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97.这便是提尔的战,战……

  光爆的瞬间。
  亚历克主教消耗了体内近半的光元素和火元素,才抵消了近在咫尺的恐怖高温。
  帕尔站在原地,皮肤表层被瞬间融化,只不过其又在瞬间恢复,尽管看着狼狈,但他实际上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
  赫文抬起手挡了挡从伽芙南之握爆发出来的刺眼光芒,携带着巨大热能的电磁波在接近赫文体表后霜元素剧烈碰撞,在滋滋声中,能量瞬间被抵消殆尽。
  帕尔看着赫文的应对方式,有些相信他所说的话了,看来,赫文的确没有大放厥词,不过即使如此,他也还是毫不慌乱。
  帕尔有着十足的把握击败赫文。
  猎魔人对没能阻止加里自杀感到可惜。
  当然,他不是因为可怜加里,虽然加里是受到蛊惑而做了错事,而且他所寻求的不过是安慰和认同罢了。
  但一个人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即使是为了获得认同才选择堕入邪恶,他所犯下的恶行也不会因此能被原谅。
  在追随提尔的日子里,他已经做了不知道多少错事,而这些事情都是在他神志清醒做出的选择。
  没有人能够替他狡辩,也没有人能够替死者原谅他。
  赫文真正可惜的,是没能阻止对方喊出那一句话。
  从德西雷死亡之时,他就感到了一些意外。
  当初他本来只是想要让提尔放走那些被抓住的无辜平民,可提尔却直接干脆的杀死了他最忠诚的手下。
  但如果德西雷的作用本来就是死亡,那提尔会这么做就丝毫不让赫文意外了。
  德西雷用自己的生命为祭品,维护了提尔的荣耀。
  而如果赫文没猜错,提尔也借助赫文放走囚犯的要求,执行了正义。
  加里用自己的英勇赴死,献出了他面对死亡的勇气。
  而提尔本来打算将原初之火和骑士团的冲突,献祭给战神最重要的权柄。
  那便是提尔的战争。
  而如果他原来的计划被破坏了……
  赫文突然问道:
  “所以你就是战争?”
  帕尔一愣,其实他并不太明白提尔之前说的那些话,但现在看来,赫文十分清楚提尔想要做什么。
  所以帕尔要将他和原初之火的战争献祭给提尔吗?
  在知晓提尔的目的后,赫文就不指望能够轻松击败他了,毕竟那可是神明之力,最强的凡人虽然被称作半神,但半神指的不过是超越传奇之人。
  除了少数怪胎,绝大多数半神和神明的差距就好比路边的廉价灯泡和宇宙中进行着近似永恒聚变的恒星一样。
  而绝大多数半神在旧神之力面前都十分脆弱,即使是赫文也不例外。
  至少在他第二声心跳响起之前是这样。
  不过赫文现在有其他方法对付提尔了。
  那就是阻止帕尔和亚历克之间的战斗发生。
  让“战争”在开始之前结束。
  帕尔他也意识到了什么:
  “莱特,说到底我们没有任何仇恨,你完全可以带着自己的家人离开这座城市,让我和原初之火解决我们之间的战争。
  “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在我看来你应该已经实现了吧,现在的我们完全没有敌对的必要。”
  虽然提尔要求他解决叛徒,但如果提尔的无法取得胜利,那就什么都没意义了,只要提尔赢了,条件还可以再谈。
  帕尔真心地劝道:
  “我保证只要你现在离开,我绝对不会去追杀你,我唯一的敌人只是原初之火。
  “你就算阻止了我们,又能得到什么呢?民众的感谢?市长的表彰?还是英雄的名号?你也说了,这些东西你完全不在意的吧?
  “而你一旦失败了,付出的可不只是自己的生命,还有你的家人,所有对你充满信任的人,他们都会死于非命,这一切值得吗?
  “你是个商人,难道看不出这里面的利益关系吗?”
  霜元素在赫文的手掌汇聚,一个微型的暴风雪在他手上成型。
  赫文摇头说道:
  “这不是值不值得的问题。”
  帕尔好奇道:
  “那是什么问题?”
  赫文回答道:
  “对与错的问题。”
  帕尔叹了口气:
  “我知道,你是最蠢的一类人,没有自知之明的好人。”
  赫文说道:
  “不,我是猎魔人。”
  帕尔脸色一肃,他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毫无意义了。
  寄生者点点头:
  “我明白了,那么来吧。”
  赫文右手一张,微型暴风雪直接以赫文为中心按比例扩散,直接覆盖了帕尔所站的位置。
  帕尔的身周被风暴笼罩,能见度大大降低,而赫文身体也消散在风雪之中。
  在哪?
  帕尔一低头,躲过藏在风雪之中的冰刃,接着在地上打了个滚,拉开和原来位置的距离。
  一朵两米高的冰花在他刚刚所站立的位置盛开,其中蕴含的霜元素足以让他受伤。
  刚刚所发生的一切,甚至还不到半秒,而很明显这还不是暴风雪里唯一的危险。
  帕尔举起双手:
  “投降了,投降了,我不打了。”
  暴风雪渐渐停息,赫文的身影从中显现。
  帕尔露出了微笑:
  “兄弟,你先走吧,剩下的交给我就好。”
  赫文扶住额头,处理着想要冲进来的虚假记忆:
  “你在干什么”
  帕尔说道:
  “接下来我来处理吧,你去帮其他人。”
  赫文重复道:
  “你到底在干什么?”
  帕尔怔了一下,问道:
  “我是你的什么人?”
  赫文说道:
  “什么都不是,帕尔。”
  帕尔问道:
  “你是怎么做到的?”
  赫文指了指头部:
  “你说的是怎么无视那些你塞给我的记忆吗?直接拒绝就行了。”
  帕尔平静地说道:
  “强大的精神力量吗?有点麻烦啊”
  赫文问道:
  “你看起好像不怎么惊讶啊。”
  帕尔说道:
  “你不是我遇到的第一位能够无视我被动干涉的人,你知道吗,我是一名传奇武僧,我之所以选择苦修之道,一方面是为了利用我们种族强大的身体力量,而另一方面是为了驾驭我强大的精神力量。
  “我的技艺是在一间古老修道院里学习的,那家修道院有着足足三个人在我进入的时候能够抵御住我的精神干涉,而在我步入传奇之后,只剩下一人能够抵御我的干涉了。
  “那是一位我也十分敬佩的老人,他在发现我混入修道院后,和我谈了一次话,告诉我只要我虚心学习,不打破戒律,就不会赶我走。
  “而对于我的非人身份,他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好像那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你猜猜接下来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