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9.侦探和诡计

  咚!咚!
  看起来门外的人没什么耐心。
  奥格登走到门前,打开一条缝,没好气地问道:
  “你们是谁?”
  门外的人则是很不客气的直接推门而入:
  “我们是亚伦城的侦探,我怀疑你的儿子吉米跟多场谋杀案有关,现在要带走调查。”
  奥格登先是一惊,接着质问道:
  “你们又不是警察,没有权利带我的儿子走。”
  这两人正是当初镇长带来拜访赫文的那对组合,高瘦侦探和健硕侦探二人。
  高瘦侦探则是微笑的回应道:
  “我们是正式受雇于亚伦警局的侦探,如果有必要,我也能带着搜查令过来,只是那个时候,我们就不会这么温柔了。”
  吉米站了起来:
  “我跟你们走。”
  健硕侦探点点头:
  “这就对了,我们又不是什么坏人,我能够保证吉米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一定会很安全的。”
  “我不允许你们就这样把我的弟弟带走。”妮莉站起身来,“吉米没有做什么坏事,就算按法律来说你们也没有资格带走他,更不可能取得搜查令。”
  两位侦探对视一眼,似乎是在惊讶这种小地方竟然还有人懂得法律。
  高瘦侦探讪笑道:
  “好吧,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们正在追寻一个穷凶极恶的罪犯,他手上已经有许多条人命了,我们也是听说吉米有可能见过他,才想让他带我们一起去现场看看。”
  “那你可以在这里问他地点。”赫文建议道。
  高瘦侦探顿了顿,解释道:
  “让他和我们一起走效果会更好一点,我们需要他指认嫌疑人,而且现在整个镇子上的人都处于危险之中,随时都有可能出现下一个受害者,如果你们今天制止我们,之后镇上有人遇害,那他们就是死在你们手上的。”
  高瘦男子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你们是罪人吗,妮莉小姐,你想成为这个罪人吗,赫文先生,你想成为这个罪人吗?”
  妮莉和吉米的父母都顿时哑口无言,不知道怎么反驳。
  健硕男子走到吉米面前,说道:
  “只要你帮助我们抓住那个坏人,你就保护了镇上的大家,你就是大家的英雄,怎么样?”
  吉米也有些摇摆不定了:
  “是,是吗?”
  吉米看向赫文,他也能成为像赫文那样的英雄吗?
  “哈哈哈哈哈哈。”赫文按着肚子笑个不停。
  高瘦侦探看向赫文:
  “怎么,这位猎人先生,你想剥夺一个孩子的梦想吗,替他决定是否成为英雄吗?你没有这个权利。”
  赫文收敛了笑容,看着高瘦男人说道:
  “不,我有,应该说,每一个有良心的人都有这个权利和义务。”
  高瘦侦探脸露不善,威胁道:
  “也许你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我提醒你一下……”
  赫文粗暴地打断了他:
  “我知道我和谁在说话,两个懦夫,我现在开始怀疑你们到底是不是警局雇佣的侦探了,毕竟对你们这种人来说,撒谎应该是家常便饭吧。”
  高瘦男子没有立马反驳,而是饶有兴致地问道:
  “我们这种人,哪种人?”
  赫文解释道:
  “一个为了金钱和名誉,将孩子陷入危险的败类,的确是不错的诡辩,将没有抓住罪犯归咎于无动于衷的路人。
  “按照你们的逻辑,吉米除了告诉你们所有他知道的消息之外,还得跟着你们一起去前线,冒着巨大的风险,调查一位连环杀人犯,这样看来,所有没有主动去帮你们的平民,都应该送进监狱了。
  “你们从业不是一年两年了吧?难道还会不知道去杀人犯可能出现的地方调查他是多么危险的事情吗,不,我想你们知道,只不过你们并不像你们说的那样,真的在乎普通民众的生命,你们只在乎能否破案。
  “巧妙的用潜在的受害者来撼动我们的道德,但是却主动将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放在受害者的位置,让他的生命陷入危险之中。”
  赫文一步一步地走到二位侦探的面前,说道:
  “请回吧,吉米会配合来问询的警察,说出他知道的一切,但不可能跟你们一起走的。”
  高瘦男子笑了笑,他没有想到自己竟会陷入这种境地。
  但是他可不是业余坏人啊,他早就做好了完全准备,现在这些准备可以派上用场了。
  侦探将嘴凑到赫文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人听得见的声音说道:
  “你没有什么侄女吧,我不管那个小女孩是你从哪里拐来的或买来的,只要你现在乖乖帮我们,我就不揭发你怎么样。”
  侦探特意查了一下赫文的背景,发现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兄弟姐妹,那么这个女孩的来历就很耐人寻味了,而且据他所知,在这片土地,买卖人口可不是个新鲜事。
  赫文无所谓地笑笑:
  “荷拉是我朋友的女儿,她的母亲是那种小城市侦探查不到的大人物。”
  吉米的父亲也说话了,他抽出了墙壁上的长剑:
  “我年轻是也是个远近闻名的剑术高手,如果你们想对我儿子动手,可得好好掂量掂量。”
  高瘦侦探看了眼同伴,下定了绝心:
  “好吧,打扰你们了,我们这就走。”
  说完,趁着众人松懈的一瞬间,两人从怀里各自掏出了枪管略长的手枪,随着两声沉闷的声音,两颗子弹分别对着房间里的两位成年男人飞去。
  这个房间内反应最快的是荷拉。
  在看见手枪的瞬间,女孩的表情变得有些凶恶,她咬牙切齿,眼眶带泪地冲向对赫文开枪的高瘦男人。
  但是她没走两步,就撞上了一道看不见的墙,就如同这里有块隐形的玻璃,她又接连撞了两下,都没能撼动隐形墙。
  她这时才注意到,赫文给她戴上的项链正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漂浮在半空中。
  反应第二快的是赫文,他掏出了怀中的手枪,用比对方还快的速度开枪,打落了健硕男人的手枪。
  反应第三快的是奥格登,他拿着剑刃冲向健硕侦探,刺入他的身体,将他推出了房门外。
  反应第四快的是高瘦男子,他精准的开枪命中了赫文的心口。
  “赫文!”妮莉和荷拉一同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