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92.邪神残余

  赫文轻轻咳了两声,皮肤因为缺血而呈现出异样的苍白,双眼深陷在眼窝之中,好像会被风轻易地吹倒。
  帕尔到是不奇怪赫文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仍然记得刚刚所见到的那一幕景象。
  每个死去的骑士,都有着扭曲到绝不是人类能够做出的表情,似乎在生命中的的最后一刻获得了无与伦比的极乐享受。
  那副场景对于任何一个有着正常理智的人都是莫大的摧残,足以让一位受到高等教育的学者后半生堕入最深邃的梦魇,日夜不得安宁。
  帕尔相信赫文也一定见到了类似的场景,才会表现得面色发白,身体无力。
  帕尔绝对没有任何看不起赫文的意思,他本人就是邪恶的怪物,才能再看到那副血腥且富有艺术气息的画面之后,在十分勉强地控制下,尽力不表现出狂热和厌恶。
  而赫文竟然只是面色惨白,已经让他十分佩服和惊讶了,因为他认为即使是一名出色的人类战士,在见到那一幕后也会无法抑制的产生生理上的反感和恶心,意志不够坚定者甚至会当场呕吐和尖叫。
  帕尔看着赫文说道:
  “你没事吧。”
  赫文回答道:
  “我很好”
  甚至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好了,虽然现在体内的血液都已经涌入右腹腔内的心脏之中,让他整个人都陷入了极度空虚之中。
  但赫文很清楚,这种空虚和无力不过是一种假象,因为每时每刻都有腐败的血液在心脏内部被洗涤和净化,变得新鲜且富有生命力,它们在等待着重新回到这具身躯。
  帕尔露出笑容:
  “听说我们之中有一个内奸,希望不会是你。”
  赫文点点头:
  “当然,我们两个肯定是忠诚的,我看加里就有些可疑了。”
  帕尔深以为然地说道:
  “我也一直觉得他一直以来都很奇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人这么蠢,这一定是他的伪装。”
  帕尔并不急着探查赫文的真实身份,因为等到他们围攻亚历克的时候,内奸肯定会暴露出来的。
  帕尔本不打算理会这些事情的,他只是想借助白狮会的力量杀光弗斯城的原初之火信徒,再让原初之火把目光放在白狮会身上,自己可以毫不引人注意的溜走。
  但是现在提尔给出了一个优渥的条件。
  帕尔曾在某种情况之下见到过那种不应存在人间的力量,按照原初之火的说法,那是污秽的异端,是堕落邪神的残余,是需要被彻底摧毁和净化的邪恶本质。
  虽然帕尔仇视着原初之火,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原初之火在这件事情上说的没错,那样肮脏不堪,亵渎生命的东西,的确不该留存于这个世界。
  他是在一位同族的记忆之中见到邪神残余的,他不知道最后有多少生命因此而死,至少在他同类记忆中的最后一刻,已经有半个城市的人死于邪恶力量的扩散了。
  而剩余一半的人,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过着原来的生活。
  每时每刻都有人突然死去,但周围的人却会无视他死前痛苦的哀嚎,而是看也不看地上散发着腐败恶臭的尸体,面色如常地跨过去。
  即使是他的同族,在生命的最后,也渐渐分辨不清现实与虚幻,最终忘记了城市里的所有诡异情形,在安宁中死去。
  但是在传到帕尔脑海中的记忆里,他的同族并没有做出每个死者最后都会做出的举动——喊出一声尖锐刺耳的哀嚎。
  也许在嚎叫的时候,占据身体的东西就已经不是他们本人了,在这之前,他们已经十分幸运的死去了。
  他找遍了整个大陆,都没能发现那座城市的存在。
  帕尔很怀疑,如果他不是透过这种方式了解到这种力量,当时是真的在场的话,他是否也会坠入孕育疯狂与自我毁灭的深渊呢?
  他不惧怕死亡,但绝对不能这样死去。
  帕尔不想知道答案是什么,不过虽然他发自内心的厌恶这种东西,但如果所谓的邪神残余能够被用来对付自己的死敌们,那就再好不过了。
  只有这种可怕的死法,才能够对得上原初之火对他们做出的残忍迫害。
  不管赫文还是加里,反正内奸一定会死在他的手上,甚至就算他们两个都是内奸,他也有把握一同对付他们和亚历克。
  他的复仇之路已经完全展开,很快,原初之火就会因为自己过去的错误决定而付出代价。
  帕尔和赫文两人站在弗斯大教堂外面,看着里面灯火通明的样子,整座教堂的神父和修士都已经全副武装了。
  此刻是8月14日,星期一,晚上11:15分。
  帕尔微笑着说道:
  “紧张吗?我们马上就要面对这个城市中最强大的人之一。”
  赫文抬了抬眉毛:
  “害怕?”
  帕尔说道:
  “没错,一旦跨过这条线,一切都不一样了,莱特,你在今天之前是人人都称赞的大慈善家,杰出的年轻企业家,弗斯许多年轻女子和少妇梦想中的结婚对象。
  “可是过了今天之后,莱特这个名字是强行闯入弗斯大教堂的恶徒,是隐藏身份的虚伪小人,是堕落的邪恶异端,你只能以他人的身份活下去,直到提尔实现了他的理想,以残暴的统治者的身份回到大众的视野之中。
  “你不会后悔吗?”
  帕尔的眼神中充满好奇,他自己抛弃了许多次身份,而在最初的几次,他几乎都要留下来了。
  他还记得和自己的第一对父母分别的时候,他当初甚至留下了眼泪,站在门外看着屋内的那对老夫妻许久。
  直到老男人走出门外,用警惕的语气问他:“你有什么事情吗?”,他才依依不舍的转身离开了。
  所以他很奇怪,赫文面对着自己积累下来的,那让无数人羡慕的声望,能够那么干脆的舍弃吗?
  如果不能,那么也许他不需要舍弃,因为他就是那个内奸。
  他就可以直接杀了赫文了。
  赫文的回答出乎他的意料。
  他半真半假的说道: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会在乎这些虚假的东西?如果提尔真的能够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那么抛弃名声,被他人误解又如何。
  “现实的邪恶如此之多,仅仅只靠努力和空想可不能改变这个世界。”
  帕尔有些好奇:
  “你被人误解过吗?”
  赫文推开大门教堂的金属大门:
  “数不胜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