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66.精灵之舞

  德西雷是四阶的精灵剑舞者。
  他抽出了腰间的细剑。
  并非骑士常用的长剑和大剑,细剑不以力量取胜,而是靠技巧杀敌。
  但是并非所有细剑使用者靠的都是剑术技巧,还有少数人靠的是魔法技巧。
  剑舞者的舞伴是自然元素。
  剑刃挥动,元素能量和剑身碰撞,能够撕裂岩石的无形狂风围绕在剑身周围。
  之所以使用细剑,是因为铸造剑身的魔法材料贝特拉钢过于昂贵,而且即使铸造成大剑也无法过多增强元素剑术。
  精灵元素剑术是驾驭自然之力的技艺,狂暴的元素能量不是家养的小狗,而是嗜血的猛兽。
  能够呼唤元素附于剑上是最简单的一部分,对于身来就能感知魔法的精灵来说,只要愿意花时间练习,就能用特制的贝特拉钢剑召唤元素。
  困难的是如何不被暴虐的元素伤到,甚至于杀死。
  只有上百年如一日去练习剑术的精灵才能被赐予贝特拉钢剑,并且得到允许学习这份危险的技术。
  风之剑是四元素剑术最危险的一种,因为使用者无法看见和感知到自然之灵所召唤的狂风,只能全靠感觉和经验来判断。
  不过对手也无法看见,所以往往在他们意识到发生什么之前,风元素就已经撕开了他们的喉咙。
  赫文在前进的过程中,身体的表层也渐渐变成淡蓝色。
  德西雷对着前方挥舞细剑,手腕微微转动,一道无形的风刃拖离剑身飞出,冲向赫文大腿和腰部的连接处。
  赫文看着剑刃挥舞的痕迹,在心中计算出了风刃的运动轨迹,轻轻侧开身子。
  风刃打空了。
  德西雷看着赫文的行动,不禁有些赞赏对方的战斗意识,能够仅仅靠着自己挥剑的动作就躲开风刃,
  不过他十分清楚霜之血替换者的长处与短处,即使赫文能够预判自己的动作又如何,只有让他看不出来就可以了。
  德西雷将剑尖指向离他大概还有十多米的赫文,手腕大幅度转动,但这次却没有挥剑的动作。
  大贤者之叹。
  十数道隐形的风刃从剑尖处肆意的向着赫文所在的位置爆发而出,这一次的风刃是全覆盖的,赫文根本不可能躲开他的攻击。
  德西雷微笑起来,很快,风暴之刃就会让他变得血肉模糊,即使是霜之血的替换者也很难在正面接下他这一击后保持战斗能力。
  而且赫文的身体强度还没有真正替换了霜之血的普通人类强,好在他也不需要强健的肉体。
  为了不表现出超出认知的战力,他既不能用除了冰霜之外的力量,也不能直接将德西雷冻成冰雕。
  寒冷的气流从他的手掌喷射而出,在半空中又转了个弯,向着他的身体涌去。
  寒流在接触到皮肤的瞬间,就化为了一层坚硬的寒冰甲胄。
  仅仅瞬间,狰狞的冰甲就爬满了赫文的全身,仅在鼻子下方留下一条用以换气的细缝。
  风刃像是对着群山冲锋的铁甲骑士,虽然威势不错,但除了在冰盔上留下几条二厘米深的裂痕之外,根本无法造成实际上的伤害。
  就连裂痕也在几秒之内恢复了。
  德西雷目露震惊,他很了解其他霜之血使用者的能力,其中没有任何一人能够控制寒冰的:
  “你是怎么做到的?”
  赫文继续向着他的方向走去:
  “看起来霜之血的秘密比你我想的还要多。”
  德西雷对着身旁挥舞起了剑刃,留下一道漂亮的剑花:
  “我刚刚不过是才热了热身,可别得意的太早,即使你拥有控制寒冰的能力,也不过是拖延了自己的死亡时间罢了。”
  赫文注意到了他舞剑的动作,看起来这并不是在炫耀技巧:
  “当你舞剑的时候,是在补充元素能量吧?”
  德西雷冷笑着说道:
  “我的确是在补充元素之力,不过不是因为我剑上的能量已经耗尽了,而是在准备能够将你轻松杀死的一击。
  “刚刚我只想将你重伤,在带你到提尔大人面前,让他来惩罚你,不过看起来你已经错过了活命的机会,我已经没有在不用全力的前提下制服你的把握了。”
  德西雷通过刚才对赫文的观察,判断出了冰层对风刃的承受能力,而且在披上冰盔之后,对方的移动速度也肉眼可见的降低了。
  那么只要以足以击碎盔甲的强度发动攻击就行了。
  寒流以手套为中心,源源不断地向着周围涌出,透入大地,在赫文所走的地方都留下了一地寒霜。
  而且盔甲也像是得到了养分一样,疯狂的伸展了出来,厚度接近足足十厘米,比起盔甲,到不如说是披在身上的堡垒。
  但是赫文的脚步也因此变慢了不少,不过就算行动缓慢,他还是坚定地向着德西雷走去。
  德西雷神色阴狠:
  “除了缩进龟壳你还能怎么样,你是不可能战胜我的,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停下脚步,我还能饶你一命。”
  赫文说道:
  “把你抓的无辜平民都放了。”
  德西雷摇摇头:
  “你做出了决定,我会为你举办你一个属于战士的葬礼。”
  赫文死死地盯着他,继续朝着他的位置前进。
  两人距离还有十米。
  风元素已经迫不及待了。
  肆虐的风暴不再刻意隐藏身形,而是将周围的沙石卷入,如同一个微型龙卷聚集在剑刃身旁。
  一块石子从龙卷中飞出,飞溅过德西雷的脸庞,留下一道浅浅的红痕。
  精灵剑舞是驾驭狂野之力的剑术,只有最优秀,最冷静的剑舞者才能施放精灵剑舞的奥义。
  德西雷一直都是优秀的剑舞者,但却已经不再是冷静的剑舞者了。
  不过也无所谓了,他的心境虽然早已破碎,但技术却在不断进步,甚至已经达到了五阶的程度。
  女王的咆哮。
  龙卷风脱剑而出,元素能量不断推动者它的前进很旋转,从一个直径不到二十厘米的微型龙卷不断扩张,变得高达十米,直径接近半米。
  龙卷所经过的地面也在自然元素的伟力面前不断碎裂,留下一条深约三十厘米的裂缝。
  这是剑舞者放弃了肉体强度,以及弱他人半阶的近战能力,换来的绝对攻击能力。
  虽然看起来慢,但实则从它脱离剑刃,到将赫文包围,龙卷花的时间甚至不到半秒。
  如同德西雷判断的那样,风暴和冰之堡垒不断冲击,冰屑横飞,龙卷也僵持了几秒。
  然而还是风之元素取得了胜利,冰之堡垒撑不住如此强大的元素能量,开始碎裂,风刃也开始涌向赫文,很快他就会被风暴撕成碎片了。
  德西雷收起剑刃,轻叹道:
  “真是可惜啊,你即使那么努力,却连接近我都做不到。”