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52.逗逗你

  加里和巴顿打了个招呼,从大厅另一边走向赫文的位置。
  在众目睽睽之下,加里站在了赫文身前,微笑着低声问道:
  “莱特,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尽管他维持了表面上的礼貌,但是话语中的质问和威胁之意十分明显。
  赫文其实一点都不讨厌加里。
  又有谁不喜欢逗傻子玩呢。
  “任务。”赫文只回了他两个字。
  加里恍然大悟,尽管他不喜欢赫文,但是对于提尔的任务却是以百分百认真的态度对待。
  他和赫文一起走到角落问道:
  “你查到什么了吗?”
  赫文回答道:
  “我已经有很大进展了,来这边顺便调查一下。”
  听到这话,加里瞬间就不开心,他本以为赫文是从骑士团里查出了线索,才来这里找他。
  加里冷着脸地说道:
  “如果你什么线索都没有,就给我滚,教会是我负责的区域,你做好自己的事情。”
  赫文不客气地问道:
  “你是想实现提尔的计划?还是想和我争夺所谓的功劳,拉慢计划的进度。”
  加里一下被问道,老实说,他是想要做出一些成绩让提尔看到。
  但是如果说这样会让提尔的计划拖延,那么……
  加里满脸不情愿地说道:
  “好吧,我会当做没看见你的,但你千万别给我做出什么蠢事。”
  难道加里看不出来,在这种地方和他说话,已经是件蠢事了吗?
  赫文笑着说:
  “不不不,你不用当做没看见我,你还可以回答我几个问题。”
  加里的脸彻底阴沉了下来,似乎随时都会发火:
  “你别给我得寸进尺,我一只手就能你捏死你。”
  赫文一脸好奇:
  “你为什么老是想杀死自己人,你是不是原初之火派来的卧底?”
  加里眼睛中都要冒出了火:
  “我不准你污蔑我。”
  赫文用手拍了拍加里的脸,语气冷漠的说道:
  “那你就好好配合我完成任务,别像个小孩子一样甩小脾气,懂吗?”
  加里的脸都被气红了,半天说不出来话:
  “你,你,你……”
  赫文皱着眉头,饶有兴趣地问道:
  “我什么?”
  加里泄了气:
  “你有什么问题。”
  赫文恢复了微笑:
  “巴顿一直跟在你身旁制约你吧。”
  加里虽然认命了,但是脸色也极其糟糕:
  “是又如何,亚历克根本不重要,现在我们要把注意力放在提尔大人的任务上。”
  赫文终于明白为什么提尔要让玛丽安妮和他一起合作了。
  因为如果不是玛丽安妮这种心细又会哄小孩的类型,根本不可能和他好好合作。
  赫文问道:
  “你难道不知道巴顿是亚历克的心腹吗?如果他们有在骑士团安插间谍,难道他会不知道吗?既然他在一直待在你身边,你不能借着这个机会找找看他是否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你说的……”加里整个人都愣住,“好像有点道理啊。”
  赫文已经被彻底惊住了。
  易怒,鲁莽,有性格缺陷的人他对付过很多次,但是这样的傻子,他还是第一次见。
  赫文平复了情绪,哄着加里问道:
  “那你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加里回忆了一下:
  “好像,一直有个女信徒在和他接触,她有没有可能和这件事情有关系呢?”
  赫文继续引导着:
  “很有可能,你对这个信徒有多少了解。”
  加里说道:
  “我记得她有一头褐色卷发,长得很漂亮,而且看起来是个贵族。”
  赫文问道:
  “她的名字呢?”
  加里摇摇头:
  “我不知道。”
  赫文不想继续和他说话了,向着巴顿的位置走去。
  加里一把抓住赫文:
  “你干什么?这是我的任务!”
  赫文用不耐烦地眼神看着他,讽刺道:
  “你的任务?你是不是想搞砸提尔的计划。”
  加里被吓得松开了手。
  ‘小孩子真的太麻烦了。’赫文无奈地想到。
  如果不是亚历克和巴顿完全想象不到加里作为一位圣徒,竟然会背叛教会,估计他早就已经暴露了。
  赫文走到了礼拜堂的最前方,耐心地等到巴顿完成主持。
  加里再三犹豫后,还是灰溜溜地走掉了,他不想多看赫文一眼。
  “……吾等回归于烈焰,于火之国永生不息,日夜歌唱起舞,与伽芙南女神和她的子民一同享受终末的欢愉与救赎。”
  信众们也高声齐唱圣歌。
  结束后,巴顿起身让修士和修女替他进行退堂礼,然后走到了赫文的身边,热情地握住赫文的双手,欣喜地说道:
  “莱特先生,感谢您对我们一直以来的支持。”
  虽然赫文剃了胡子,但巴顿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他来。
  所以说不愧是兼任辅理主教。
  巴顿抱歉地说道:
  “刚刚加里神父给你造成了不少麻烦吧,我在这里替他道歉,他是个不成熟的人,但却也是一位虔诚的神父,有时做出些蠢事,可能只是因为过于冲动。”
  巴顿刚刚在台上看着很清楚,加里一直脸色都很糟糕,而且似乎随时都要发怒,很明显两人进行了一次十分激烈的争吵。
  看起来,莱特是这场争吵的胜利者啊,巴顿知道加里曾去找过他的麻烦是,所以对两人会起争执丝毫没有怀疑。
  赫文神情大度,好像刚刚故意激怒加里的人不是他一样:
  “没事,我能够理解他的心情,我们都是为了实现女神的教义而在努力。”
  他这句话也并非全错,加里的确觉得自己的所有行动,都是在遵从女神伽芙南的指引。
  赫文正想继续套话,但一个人影打断了他的思考。
  一位褐发贵族小姐,穿着长裙走到两人的身边:
  “巴顿神父,这样就是大名鼎鼎的莱特先生吧。”褐发女士微微弯腰行礼,“感谢您为教会和弗斯市做的一切。”
  赫文看着她圆润的脸蛋说道:
  “我只是做了我力所能及的事情罢了,这位小姐是?”
  巴顿连忙插嘴道:
  “她是来自圣凯伦的贵族小姐,也是我们虔诚的信徒。”
  圣凯伦是原初之火教会势力最大的一个国家,在大陆上也是个庞然大物。
  贵族小姐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阿尔比娜·奥尔瑟雅,一名不值一提的小贵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