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42.消失的时间和人

  加里一离开,赫文就回到了地下室。
  圣徒的催化方式的不健全,往往会导致这些传奇战力心智不太健全,可是他们也绝非被几句话就能拐走的。
  虽然圣徒可以量产,而且他们也无法接触到教会的核心决策,损失的代价远小于普通传奇的陨落。
  但同时不能存在太多个,重新培养一个也要浪费掉二十左右的时间。
  所以教会在他们出生后,就会进行不着痕迹的观念灌输,让他们忠诚于教会。
  而他们身上的力量也是来自于伽芙南,如果加里背叛后没有失去力量,那么代表他仍然自认为是信仰女神的,这也是难以操控利用圣徒的心智缺陷策反他们的原因之一。
  没有人需要一个失去力量的巨婴。
  所以提尔绕过了教会塑造的认知防御,并在不破坏加里信仰的前提下,控制了他。
  有趣,如此说来,提尔必然是个擅于布置谎言和洞悉人心的家伙了。
  那这样一来,他一直以来最担忧的一种想法就不太可能成立了。
  那就是白狮会会长就是旧纪元的提尔本人,古老的神明虽说看似全部陨落,但赫文深知他们幸存到如今的可能也不小。
  不过执掌英雄和勇气的提尔本人绝对不可能使用操弄人心的手段。
  毕竟如果提尔真的是过去的旧神,那么赫文得到霜巨人之心的可能就会少很多了。
  神明和人类是两种物种,神明最寻常的一举一动,对于传奇都是天灾或者奇迹。
  麻木感从他右胸传来。
  赫文扯开衣服,在刚刚瞬间,他的小半个右胸都被时间重叠症感染了,翠绿的枝叶第二次出现,其根部深深地寄生在赫文的皮肉之下,皮肤之下的骨骼和血肉都已经被植物根部填满,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是另一种时间线吧,那个我可真弱啊。”
  话音未落,他的右胸连带手臂再次改变了形态,接着又不断的变化,也许几秒,也许几分钟,这部分身体就会和其他时间重叠起来。
  “时间重叠症越来越严重了,如果只剩下四分之一的身体时,就直接试试能不能偷走霜之心吧。”
  赫文走回客厅,看见了伊妮德,荷拉,和女仆塔尼娅正坐在一起玩耍。
  伊妮德手里拿着一本书:
  “……最后,英雄打败了恶龙,救回了王子,接着她和王子两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伊妮德,转头看向赫文:
  “莱特,你出来了吗?荷拉和我说过,你在里面的时候不要打扰你,所以我昨晚就在这里过夜了,没事吧。”
  赫文往前地脚步停顿了瞬间,又恢复了正常。
  等了一天?可昨晚她根本不在啊。
  “没事,对了,塔尼娅,客人离开多久了。”
  少女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拍拍裙子:
  “莱特先生,客人离开了25个小时左右。”
  赫文已经没有在意对方报出的时间如此精确了,但他在意的是时间的错乱。
  他自己感觉才过了30分钟左右。
  问题越来越严重啊,赫文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对伊妮德说道:
  “我没事,有些事情要处理而已。”
  骑士少女没有担心赫文,她亲眼看见了赫文使用珍贵的定向传送道具,而且能够和乔治索要东西,这个男人比很多人想象中的还要神秘。
  “莱特,你叫我来是为了什么?”
  赫文摸了摸脑袋,他的确有叫伊妮德今晚来拜访,或者说是昨晚。
  “对了,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伊妮德你是乔治的学徒对吧,在最近两年内,乔治有收过其他学徒吗?”
  伊妮德努力回想着:
  “应该是没有的,我成为乔治的学徒也才三年,在我的印象里,乔治一直都只有我们三个学徒,梅奥和艾贝尔也没提到过什么其他学徒的事情。”
  “是吗?”赫文眼神锐利起来,本来事情就已经很麻烦了,没想到还发生了这种事。
  虽然没有特意去了解,但他记得很清楚,乔治可是有四个学徒的,如果他也没能察觉这件事情的话,就代表着有个能将某人存在完全抹除的家伙正在这座城市。
  是古老的种族?还是复苏的邪神?
  这是让人疲惫啊。
  “伊妮德,你有没有注意过,像是骑士学徒专用的休息房有多少个。”
  伊妮德皱紧眉头:
  “我想想,应该是三个。”
  “空得也没有吗?”
  “也没有。”
  赫文询问道:
  “好吧,你能帮我个忙吗,留意一下周围有没有出现奇怪的现象,比如说,你总感觉有某个人,以前你认识的某人,却被包括你在内的所有人遗忘之类的事情”
  虽然赫文的要求很奇怪,而且具体的有些过分,但伊妮德并没有多问什么就同意了:
  “当然可以。”
  荷拉一会看看伊妮德,一会看看赫文,突然站起,把赫文来到自己旁边:
  “莱特,莱特,塔尼娅有事情想和你说。”
  赫文顺从地坐在荷拉旁边,侧头看向塔尼娅。
  塔尼娅憋红了脸,有些羞耻地说道:
  “莱特大人,我,我想预支三个月的薪水,我有一个妹妹考上了高中,现在弗斯第一中学开放贫困生招收,一年只要五十镑,而且我的妹妹成绩很好的,能够减免到20镑。
  “我想送她去读书,如果能够读完中学五年,也许还能够上大学,那样她的人生就有希望了。”
  赫文问道:
  “你妹妹今年多少岁了。“
  “十二岁,她很用功学习的,虽然她为了省学费跳级了一年,但成绩一直在年级前十,我知道这样子很麻烦莱特先生,但是我真的很希望她能够去读书……”
  伊妮德插嘴道:
  “你知道为什么弗斯第一中学开放了学费减免吗?”
  塔尼娅呆呆地问道
  “为什么啊?”
  “因为你身前的这个男人资助了全市的学校,让他们能够为平民学生特别招收一批质量不差的老师,和修建新的教学建筑。”
  “啊?啊!”
  回过神来的塔尼娅用充满感激和崇拜的眼神深深地向赫文鞠了一躬:
  “谢谢你,太谢谢你了,让我的妹妹有机会能够读得起书,我实在是太不知廉耻了,还提出这种过分的要求……”
  赫文拖住塔尼娅的肩膀,把她扶了起来:
  “不,这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我希望能够以正式的身份资助你妹妹的学费和生活费,只要她考上了大学,我就会继续资助,直到她大学毕业,拥有了独立的能力。”
  塔尼娅整个人已经愣住了,她被强烈的惊喜冲击的不知所措,她一边插着眼角的泪,一边弯着腰哽咽道:
  “谢谢!谢谢!莱特先生你真的是个大好人,谢谢,谢谢……”
  女孩已经双眼通红,完全说不出话。
  她深知,就算她想卖了自己,也不会有人出这么多钱。
  伊妮德也用敬佩的目光看着赫文。
  事实上,赫文虽然是出自真心的帮助她,但这件事情对他却是一个意外的好消息。
  有了这股强烈的感激之情,任何人都不可能通过魅惑,让塔尼娅无视赫文的嘱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