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94.大地之悲吟

  帕尔冷淡地说道:
  “你不用狡辩了。”
  亚历克说道:
  “五岁时,我父母送我到教堂进修,十八岁我在圣教堂提出了被世人骂做离经叛道的言论,震惊了整个圣城的执火者,同年我加入东征军,作为随军神父参军,二十九岁当上第七军团军团长,三十八岁成为执火者军团副统领,四十五岁成为总统领,直到五十六岁战争结束。
  “我们杀死了无数暴动的魔物,但我从未杀死一个在东征过程中抓到的非人智慧生物,而是把他们交给猎魔人,让他们判断所抓获的非人生物是否有罪。”
  帕尔压低上眼帘,他倒是不太讨厌猎魔人。
  他知道猎魔人是少数会将非人物种当做人类看待的职业,而这是因为一名叫做赫文德伦格的猎魔人曾经公开论证过非人生物的存在是否正确。
  非人智慧种族等于人类,在猎魔人的群体之中几乎就是一种理所应当的寻常观念,如果有机会见到那个叫做赫文德伦格的家伙,他也许会替自己的同类说一声谢谢。
  亚历克继续说道:
  “回到圣城之后,我本可以等个几年,成为新的红衣主教,可是我想要让教会放弃那些错误的成旧观念:火烧异端,猎杀非人种族,火刑,还有主教们奢华无度的对金钱的浪费。
  “我本以为教宗那么聪明的人,一定会支持我的决定,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却让我好好反省一下,把我远离圣城。”
  帕尔笑嘻嘻地说道:
  “既然你支持我们,不如帮我一起摧毁原初之火。”
  亚历克拒绝道:
  “原初之火是我的家,而且他们虽然做出了错误的抉择,但他们的本意却仍然是为了人类的安全。
  “非人智慧物种之中的有很大一部分是天生邪恶的种族,但教会对如何分辨怪物的善恶没有兴趣,他们将其中那些无罪的生命当做必要的牺牲品,去保证能够最大效率的消灭其中的邪恶部分——对人类有害的部分。
  “这是他们为了人类做出的抉择,一个错误的抉择,这个决定来自于人类对非人种族的误解。
  “人类认为他们是怪物,而非和自己相似的智慧种族。
  “这是一个能够被挽回的错误,我会改变他们,如果你现在和我联手,我们能够改变这一切。”
  主教向寄生者伸出了右手,真诚地邀请道。
  帕尔思索了片刻,问道:
  “那我牺牲的那些同族呢?那些将刀刃插入我同类胸膛的猎手呢?”
  亚历克回答道:
  “他们不过是被所谓的传统和观念裹挟和驱使着做出了错事而已,并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真正有罪的是那些观念本身,以及通过散播观念得利的掌权者。”
  亚历克的声音虽然低沉,却充满了异样的诱惑力:
  “让我们来改变这个世界吧。”
  帕尔释然一笑:
  “我明白了,谢谢你为我们同类做的一切。”
  亚历克欣喜道:
  “那……”
  帕尔拒绝道:
  “但是!我不是为了改变世界才来到了这里。
  “我来此为了复仇!为了让我那些被你们活活烧死的同类们,能够在冥界中获得一丝平静和慰藉。
  “我们一族现在已经强大到了无人能够威胁的程度,但代价却太过沉重了——近乎所有同类的生命。
  “你有句话说的很对,这是一个抉择,原初之火为了人类的生命,选择杀死无辜的非人种族,那了我的复仇,我也可以选择害死无辜的人。”
  帕尔真挚地微笑道:
  “我并不恨你,反而要谢谢你,谢谢你让我成长了。
  “如果说过去的我执着于复仇,被仇恨蒙蔽了我双眼,把所有原初之火的成员都视作行走人间恶魔的话。
  “现在我了解到了,即使是原初之火中也有善良的人,而我也懂得了,为了实现我的目的,你们这些无辜者的死亡也是必要的牺牲。
  “我成长了,不再只能看到复仇,而能够将更伟大的东西纳入眼中,既然牺牲无罪的原初之火教众是必要的牺牲,那么其他人类,乃至于其他种族,都是可以为了我的目的舍弃的东西。
  “我选择牺牲你们。”
  帕尔像亚历克鞠了一躬:
  “感谢你让我的复仇之旅更加平坦。”
  说完,帕尔露出了宛如新生的表情。
  那种表情是明明理解自己犯下的恶行有多么肮脏和残忍,也能坦然接受,沉溺在邪恶之中的平静。
  亚历克知道他是不可能说服帕尔了。
  而且他也已经拖延了这么长时间,但赫文还是没有做出任何举动,那么谈话已经没有继续去的理由了。
  大主教问道:
  “怎么,你还不动手吗?莱特先生,难道你还没下定决心?”
  亚历克对于暴露赫文身份一点都没有感到愧疚,他乐于看赫文和帕尔他们狗咬狗。
  在他眼中,赫文没比帕尔他们好多少,他明明能在一开始就阻止这一切,却眼睁睁地看着诺娜被掳走。
  亚历克不知道赫文到底为什么背叛了他的组织,但肯定不是为了正义,他一定有着自己的目的。
  某种意义上,他想的已经十分接近现实了。
  加里转头看向赫文,他的小脑瓜里根本没有想过亚历克是在骗他的。
  他膝盖弯曲,能量渗透进大腿的肌肉之中。
  “圣火佑我。”
  嘭!
  加里全力一跃,教堂的大理石砖瞬间以他站立的地方为圆心向外崩裂,形成一个直径十多米,由石砖碎块组成的圆形,其中心的石缝中还燃烧着数十多橙红火花。
  这一次加里毫无留手。
  他直接一把握住赫文的喉咙,赫文像个布娃娃被他随手抓起,在石块粉碎和坠落之中被按入墙五厘米多。
  赫文的身上上出现了几条伤口,但奇怪的是却没有一滴血液流出。
  加里说道:
  “背叛者,今天就是你的末日,胆敢辜负提尔大人的下场就是被我活活撕碎,像你这种卑劣的小人,有何脸面存活在这个世界上。”
  赫文轻咳一声:
  “你没想过亚历克是骗你的吗?”
  加里一愣,问道:
  “他是骗我的吗?”
  赫文笑着说道:
  “他不是,不过的确有人骗了你,那就是提尔。”
  加里脸色一变,愤怒地抬起手,再次一拳又一拳打在赫文的头上,周围的石沙被强烈的冲击波击飞,褐黄色的烟尘向着周围的扩散。
  等到加里听手,众人已经看不见赫文的脑袋了,他的整个头部深深陷入墙壁之中,身体则是无力地吊在外面。
  加里说道:
  “原来你也不过如此,我还以为你得到了大人的赏赐后,至少能够挣扎一下呢,看来弱者终究是弱者。”
  正在加里打算转头面对亚历克的时候,赫文的“尸体”举起了一只手指,似乎在叫他等一下。
  砰!
  一声沉闷的声音从吊在墙上的身体中传出来,由于声音实在过于沉闷,加里甚至怀疑他是否真的听到了什么。
  接着,他似乎真切的听到了什么,大地之下,深渊之上,在他们脚下的地壳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发了一声尖锐无助的哀嚎。
  这是大地的悲吟。
  接着他突然明白了,那是一声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