魔人拿出了腰间的小刀,轻轻在左胸内侧刻出一道划痕。
  他打算取出身体内的异物。
  赫文褪下手套,将手放在划痕处,不深的伤口突然像是突然拥有生命一般,随着赫文指尖碰到身体,伤口也自发的扩张起来。
  修长的手掌顺滑的插入了伤口,伤口也在不断扩大和拉伸,猎魔人凭借对人体的理解,绕开了绝大多数不能碰触的地方。
  再深点,再深点,碰到了,金属的冰冷触感,大部分有脊椎动物都不可或缺的部位,永不停息的振动。
  咔嚓。
  接口断裂的声音发出,赫文抽出了自己的心脏。
  白皙的手掌离开缺口,缺口却仍像是在呼吸一般一伸一缩的,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这颗心脏并不是红色的,也没有人类熟悉的瓣膜和心房,如果任何一个普通人类企图用它取代自己的心脏,结果只能是因为脑组织缺血而亡。
  赫文将桌子上一个散发着银白色金属光泽的替代品重新塞入伤口,接着脸上重新恢复血色,当他将手抽离缺口时,分离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原状,就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被他取出的机械心脏正放在凌乱不堪的桌子上,不同于刚刚放入的崭新替代品,这个旧心脏看起来就有种腐朽感,而起正中间的位置还有一道令人心生厌恶的空洞。
  一个弹孔。
  老猎魔人长吁了口气。
  他骗了内森。
  那把手枪根本没有吞噬灵魂的能力,他还没来得及铭刻咒文,如果真的继续战斗下去,他没有胜利的把握。
  猎魔人老了,现在已经不是他的时代了。
  如果是过去,他只需要挥挥手,整个白狮子会就会如同蒸发的飞灰一般消散在物质层面中。
  猎魔人的神色充满了唏嘘和感叹。
  但是他老了,所以现在得稍微动动脑子,才能在不暴露自己的身份的前提下达成达成自己的目标。
  即使身受重伤,猎魔人仍然有属于自己的骄傲和自信。
  更不要说,这也不是他第一次陷入这种境地了,在他漫长的生命之中,被击败,失去力量,陷入绝境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
  他也不记得自己在逆境中杀死了多少比他强大无数倍的敌人。
  最差的结果不过是一死,再花上个几百年时间,从丢失的心脏处归来罢了,也许在这之前,就有什么奇怪的家伙把他复活了。
  不过猎魔人又无奈地笑笑,如果这个世界重要的只有生和死,胜与败的话就好了,单说杀人,在他手中的禁忌物品就能轻松做到。
  比如说,可以将一片区域和某个阴影世界永久重叠的钥匙,区域内的生灵绝不会有一人幸存。
  但如果他想要用这把钥匙杀死内森和彼得,那么代价就会说所有晨曦镇和镇子周边的灵魂,如果要驱散居民,那也很难不被对方察觉到异常。
  而且这还会吸引许多他过去的老朋友前来调查,而在他们的眼中,自己可是已经死去多时了,更别说自己过去的仇人知晓这件事后会有多么麻烦。
  他已经退休了,不想打打杀杀了。
  只不过赫文需要先解决潜在的麻烦,而且他也对内森和彼得势在必得。
  赫文一眼就认出了内森的症状,他肯定是换过血,而且是霜巨人的血液。
  而白狮会也许就拥有一具霜巨人的尸体,或者是一颗霜巨人的心脏。
  这群尼福尔海姆的居民当初可是和阿斯加德的众神们开过战的,那场战争的结果虽然是阿斯加德对整个欧贝利亚近乎永恒的统治,以及众神之父,狂猎之主奥丁的不落王权。
  但是那群霜巨人也让华纳神族和阿萨神族损伤巨大,如果不是当时的两大神族团结一心,很可能也不能战胜那群巨人。
  一颗霜巨人之心,也许能让赫文很长时间之内都不需要替代品了。
  如果有机会,赫文希望自己能得到这颗心脏,而且最好是用和平,不伤害别人的方式,他不会急于一时,他现在想要的是一段漫长且平静的退休生活,霜巨人之心也不过是让他更加接近目标的一个道具,如果在达成目标的过程中,将目标破坏的稀烂,就有些可笑了。
  赫文穿上猎杀魔物专用的服装,用魔法道具塞满身上的每个袋子。
  腰间插着能够撕开真正霜巨人皮肉,却会让使用者自刎的双刀,胸前戴着让赫文无惧飞矢和子弹,只需你永远无法找到真爱的项链,身上穿着无惧剑刃,没什么副作用就是有点贵的外衣。
  最后背上能够吞噬灵魂的猎枪,猎魔人就算完成了所有准备。
  猎魔人从不会等待猎物主动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