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102.国王来承担

  亨特举着剑,他怒吼着凡人大脑无法识别的声音:
  “战争,战争,一切皆无意义,战争,胜利,毁灭。”
  他如愿以偿的冲了出来,现在他要冲向外面,带着战争一起。
  他并没有失去理智,不如说此时此刻他见到的才是真理,在绝对的真理面前,过往的条条框框已经不再能够束缚他了。
  什么恋人,父母,朋友,梦想,荣誉,誓言,在他的大脑中翻不起一丝波澜。
  他甚至后悔自己没能早点理解神明的教诲,明明神之耳语一直在他旁边回响。
  所有人的死亡都不是灾难,而是所有人在共同起舞歌颂无形的伟大之物。
  现在他要将这份礼物带给自己和塔姆的家人,让他们也能一睹神明那存在于大脑之中,无法用凡人语言形容的神圣姿态。
  “停下吧。”赫文站在他的面前。
  亨特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发出凄惨扭曲的尖叫。
  至少在人类的耳中,他发出的是无法解析,缺乏逻辑的无意义的癫狂之音。
  “战争!战争!献给提尔,献给大祭司,献给国王,献给提尔!”
  旧神之力已经完全渗透了他们的脑部,污染了灵魂,甚至是他们声带造成的空气振动也带着不可言说的禁忌号令。
  那是神明残留力量在人间的回响,那是亵渎生命的禁忌扭曲,是会自行扩散的战争本身。
  亨特举起剑,对准赫文的喉咙,轻松地划去。
  这是为了战争。
  但让亨特奇怪的是,面前的男人却忽视了自己锋利的剑刃,只是摩擦了下手套,就站在原地打了个响指。
  冷。
  剑刃停下了在空中的轨迹,高抬的右脚悬在半空,心脏也停止了跳动,血液凝结成冰。
  不,不只是冰,思考也渐渐停止了,不对,那我现在在想什么,是战争还是胜利?是荣誉还是勇气?
  对了,如果只有战争有意义?那为什么塔姆他还会一直……
  大脑停止活动,灵魂冻结。
  赫文继续向前,把人形冰雕留在原地。
  在亨特的身后一百多米处,还有无数冰雕竖立在大地之上,他们大多面容狰狞,无声地怒吼着,发誓要将手中的武器插入敌人的胸中。
  只不过他们都却连移动一厘米都做不到。
  现在入冬了,在赫文允许前,凡人不许厮杀。
  白龙此刻被提尔按着打。
  “这就是提尔的勇气!”
  提尔双手抓住白龙背部,将其高高举起,胸甲传来了永不枯竭的力量。
  他将巨龙重重摔倒地上,白龙在地面上无力地划动,背部高隆的脊椎撞上纯白之塔,魔法加持的高塔也被其撼动的不断摇晃,巨大的石块从天而降,砸在乔治的身上。
  提尔乘胜追击,走到白龙的身前,双手相扣,如暴怒的雷霆般砸向白龙的头部,鳞片裂开,低温的白色血液从白龙的脸颊流到地面,化作了一层白雪。
  只有这么一点吗?
  自己的力量和意志就只有这么一点吗,将来自父亲的力量剥离出去后,只剩下如此不堪脆弱的东西了吗?
  白龙挣扎着伸出前蹄,想要将自己从地面上重新撑起,提尔一脚踩在他的背上,把他压趴回去。
  巨龙抬头发出怒吼,但还没等冰霜冲出喉咙,提尔就用双手抓住了他的上下颚,用力将其嘴巴扣紧。
  “别叫了,小龙,我说过了,即使是你的父亲,我也会让他收回那句话,现在是你收回狂妄之言的时候了。
  “巨龙吗?在我的眼里也不过是大只点的野兽。”
  白龙沙哑的说道:
  “没错,龙不过是聪明的野兽,我的父亲给了我兽性,但亚瑟王教会了我人性。”
  “谦卑!荣誉!”
  巨龙甩开了提尔。
  “牺牲!英勇!”
  巨龙站在原地张开双翼。
  “怜悯!诚实!”
  巨龙双足着地,双翼不断挥动,两只前爪高高举起,仰天咆哮。
  “公正!灵魂!”
  爪变成了手,蹄变成了腿,兽变成了人。
  白龙此刻双足站立,纤细的前肢变得粗壮,双翼缩小了一半,龙首也有着更多人类特征,犹如一个巨大化的半龙人。
  但比起寻常的半龙人,他拥有更多巨龙独有的特征,长长的尾巴,闪亮的鳞片,肺部中的吐息,优美的线条,以及那对只有巨龙才会有的眼睛。
  提尔说道:
  “站起来也不会让你变的更强。”
  巨大的冰刺在乔治的右掌上螺旋般生长,缠绕成了一把简陋的长剑:
  “当然不会,我的力量会变得弱小,我的魔力会流的更慢,但至少我能握剑了。”
  乔治充满了信心,他终于摆脱了兽性的束缚。
  他挥动冰剑,刺向提尔的胸甲,提尔则是用手直接抓住剑身,而提尔甚至没有流出一滴血液。
  提尔摇了摇头: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阻止你站起来吗?”
  乔治自信地说道:
  “即使你能让我的身体弯下腰,你也无法让我的灵魂屈服,身躯的蜕变是可以被打断的,但精神的成长就无法逆转。”
  提尔说道:
  “并非如此,而是因为现在是8月15日,00:01。”
  白龙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什么?”
  提尔折断冰剑,接着将其扔向乔治的胸口。
  白龙的眼睛甚至无法捕捉到发生了什么,就看见自己的胸口被冰剑的上端插入。
  鲜血迸发而出,天空上下起了小雪。
  “怎么可能?难道你是半神,不,你不止是半神!”
  提尔解释道:
  “你已经没有挣扎的机会了,今天是星期二(Tiwesdæg),意思是提尔的日子。”
  到了今天,提尔再也不再是窃取神力的无名国王了,而是货真价实的虚弱神祇。
  虽然虚弱到甚至不一定比得过强大的凡人,其他神明也能轻易杀死他,但他确确实实是一名神了。
  现在需要做的只不过是通过在世界各处掀起战争,不断恢复自己的力量,没错这是属于他的力量,而不是正义之神,奥丁之子的力量。
  他的神将战争当做礼物献给了奥丁,现在他要拿回来。
  神明丢弃的,就让国王承担。
  他要取代提尔,他要抹除提尔可能复活的任何一丝希望,他要让背叛自己子民的神祇受到惩罚。
  此刻,他是战争与复仇之神提尔,取代提尔的提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