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4.尸体

  次日清晨。
  赫文向壁炉里添了些木柴,让整间屋子能够保持温暖。
  啪嗒,啪嗒。
  小女孩睡眼惺忪地赤着脚从楼梯上下来。
  昨天赫文把女孩带回家后,她没过多久就深深睡着了,赫文就把她抱入了二楼的客房。
  看到赫文的瞬间,小女孩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在确认自己并不是在做梦后,就露出了一道浅浅的笑容。
  这是猎魔人第一次见到她笑。
  赫文转身拿出了两张白盘,他自己的盘里装着4根鸡肉肠和2个煎蛋,而女孩的盘子除了数量减少了一半之外,还加了点西蓝花做点缀。
  女孩抽了抽秀鼻,眼睛突然放光,怯生生地问道:
  “这是什么?”
  赫文一边将盘子放在餐桌上,一边准备着叉子和餐刀:
  “早餐,你的是两根鸡肉肠和一个煎鸡蛋,当然了,就算是早餐也要吃点蔬菜,不然对肠胃不好。”
  赫文打算问她之前吃的都是什么东西。
  女孩轻手轻脚地爬上了椅子,她的两只白嫩的小脚丫在地面上20厘米处不断摇摆。
  赫文也坐在了她的对面,拿起刀叉切了一小块香肠塞进嘴里,又突然说道:
  “对了,你会用刀叉吗?”
  女孩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了看赫文的双手,接着用着不算娴熟的姿势切下香肠。
  赫文笑着说道:
  “看来是我担心太多了。”
  女孩继续将鸡蛋塞进小嘴。
  赫文摆出一副不经意地态度问道:
  “你可以叫我赫文。对了,话说回来,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女孩突然停下了握住刀叉的双手,闭口不言。
  赫文转移话题道:
  “等下去鞋柜那双拖鞋,虽然有些大了,但暂时凑合着穿吧,还有,我等下要去镇上给你买点东西,你是要在这里等我,还是我带你一起去。”
  “我不去。”女孩摇摇头,“坏人会看到我的。”
  赫文点了点头。
  “赫文。”女孩停顿了数秒,“我叫8号。”
  “那不是名字。”赫文边切鸡蛋别回答道,“你还有其他名字吗,在他们叫你8号之前。”
  “我没……”女孩面露痛苦,“我不知道,我不记得了。”
  赫文提议道:
  “叫你荷拉如何,取自荷拉德古娜(Hladgunnr),意思是如同天鹅般纯洁。”
  荷拉重重地点了点头:
  “嗯!我听赫文的。”
  赫文面色如常地说:
  “荷拉,你可以跟我多说说那些坏人们的特征吗,有什么方面能让我一眼认出他们吗?”
  在接连问了几个问题,了解了一些情况后,赫文就准备出门买东西了,但是在他开门的前一刻,荷拉突然拉住了他的衣角不放。
  赫文蹲下,拍了拍荷拉的脑袋说道:
  “你害怕吗,你害怕我可以先不出门,但是……”
  荷拉摇了摇头,打断了赫文:
  “赫文,你要小心坏人,他们很坏很坏的。”
  赫文点了点头,笑道:
  “荷拉你放心,你也记得我的话,我没回来之前你千万不能离开这间房子,知道吗。”
  “嗯嗯!赫文说的我都会记下来。”
  赫文确认了荷拉精神状态还算良好后,就转身出门。
  刚刚踏出房门,赫文就看着房子说道:
  “看好她。”
  离房子最近的一颗白蜡树好像被什么生物撞到了一眼,在没有风的前提下摇晃了起来。
  还没等赫文走到卖东西的地方,他就看见吉米迎面走来。
  男孩有两个大大的黑眼袋,看起来十分疲惫,眼睛中还能看见血丝。
  看见赫文后,吉米面露喜色,连忙走到他的身前:
  “赫文叔叔!我找你好久了。”
  “怎么了吉米,你可不是那种会熬夜的人。”
  吉米苦笑着说道:
  “我昨天整晚都没睡,赫文叔叔,你说,人会无缘无故看见幻觉吗?”
  赫文认真地回答道:
  “如果没有家族病史,一般情况下不太可能,发生了什么?”
  吉米手脚并用的向赫文描述起了昨天见到的东西:
  “我昨天看到怪物了,是一个又高又瘦的人,但他皮肤是一种怪异的白色,有着锋利的爪子,而且他没有眼睛,鼻子和耳朵,脸上只有一个血盆大口。
  “我看到怪物之后就转身往家里跑,我能感觉到它一直在身后,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抓住我,而等到我进家门后,他就彻底消失了。”
  赫文仔细回忆了一下,至少他的记忆里没有长这样,而且喜欢戏耍猎物的魔物,要知道他不知道的魔物种类可不多。
  制造幻觉的魔物?旧纪元的古老种族?还是某种诞生不久的新魔物?
  赫文一愣,他突然想起来,几乎所有的魔物应该灭绝了,正如猎魔人一样。
  这已经不是随处都有魔物可以猎杀的时代了。
  赫文对吉米说道:
  “这几天不要离开镇上,过两天我陪你去你遇到怪物的地方看看,也许我们能发现什么。”
  “赫文!”远处一道粗矿的声音传来。
  镇长带着小镇的治安官一起走来。
  赫文歉意地对镇长说道:
  “镇长先生,之前拒绝你的事实在对不起,两周前我的远方侄女前来投奔我,我实在是走不开。”
  “你还有侄女?不对,我不是和你说这个的,我们在黑目森林发现了一些东西,一些很糟糕的东西。”
  “是在南侧边缘吗?”吉米白着脸问道。
  “不,不是,是在北部。”镇长瞟了一眼吉米,“小子,你该回家了,这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赫文对着吉米点点头:
  “你过两天来找我。”
  吉米应道:
  “好的,对了,还有我说的那个,就是在黑目森林南侧边缘的地方看见的。”
  说完话吉米就转身离去。
  镇长点点头,对着赫文说道:
  “你得和我们来一趟。”
  三人出现在黑目森林中。
  赫文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镇长神情如此凝重。
  一只成年黑熊近乎完整的尸体躺在地上,看起来已经腐烂了几天了,但是这正是奇怪的地方,因为这么大一块肉,在这种地方很难等待正常腐烂就会被吃的精光。
  “我这辈子从未见过邪门的事情?”治安官低声呢喃。
  而黑熊全身上下也只少了一个部位。
  巨兽的头盖骨被掀开了,而本应放着脑子的地方则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