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91.这将是提尔的战争

  帕尔手心微微出汗,人类几乎相同的汗腺向外排着体液。
  提尔怎么会在这里!
  他虽然在加入白狮会时改变了外形,区别开来身为乔治弟子时的外貌,但他使用的名字却仍然是帕尔。
  他陷入了危险之中,随时都可能暴露身份。
  但是以帕尔的计划,此时的提尔明明不会出现在这里,他现在应该是在纯白之塔附近才对。
  帕尔有些紧张地开口道:
  “提尔大人,你怎么来了?”
  提尔看了一眼帕尔身后满脸疑惑的众多骑士们。说道:
  “计划有变,我们有内奸。”
  帕尔差点以为提尔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身份,在看到他没有动手的打算后,才强行冷静下来:
  “怎么回事?”
  提尔说:
  “你,莱特,加里,三人之中有一个把我们的计划泄露给了亚历克,现在他并没有离开教堂,反而待在教堂中央,保护信徒们,如果你现在带着这些骑士去弗斯大教堂屠杀信徒,只会面对亚历克的怒火。”
  跟随着亚历克的数百名骑士听到这话,顿时面面相觑,屠杀信徒?他们不是去对付教会神职人员的吗?
  兰斯骑士团中传来了一句句的质问:
  “大人,我们不可能对无辜的英兰斯公民动手,我曾发誓要守护他们”
  “帕尔大人,你不解释一下吗?”
  “帕尔,你到底想做什么?这不是乔治大人和亚当斯大人的意思吧!”
  “帕尔,这个人又是谁?你背叛了骑士团吗!”
  糟了,他们说出来自己的名字。
  帕尔握紧拳头,他并非没有考虑过这种情况,而且还有着专门的应对方法。
  平常他对周围人类的认知干涉都是被动造成的,而如果他主动去侵入一个人的脑海,他的干涉能力会加强无数倍。
  他的确做好了主动侵入提尔脑袋的准备,但现在他却不像之前那么有把握了。
  现在的提尔,和之前他所见到的提尔是两个人。
  不仅仅是他体内彭拜的力量,更是他那藏着暴虐和疯狂的眼睛所透露的可怕意志。
  那不是属于白狮会会长的意志和力量,而是某种更加古老,神秘莫测的东西。
  帕尔不知道这是什么,也不知道提尔是否能够驾驭住这种疯狂的力量,但至少他能够看出来,现在的提尔已经不像几十天前那样,能够任他摆布了。
  那藏在提尔内心深处,无法抑制的癫狂和残暴,已经犹如实质存在于空气中的某种稀有气体一样在四周散播开来,即使对方现在高喊着想要杀死自己,帕尔也不会有任何意外。
  提尔轻笑一声:
  “你在担心什么?放轻松,不过是没有意志的力量而已,像你这般意志不坚定的家伙的确会因为这股力量的暴虐和疯狂而感到恐惧。
  “但对我来说,这还远远比不上我所遇见过的究极恐怖,真正的邪恶比这股失去主人的力量要可怕无数倍。”
  虽然提尔说话时候很轻松,但他知道自己的确受到了旧神之力的侵袭。
  如果他没有受到影响,不管是刚刚和赫文,以及现在与帕尔交流时,绝不会表现的如此傲慢无礼,而是像以前那样平易近人。
  对提尔来说,只要能够达成目标,不过多么卑鄙的事情都能去做。
  如果需要他丢弃面子,他能谦卑的如同仆人,如果需要他高高在上,他会将众生视为虫豸。
  但是旧神之力的污染是物理性质上的,绝非单凭意志就能克服和战胜的。
  好在他早已做好了应对污秽的准备。
  既然已经决定了窃取神明之力,和伽芙南平起平坐,那么区区的精神污染怎么可能阻挡的了他。
  提尔和帕尔对视道:
  “我不在乎你是什么东西,到底是怎样欺骗我的,我也不想知道你有什么秘密。
  “只要你站在我这边,我就会帮助你实现目标,你想要对付原初之火是吧?就算你打算彻底毁灭他们,我也能够给你提供足够多的帮助。”
  帕尔有些不太相信,提尔真的能对自己耍了他这件事视若无睹吗?
  即使心中保持怀疑,寄生者还是一脸尊崇地说道:
  “如果您能帮我对付原初之火,不管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不论提尔想干什么,帕尔都会先接受,因为只要这件事情一过去,他随便换个新身份,就再也没人能找到了。
  在战争之力的影响下,提尔的神情高傲而冷漠:
  “如果你已经背叛了我,最后现在自杀,这样就只会杀你一个人,但是如果你不说实话,我会将你们的整个种族都灭绝。”
  帕尔的脸也冷了下来:
  “你放心,我没有背叛你,不过我好心提醒你一句,即使是原初之火的教宗,也不敢说出这种话。”
  提尔呵呵一笑:
  “他的确是个厉害的家伙,但是比起我即将到达的领域,你,加里,莱特,以及原初之火教宗,都不过是虫子罢了,区别就是有的虫子肥大,有的虫子瘦小。”
  提尔说话的神态就好像他已经是那众多神明的一员,把自己和他们这些凡人给区分起来:
  “同时,如果你能顺便替我解决点那个内奸,我会好好奖赏你的。”
  帕尔也不再对提尔毕恭毕敬,反正他已经看出对方没打算现在动手。
  帕尔冷笑着问道:
  “你能给我什么?”
  提尔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先提了个要求:
  “我需要你给原初之火带去一场战争,一场规模很小的战争就行了,但你要切记那是一场战争,而你要在内心深处,将这场战争当做献给我的祭品。
  “我会让这场战争不断扩大,蔓延,战争会以近似瘟疫的姿态在这个世界上扭曲的生长,像是最古老的藤曼一样盘根交错,所有在战争中死去的灵魂,都会变成我力量的来源,而我能够向你保证。
  “所有原初之火成员的灵魂,都属于你。”
  此刻终于察觉到异样的帕尔缓缓转身,跟随他的骑士团成员已经很长时间都没发出声音了。
  无声的战争在他身后悄然展开,所有的骑士双眼通红,他们将手里的长剑插入了的战友的胸膛上,平常亲如手足的战友在他们眼中似乎化作了地狱里的厉鬼,哪怕舍弃生命,抛弃荣誉,他们都要用残忍与高效并重的方式杀死往日的兄弟。
  帕尔激动握紧双拳,止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如此美妙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