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83.就此坠落吧

  8月14日,星期一。
  赫文在大门不远处浇灌着白蜡树树苗。
  赫文抬头,透过爬满藤曼的围墙缝隙看向门外,隐约有道惨白的人影在那附近游荡,她似乎是在犹豫是否要敲响大门。
  猎魔人放下手中的水壶,走到大门处拉开铁质格栅门,邀请道:
  “不进来坐坐吗?”
  伊妮德点了点头。
  赫文往回走去,白发骑士沉默的跟着他。
  荷拉正坐在椅子上读着有关骑士和公主的小说,在看到她的一瞬间,伊妮德似乎笑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似乎刚刚的笑容只不过是错觉罢了。
  赫文没有叫塔尼娅准备茶水,而是示意让伊妮德在这里等待一下,然后独自走进地下室,在他的壁橱前站了一会。
  他在烈酒和蜜酒之间思考了片刻,最后拿出了烈酒和两个玻璃杯。
  赫文一言不发地走回客厅,把就酒杯摆在二人前方,给两人满上海勒金酒。
  荷拉在看见赫文的动作之后,就悄悄溜回房间了,现在这里只剩下赫文和伊妮德。
  赫文举起酒杯,看着伊妮德。
  少女有些笨拙的举起酒杯,和赫文轻轻碰杯,接着就学着赫文的样子对着嘴巴灌酒。
  “哇!”伊妮德爽快地喊出来。
  她从未感受过如此强烈的刺激,眼睛朦胧地眯了起来。
  “咕噜咕噜咕噜。”伊妮德将整杯酒都吞入腹中,长出了口气,“呼!”
  赫文也将杯中的酒液吞了干净,接着拿起酒瓶,先是给自己满上,接着又看向伊妮德。
  少女给了个肯定的眼神。
  伊妮德又干了杯酒。
  赫文问道:
  “怎么了?”
  少女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
  “还记得之前我们谈了一次话吗?那时你告诉我它是属于我的一部分,所以我接受了它,那一开始就属于我的力量。”
  伊妮德的左眼散发着异样的光彩:
  “我从未感觉如此美妙。”
  赫文笑着摇头:
  “当然了,放弃的滋味谁都喜欢。”
  伊妮德皱着眉毛:
  “你什么意思?”
  赫文说道:
  “沉溺于力量,屈服于恐惧,放弃过往的努力,这是再简单和美妙不过的事情了。”
  伊妮德不开心地说道:
  “我没有屈服于任何事物,我只不过握住了我之前惧怕的力量罢了。”
  赫文说用手指敲了敲伊妮德的胸甲,发出清脆的声音:
  “不,你才没有握住它,是它握住你了,依赖可不是控制。”
  伊妮德面露失望,站起身来准备离去: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我以为你能够理解我。”
  赫文给伊妮德添满了酒液:
  “我当然理解你,如果我不理解你,你为什么会不敢听下去,为什么会想要起身逃跑。”
  伊妮德重新坐下,看着赫文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才没有逃跑,我不害怕任何事物。”
  赫文轻笑一声:
  “即使是我见过最勇敢的战士也有害怕的东西,只不过他能够战胜自己的畏惧,不过看来你不能。”
  伊妮德声音冷了下来:
  “你不该挑衅龙之王。”
  坠落之翼随着伊妮德的话语不断延展,从肩部开始,渐渐覆盖在了伊妮德本来的盔甲上面,让它变得狰狞无比。
  螺旋状的尖锐钢刺在铠甲外表生长,用可怖的外形告示他人不要接近。
  刺猬的尖刺铠甲从来都只是用来保护自己的。
  “坠落之翼是杀死巨龙的武器,而不是用来创造巨龙的培养皿,真是可笑愚蠢的改造。”
  伊妮德只听到了可笑愚蠢这几个字,所以她将右手伸向了赫文的喉咙。
  在利爪里赫文喉结只有十厘米的时候,他突然问道:
  “我们是朋友吗?”
  伊妮德停下了动作,嘴巴微张。
  她到底在做些什么!
  “赫文,我,我不知道,快跑,带上荷拉,快点。”伊妮德的表情露出了短暂的挣扎和痛苦,“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东西,我的血液在沸腾,它在和我说……”
  伊妮德的表情渐渐恢复了平淡:
  “所有反抗龙之王的人都应该受到惩罚,而我罚你死亡。”
  白浊的物质缓慢而坚定的遮住了伊妮德的整个右眼,而且开始慢慢渗透到左眼之中。
  伊妮德继续对着赫文伸出形如利爪的金属手套。
  少女还有少许澄澈的左眼中传来了无尽的哀伤,湿润的透明水珠划过她的脸颊。
  她本人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却又异常的清晰。
  并非白龙之王取代了她,而是白龙之王在慢慢和她融为一体。
  伏提庚在吞噬和侵占她的灵魂。
  属于她原本的记忆已经被挤到了脑海中最无关紧要的地方,她甚至都记不起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名字。
  但她依稀能够记得眼前这个人,似乎是她的朋友?
  还是她的的敌人?
  但她大概知道,自己会因为这个人的死去无比悲伤和愧疚,但她却什……
  但……
  但对那至高的白龙之王来说,一只虫子被捏死不过是她日常生活中不值一提的小事罢了。
  她可是邪恶本身,噩梦实体,恐惧主人,众多巨龙的国王。
  弱小的神明见她都要绕道,红龙的父亲也要在他面前低下头颅,欧贝利亚大陆一半的领土曾经被她统治。
  她的怒吼能够让万物失声,她的烈焰能够让火山惭愧,她的吐息能够让冬天来临,她的眼神能够杀死凡人。
  伊妮德看向赫文,他不过是一个无礼的虫子罢了,她会将其撕成碎片,吞入口中,然后在抢回属于自己的王座。
  赫文喝了口酒。
  今天刚刚看见少女的时候,赫文就发现了一件糟糕无比的事情。
  有人改造了坠落之翼,企图利用它来创造白龙。
  简直就是将天上的星辰当做寻常的岩石去雕琢。
  这无疑是失败的改造,它没能创造巨龙,倒是呼唤来了一条巨龙。
  一条世界上第二邪恶的巨龙。
  白龙伏提庚。
  邪王的力量和部分灵魂已经和坠落之翼融为一体,而且已经深深扎根于伊妮德的身上。
  即使是亚瑟王本尊在此也只能将坠落之翼勉强从伊妮德身上抽离,但少女也会像是被抽出了全身骨骼一样虚弱,寿命也会不剩几年。
  而现在的英兰斯,更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在不杀死伊妮德的前提下分离坠落之翼。
  除了它的铸造者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