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60.尸体

  塔尼娅将双手背在身后,满怀期待的带着赫文向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赫文穿着黑色裘皮大衣,带着平顶礼帽,迈着轻快的步子跟在塔尼娅身后。
  “虽然我这住的这条街看起来有些破败,不过街区的大家人都很好,从小时候就在照顾着我和妹妹。”
  小女孩有种第一次邀请朋友来家里做客的感觉,十分自豪的介绍道。
  赫文笑着应道:
  “这个世界虽然有些糟糕的地方,但一直都不缺少闪耀着光芒的人。”
  女孩幸福地点了点头:
  “嗯,就是有大家的帮助,我才能一直平安无事地成长到现在的。”
  街上的人流渐渐多起来了。
  赫文说道:
  “你们这边还挺热闹的嘛,这里是商业街吗?”
  塔尼娅晃了晃脑袋,金色秀发随风而动:
  “平常街上不会有那么多人的,可能今天有什么活动吗?也许我们等下也可以参加一下。”
  当赫文陪着女孩一起走着片街道的时候,塔尼娅渐渐忘记了两人的身份差距,用好友的口吻邀请道。
  街上越来越喧哗,叫喊声,哭声,怒吼夹杂在一起。
  女孩的步伐不禁慢了下来。
  二人这时也忽然注意到了,周遭的人看他们的眼神似乎有些特别。
  木材燃烧过后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
  女孩行走的速度开始加快,她不再敢看旁人的眼神。
  赫文环视一圈。
  同情和怜悯之情几乎要笼罩整个街道。
  女孩开始跑了起来,赫文以和她相近的速度跟在身后。
  一片烧焦的残骸渐渐出现在了二人的眼前,还有些许的火苗在空中舞动着。
  塔尼娅直接推开了围观的众人,冲向了还存有余温的房子。
  一双粗胖的大手把跑到一半的女孩抱了起来。
  塔尼娅抬头。
  阿伯特老师神色悲痛的摇摇头。
  “啊啊啊啊啊啊!”
  女孩在中年男人的怀里痛苦的高声哀嚎了起来,尖锐的声音几乎要冲破云端。
  在不远处的地面上盖着一张桌布,隐约能够看出下面是一具小巧的身躯。
  这张桌布就在塔尼娅冲出来的方向不远处,但她却像是看不见一样的冲向焦黑发热的木头残骸。
  赫文走到了阿伯特的身边。
  中年老师一眼就看出了双方的关系不菲,用眼神示意赫文。
  赫文伸手从对方接过女孩,轻轻拍着她的背部。
  女孩几乎丧失了语言能力,只能不断地发出无意义的低声痛吟,紧闭着双眼,面容痛苦万分。
  “哭吧,哭吧。”赫文温声安慰道。
  “呜呜呜呜……”眼里止不住的从女孩的眼角不断流出来,塔尼娅伸手紧紧抱住赫文,手指不自觉地扣在猎魔人的背上。
  挺着个大肚腩的阿伯特在一旁不断欲言又止,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女神啊?这个世界上还有你看不到的地方吗?”阿伯特咬牙说道,“她们是这么好的孩子,为什么……”
  这位坚强的男人也只剩下了哽咽。
  一个小男孩正跪在尸体的不远处,几个大人和他的伙伴一起围着他。
  而在这群人中间,还有一个胖妇人和干瘦男子,他们二人死死地护住自己的孩子,不让别人接近。
  塔尼娅眼睛微微撑开一条缝,刚好看见了这一幕。
  一股绝非希望的情绪从她心口涌出,慢慢流遍全身,让她重新充满了力量。
  即使燃尽一切也要动起来的力量。
  女孩渐渐停止了抽泣。
  塔尼娅低声说道:
  “莱特,放我下来吧。”
  赫文并没有立马松手:
  “你站得稳吗?”
  女孩只回了一声:
  “嗯。”
  赫文小心翼翼地让塔尼娅慢慢站到地上,在确认她不会摔倒后,才放开了手。
  女孩身体微微颤抖,但步伐却异常稳健地走向跪在那里的男孩。
  胖女人见到这一幕,连忙站起身来,用她宽广的身躯挡在儿子身前,急切地解释道:
  “不是他。”
  少女握紧了双拳。
  她猛地站定在了男孩母亲面前,问道:
  “为什么会着火?”
  此时,另外一个男孩从人群里钻了出来:
  “是他,亚当斯和我们说了,他今晚要好好教训一下贝妮塔。”
  亚当斯跪在地上,双目无神,一句话都没有说。
  塔尼娅粗暴地推开女人。
  此刻,少女娇弱的身躯里有着源源不断的力量,她一拳狠狠地揍在了亚当斯的脸上。
  胖女人扑上来,想要将塔尼娅推开,喊道:
  “你不能这样做,你们家里的木床,还是小时候我送你的呢!”
  塔尼娅的脚步停顿了一秒:
  “亚当斯妈妈,我很感谢你过去对我们的帮助,所以我不会打死他的。”
  说完之后,塔尼娅坚定地继续走向亚当斯。
  男孩好像被刚刚一拳打醒了似的,跌坐在地上,不断地后退,嘴里还低声呢喃道:
  “火,火,火,火。”
  亚当斯妈妈继续扭动着笨拙的身体,推拉着塔尼娅的身体:
  “他都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我求求你就放过他吧。”
  亚当斯的父亲握紧双拳,向着争执中的两人走去。
  阿伯特用比亚当斯不父亲大了一号的身体挡在他面前:
  “我劝你别动手,你可没我壮。”
  塔尼娅直接一把将亚当斯妈妈推开,继续走向亚当斯。
  看见塔尼娅对母亲动手的男孩似乎被刺激到了一样,突然用双手抱住脑袋,缩成一团,痛苦地大喊: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你们不要过来,我什么都没看见,我没看见!”
  桌布周围。
  赫文走到了女孩的尸体前。
  几个带着河狸皮制毡帽的男人围住了赫文:
  “她很快就要下葬了,给女孩留点最后的尊严吧?”
  赫文面无表情地问道:
  “你们是谁?”
  为首的男子看出来了赫文身份不凡,客气地解释道:
  “鼠帽帮,这里的下葬都归我们管。”
  赫文点点头示意清楚了:
  “让开。”
  几个男人的面色都不好看了:
  “你说什么?”
  赫文若有所思地说道:
  “原来,鼠帽帮的人智力都不行,要不要我叫德西雷亲自滚过来?”
  赫文扫视了一眼,几个男人瞬间感觉有一只巨大的蜘蛛正在自己的身后,隐隐约约还能感觉到昆虫的绒毛擦过他们的身体。
  所有人都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赫文走上前去,拉开一个角落,看了一眼已经完全烧焦到无法辨认的尸体脚掌。
  果然如他所料。
  赫文转过身,塔尼娅正要一拳揍到亚当斯的肚子上。
  猎魔人一把抱起女孩,不顾她激烈的挣扎,直接带着她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