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8.knock,knock

  宴会即将开始了。
  荷拉最终从赫文买来的十数件衣服选择了一套白色的女士礼服。
  再配上一头染黑的短发,本来显得引人爱怜的女孩,又多了了几分帅气,足以让镇上那些十六七岁的少女们惊叫连连。
  “赫文,如果我们遇到坏人怎么办?”
  “你只要待在我身边就好了,我会搞定一切,而且就算他们在你面前走过,也很可能认不出你。”
  赫文摸了摸怀里的几个金属球,用极其自信的语气说道:
  “放心吧,有我呢。”
  荷拉没底气的应道:
  “嗯嗯。”
  二人没花多少时间就来到了荷拉的家门口,而且正如赫文所说的,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咚,咚。
  来开门的是满脸红光的丽贝卡,吉米的母亲今年已经三十八岁了,但是她的皮肤保养的许多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都还要好,连鱼尾纹都看不到。
  这位金发美人看了看赫文和荷拉,微笑着道:
  “这位小公主就是荷拉小姐吧。”
  荷拉抬了抬鼻子,强调道:
  “对,我就是赫文的侄女,你就是妮莉姐姐吗?”
  丽贝卡用手捂住嘴巴,轻笑着说道:
  “小荷拉还真会说话,我是妮莉的妈妈,丽贝卡啦。”
  荷拉睁大眼睛,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
  丽贝卡咯咯地笑着邀请二人:
  “你们还呆在这里干什么,快点进来啊,奥格登!快点准备东西。”
  两人很快就入座。
  吉米看起来十分兴奋于赫文的到来,除此,他脸上还有一丝安心,就像是久经沙场的的战士终于回到了家乡一样,终于能松懈半刻紧绷的神经。
  妮莉虽然一脸不耐,但是也出奇的没有说什么怪话,赫文猜测应该是她父母特意嘱咐过了。
  其实妮莉和他的问题很简单,小时候他和妮莉讲了一些过去见过的事情,但是妮莉在和别人讲这些事情却被别同龄的伙伴狠狠嘲笑了。
  感觉受到欺骗的妮莉泪眼朦胧地冲到赫文的家里,却看到了正在吸收原始巨兽的骨粉补充活力的赫文,将他当做了性格恶劣,喜好欺骗孩子的瘾君子,气冲冲地离开了。
  虽然只是一件小事,但这道微不可见的裂痕却在未来的十年里慢慢扩大,也导致他们两人的关系不断恶化,至于其他人认为的妮莉对自己有意思,那只不过是个美妙的误会罢了。
  “这就是小荷拉吧,你看起来好漂亮啊。”妮莉故意没去看赫文,而是和一旁的小女孩搭起话来,“要不要来姐姐的房间玩玩,我们还有一点女孩子的时间。”
  荷拉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嗯。”
  丽贝卡看着荷拉,有些奇怪,这个女孩对妮莉的态度怎么和对她的完全不一样,不过她想了想,只觉得是妮莉不怎么讨小孩喜欢。
  虽然荷拉态度冷淡,但是妮莉反而没有什么不喜的神色,更加热情的拉着她走进自己的房间。
  而一旁的吉米也趁着这时来到赫文身边,低声说道:
  “这些天我一直感觉的到那只怪物的视线,就好像他当初根本没有离开这里,而且……”
  吉米犹豫了几秒,将声音再次压低:
  “我的父亲奥格登,这段时间有些奇怪,也再三确认了,他记得只有我和他才知道的事情,习惯和下意识的小动作也没有变,他就是他,但是却和平常很不一样,我怀疑那个怪物对他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也许是他把怪物藏起来了。”
  赫文微微颔首:
  “我知道了。”
  没等多久,妮莉再次拉着荷拉出来,一脸心满意足的样子,看起来两人相处的很不错。
  荷拉再次做到赫文的旁边,而妮莉坐到了赫文正对面的右一个位置,刚好能和他错过视线。
  奥格登从厨房里出来,给赫文,还有他的妻子女儿倒了杯红酒,吉米和荷拉面前的则是鲜甜的橙汁。
  荷拉悄悄在赫文耳边说道:
  “妮莉姐姐是个坏人。”
  赫文笑着问道:
  “为什么?”
  荷拉语气中有些生气:
  “她骗我说你是坏人。”
  “哈哈,她不是坏人,只是个笨笨的人而已。”
  “噢~”荷拉睁大了眼睛,似乎学到了一种新的知识,接着用同情的目光看向妮莉。
  等到所有人都落座后,奥格登率先站了起来,举起酒杯。
  “今天,我们在这里一同庆祝,我的女儿妮莉,考上了沃顿理工大学,很快她就要离家前往首都沃顿,在那里开始崭新而且充满了未来的四年生活。”
  这个老男人看着自己一手养大,即将离家的女儿,眼眶微红的喊道:
  “干杯!敬妮莉。”
  “干杯!”“干杯!”“干杯!”“干杯!”“干杯!”
  其他五人连声应道。
  奥格登很快调整过来情绪,除了赫文没有人察觉到他刚刚的异样,这位父亲继续说道:
  “大家可以开吃了,不过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要讨论。”
  奥格登看向赫文,开门见山地说:
  “你是否爱我的女儿。”
  “爸爸!”妮莉羞红着脸喊道,“我和他的关系根本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
  话是这么说,但妮莉也不禁地伸出一个想法,那就是赫文会怎么回答?
  少女的眼神直直的盯着赫文脸庞旁边十厘米处的空气,红着脸一言不发。
  “赫文,爱是什么啊?”荷拉完全不看氛围地问道。
  赫文轻笑一声:
  “你长大就知道了。”
  猎人再次郑重地看向妮莉和她父亲:
  “我可以和您保证,正如妮莉所说,这是一个美妙的误会,在我看来,妮莉不过是有些叛逆心理的小女孩,也许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但她应该将我看做了一个很重要的长辈,这也是为什么她青春期时会对我有那么大的意见。”
  妮莉松了一口气,接着又小声地嘀咕着:
  “反正去了沃顿后,就再也看不见你了。”
  丽贝卡皱着眉毛,本来她是不太支持妮莉和比她大了不少的赫文谈恋爱的,但是今天见过后,她也不得承认,这个年轻人的确有种独特的魅力。
  而且荷拉还那么可爱。
  “我都说了多少次,我们不是那种关系,老爹你不要在说了好不好。”妮莉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的嗔怒,轻声指责自己的父亲。
  “好吧,不过也许今晚我能陪你一起回去,我们可以再聊聊这个话题。”奥格登似乎还没有死心,提议道。
  咚!咚!
  两声重且急促地敲门声响起。
  丽贝卡看向丈夫:
  “你还邀请了其他人吗?”
  奥格登沉着脸说:
  “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